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你归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陈小红在太月巷转角的地方摆了个做皮影的摊子。做这门生意赚的钱其实已经够他在最好的地段买一个店铺。可是他好像习惯了看着太月巷从早晨的清冷变化到下午的人群拥挤,繁忙不堪。

  再到凌晨,四周无人的样子。他习惯在那时卸下一身疲惫,从长衫里拿出一支洋烟放进嘴里,望着深入云层月。

  深秋的夜里,叹息呼出的气体和一层一层的烟圈融为一体,悄悄的消散在这四际无人的孤寂。

  “你会做皮影?”

  月光将一个穿着红色袄子的女孩的影子拉着很长很长,坐在摊子旁边的他有些迟钝的看了姑娘一眼。然后从嗓子里憋出了一声带着浑浊气体的“嗯”声。

  “你在等人吗?为什么那么晚还在这里。”

  姑娘十八岁,喜欢扎两个粗黑的小辫子,瓷白的脸颊上总是挂着红晕显得极为可爱。

  他将眼角的泪水用生满皱纹的手一拂,把嘴里快燃尽的烟放在地上快速的用脚踩熄。

  “我等的人已经来了。”

  陈小红喉咙里咕哝了一句略微沙哑的话。姑娘并没有听到。

  她从绣着芍药花边的袖子里伸从雪白如葱的手,绕过他在昏黄的灯光下挑起一个皮影放在白幕上。

  姑娘家里管的严从不让她一步家门,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让她更渴望外面的日子。终于在今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翻墙出来。

  “老板这个怎么做出来的?”

  她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

  陈小红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佝偻着背将椅子放进了摊子里。

  “小姑娘,今天晚了。你明天晚上再来我还在这里。”

  “好。”

  她将声音压低拉长,有些依依不舍放下手中的皮影人儿。看着渐泛白光的夜,鼓着嘴说道:“老板,你明天一定要等我。”

  顾峰点了点头,看着巷子两道的红灯笼发出的光点亮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身体一愣,心里暗自喟叹:“你回来了。”

  脑袋里的那泛旧的记忆,慢慢在心里蔓延开来。

  陈小红和她相遇是在一次中元节。

  记得那天晚上,街上挂满了一盏盏形态不一红灯笼,来回也都是一些层次不同的人。

  锣鼓一敲,师傅褪下了上半身的衣服捆在腰上,便躺在地上。

  “徒弟拿块大石头来。”

  他声音明朗清脆夹杂着一些催促,不得不让陈小红加快了佯装吃力的脚步。刚刚将那石头压在师傅身上的时候。周围已经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下面我就让大家看看什么叫真功夫。”

  陈小红将辫子缠在脖子上,双手抱拳一副江湖侠士的样子旋即拿出一把很大铁锤子往石头上那么一砸。

  石头瞬息就被砸的粉碎。

  他们应该是平阳城来的第一波走江湖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反响收到的赏钱两个裤袋子都装不下。

  陈小红正欢喜的数着钱,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

  “我能跟着你学吗?”

  声音是一个女子发出来的,他转身抬头便看到了一双水灵的眼睛。

  她当时穿着一身蓝色衫子外罩一件金色的绣线短衣,将头发编起来扣上一顶黑色帽子。

  不过这女扮男装显得有些拙劣。

  他瞥了一眼这姑娘:“若是你学会了,那我们岂不得喝西北风?”

  “那,我教你做皮影你教我如何?”

  她将手靠在下巴上,眼睛无意之间看到了他怀里揣着的皮影。

  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跟着走江湖的师傅一起走南闯北坑蒙拐骗。这么一混就长到了二十多岁,那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双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只有一个皮影人儿。

  “那你可别后悔。”

  他心里琢磨,这些走江湖技法本就骗人的本事不介意再多多糊弄一下她。便跟她约好每日晚上到城东废弃的城隍庙。

  她每每与他见面时候总是穿着一身的男装,兜里还时不时揣着些用油纸裹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糕点,她说既然陈小红教自己杂耍那就是她师傅,没有钱可以孝敬那只能用些自己做的糕点。

  陈小红渐渐的喜欢提早去城隍庙等着她,不仅是因为糕点好吃他似乎有点心仪这单纯的姑娘。

  他喜欢看着她在梨木板上镂刻皮影的样子,葱白的手灵活的运用大小不一刀,眼眸下垂,有皎洁光打在了长而温柔睫毛上,十分好看。

  他偶尔失神,咽了咽口水。莫名说出了一句:“你穿着红色的绣花袄子会不会很看?”

  她嘴角笑了笑,依旧认真做皮影并没有回答。

  后来的几天夜里,他再没有看到过她,每每在城隍庙等到天色见亮都不见她的身影。他只知道她的名字,她家住哪里跟本就不曾听她说起过。此番只能干着急。

  再过了一月的样子,他再也不能等她了。走江湖的人四处为家,师傅已经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那段时间他如疯了一般问遍了街上所有的人,没有知道这个姑娘是谁?住在哪里?

  只是说有一户做皮影生意的人家最近几天从平阳搬到了西路城,路上的时候遇到了截匪,全家都遭了毒手,无一幸免。

  他心一阵阵的钝痛,不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但是那种想法对他来说太过于残忍。

  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始终没能忘记她,也不相信她以不在人世。

  他希望她回来,他们能再见一面,他们能一起做皮影,他能吃到她做的糕点,要他怎样都行。他只希望她能回来。

  每天晚上,等着人群渐散的时候,一盏盏红色灯笼依靠着冰冷的墙发出光来。他希望在那个时候她能穿着绣花的红衣出现在他的面前,哪怕是梦里也行。

  今日陈小红又在铺子前等着那想学皮影的小姑娘,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来。一直都没有再来过。后来他将店铺关了,没有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哪天夜里遇到了一个穿着红色袄子袖子上带着芍药花的女鬼,她曾经有个很美的名字叫:月潋。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

阿雅

2020-5-2 11:20:20

小说剧本

《故事书店》

2020-5-3 10:13: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