方舱记忆-国有难 召必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楼房倒塌了,天地坠落了,人间只有一双双早已不动了的手臂在缝隙中,哭声可能会在短时间中淹没万物,随后是令人后怕的死寂。

  这一幕在我的梦中反复了12年,我没有其他的记忆,只听见过汶川大地震那会儿有人亲切地呼唤我和我的伙伴们为“方舱医院”

  沉睡12年,终于在一天打开了大门,可惜不是太阳对我们的召唤,外面是漆黑的,刹那,一道直升机的刺光抹杀了周围的黑,这让我有机会好好看看自己,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天,我记忆着外面下着微雨,在光的折射下,这雨像是从天而落的一根根银针,这即是战争的前兆,伴随着直升机的轰鸣声,我清楚的知道,这一次国家又有难了。

  远方传来大批巴士声,让我们都起了注意。天地间阴阴惨惨,昨晚的雨貌似未停,正准备迎接一批批的重伤残者,一堆堆的鲜血时,从巴士上走出来的却像毫发无伤一般,虽然步子很慢,像个躯壳,但也与正常人无异,唯只在脸上戴了东西,我们都很惊讶,认为党越来越小题大做了。

  桃花醒了,这里氤氲着桃花香儿,远方青烟袅袅,像是有户人家,整个桃园挤挤挨挨,一个小男孩儿牵着一个小女孩儿在中间来回追逐,跑累了,坐在山腰远眺着粉红的山涧,多么美丽的“桃下嬉戏图”啊!

  如此夺目的场面竟蓦然间化作了沙,随风飘去。

  我醒了,原来刚才的是梦。我可笑的认为那些巴士以及戴着东西的人们都是梦,回头一看,呀!这不是梦,还比昨日多了数辆车,一架推床躺着一位老人,一旁的医务人员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我的目光随着推床的方向看去。

看啊!空地中放满了这样的推床。

听啊!一声声咳嗽是多么的拨人心弦!

  深夜十二点,我被这一声声的咳嗽声扰得心烦意乱。无聊地望着远方都市宽阔繁华的街道,鳞次栉比的高楼,交相辉映的霓虹灯,令我羡慕,但我却感受不到生命。

  细长的影子射到我的脚下,朝前望去,有一个女护士在脱外面那层“盔甲”,风华正茂的25岁,却已有一道道明显的勒痕刻在脸上,里面还穿着一件军绿色的隔离服,她那满是鲜血的影子让我难以忘切。我问了她很多问题,她一一为我答复。原来我现在位于武汉,那白色的东西是口罩,现在全国正流行新型冠状肺炎,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是个病,是考验国家强大而精心制造的准则。

  送来的病人愈来愈多了,人流越来越急,我清晰地看见了死神,我清晰的看见了天使,整天看到的是医生竭力地从死神手中抢人,可死神是没有心的,他永远只把医护人员依靠在冰冷尸体旁的画面记录在人间。

与我交谈的那位女护士永远倒在了这片土地上,死握着母亲的照片,以她25岁的昭华迎接死亡,这难道就是白衣天使吗?

  在这里,我看见了隔空拥抱的母女,也看到了一位老干部偷偷捐钱却急匆跑走的背影。死亡的人数在减少,你们的哭喊已镶入我的血脉,这一切都是国的力量,都是战场上死去烈士的力量。

    数月后,疫情仿佛将要收敛,我又梦见了那位女青年。

问她“你那鲜红的身影刻在了我的心上,但你不后悔在这年少轻狂的年龄便走了感到可惜吗”?

她拈花一笑,喝道:“国有难,召必回”!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信仰

2020-5-30 0:57:27

心情日记

1.14道致大同【13.23】

2020-5-31 2:54: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