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店》——悬崖边的蜗牛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程姨离开时留下了两箱旧书,加上苏舟在外收集的,已经堆满了书房的空余角落。恰巧雷雨天行人少,苏舟便早早关了店门,挂上了“休息中”的牌子,开始整理书架。苏舟仍然不列书单,只是依照小说/诗词/散文/绘本/经典名著分了五大类,书籍的摆放也毫无规律,常常是随手拿本书看了看类别便插进书架,不按作者,不按年份。淘旧书的乐趣就在于寻找与遇见,你不知道自己会发现一本什么样的书,不知道能不能有所收获,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却藏匿着很多不期而遇的美好。你看到陌生人的笔记,你压平褶皱的书角,你在不知不觉中就融入了别人的故事,停在了自己的思想世界。在小书店,没有店员围在你身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更不会有人告知你哪些是被大众喜欢的书,哪些永远卖不动。

        整理完书架,已经接近八点钟了,天完全暗了下来。苏舟在储物柜里翻出一包速食面,冲了些开水,应付过了晚餐。检查过门锁,拉下落地窗的蒲帘,清扫完地面,苏舟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小说,关了灯,准备去楼上的卧室休息。睡前读书原本不是苏舟的习惯,可自从开了书店,苏舟便有意培养了这个习惯。苏舟翻开手里的小说,是英国作家狄更斯的作品——《雾都孤儿》。这本书保存的还算完好,边边角角都没有折坏,只是内页里面有很多水渍的痕迹,苏舟摸了摸被水渍浸染过的地方,想象着它的原主人一定是个爱品茶的人,常常边喝茶边读书,才会让茶渍洒落在上面。苏舟正在脑海里补充自己的想象,一张双折的A4纸张从书页中滑落。是一封信,信纸尚未黄旧,苏舟将它展开:

小编姐:

          你好!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三个月前我曾你寄过一封读者信,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了,可我却依旧睡不着。杂志上说可以把你们当作只会发光的星星,听我们的故事与心事。我原本没有什么故事,可是现在却被一些心事压抑到喘不过气。我得了抑郁症,这个星期我偷偷去看了心理医生,拿了很多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因为他们肯定会想不明白,在我这个没有家庭工作压力的年纪为什么会得上抑郁症。也许他们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我成绩优异,是学校的重点培育对象,再过几个月将踏入他们理想中的大学。我本应该没有抑郁的理由啊,可是我真的不开心。我不是他们眼中那么完美的孩子,我也不是什么都懂的孩子。我并不听话,我也有过叛逆的想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统一口径夸我,懂礼貌、谦让、勤快、自觉、学习好……我活在这些夸赞的标签下,慢慢地我也在被这些标签驯化。在聚会的餐桌上,我会因为别人口中的懂事,把好吃的东西全部让给其他孩子。因为别人口中的勤快,自觉地整理餐具。“学习好,从不让大人操心”的标签更像一座大山压着我,我不敢退步,可是我的天资并不高,我要不断地努力才能保证不退步。我真的好累,好不开心。

   我越来越觉得我自己过得很假,我想玩、想赖床、想争取一些好东西,可是我却不能,因为在大家眼里我不会,也不被期望会。小编姐,我真的好难过。我觉得压力好大,虽然父母从未强求过我在学习上要有什么样的成绩 ,在家里应该保持什么样子。但是我明白他们对我的期望都在别人的夸赞里。这段时间我的成绩退步了不少,大家都说我可能粗心了,下次一定能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我听到他们对我的肯定,我苦笑,回到房间便大哭。我真的累了,如果我也能像撕碎了的试卷一样轻飘飘地落地就好了,一阵风吹来,就不见了。

         我不知道这是多么久的压抑,让我现在如此看淡生命。我该怎么办啊?我们会有来生吗?也许有吧,我想那个时候的我足够快乐。

                                                                                                                                                                   ——悬崖边的蜗牛   

        苏舟感到喉咙发热,拿起床边的水杯,猛喝了一口。这是一个没有送出去的故事,苏舟又在书封后的折页中翻到一个信封,信封上只填了收件人的名字,邮编的格子里只填了两个数字,似乎突然被人打断,慌乱中突然藏在书页里的。苏舟又擦了擦书页上已经风干的水渍印迹,不再觉得是茶水,那该是泪水。苏舟将信纸重新折上放入书中,关了有些刺眼的灯。这一晚,苏舟失眠了,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暴雨过后的晴天,天气依旧闷热,九点50分,苏舟打开了店门,等待小书店当天的第一位客人。这一天,小书店的生意格外好,来了很多孩子,缠着身旁的父母闹着要吃刨冰。刨冰的收入竟然高过了书籍,苏舟看着刨冰机叹了口气,不过想着小书店有了更多人气,一时间也觉得舒心。下午两点钟,正是晓道街最热的时候,苏舟调低了空调的温度,给自己做了一碗刨冰。若不是屋外的蝉鸣声太大,苏舟肯定会打瞌睡,看着已经见底的刨冰玻璃碗上还残留着芒果酱,苏舟又转下了些刨冰。

       “两份草莓冰”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看了果酱的味道后选了红罐的草莓。

       她们似乎是在找一个歇脚避暑的地方,面前的书摊开了很久却没有翻页,两个女孩聊的很欢快,苏舟看着店里也没有看书的人,便没有打扰她们。“你有没有看那个电影《海的盖子》”“有有”“哇,我超级羡慕她们可以面对着大海吃刨冰,那刨冰屋就朝着大海”“我也是,什么时候才可以去看看海啊…”女孩们在讨论一个电影,苏舟看着她们兴奋的样子,不自觉地笑了。苏舟也喜欢海,或者说像苏舟一样生活在内陆的人都喜欢海,海是什么样子?这里的人都想知道。电视里不乏各种波澜壮阔的海,可是不是亲眼所见,也打破不了对大海的向往。苏舟是见过海的,大学四年,苏舟待在临海的城市,出门就是大海,苏州的学校面朝大海。即使看了四年的海,苏舟仍然喜欢,就像此刻听到有人谈论,苏州仍然想念。三年未见海了,苏舟打开的相册,一张张的翻看曾经保存在手机的大海。可能是看的太久太入迷,女孩们什么时候走的,苏舟竟然没有一丝察觉。清洗好了刨冰玻璃碗,苏舟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出手机开始搜索。“海的盖子,日本电影?”苏舟看着手机界面跳出的剧情简介,低语着。缓慢的叙事电影,清新的风格,很有日本电影的风格,苏舟将电影看到结束,不算喜欢,却很适合夏天观看。“吃刨冰,看海”苏舟看了看小书店的墙壁,有了些想法。

       “小北,我想在小书店里……真的拜托了”

       “放心吧”一通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结束了,苏舟长舒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小北是苏舟的高中同学,虽然大学四年不在一个城市,但是依然联系密切。如今她们都回到了一个城市工作,更成为了彼此的一个依靠。开办小书店,有无数人否定,但是小北(苏舟幼时便认识的闺蜜)却从未否定过。小北是学艺术的,主修绘画,苏舟常常拜倒在她的画下。

        一个月后,一幅巨大的透视大海画作铺满吃刨冰面对的墙面,海面平静,泛着阳光洒落的光粼,海滩,海石,看不出真假,只让人如临其境。苏舟又找了一个师傅给绘制了大海墙壁做了滴胶保护膜,甚至买了一些贝壳海螺放在了木桌的靠墙一侧。看着面前的海洋墙面,苏州满意地拍了拍手,对着视频另一侧的小北一番夸奖赞扬。

       苏舟一直在等那两个讨论电影的女孩出现,可是她们似乎不留恋这里,自从上次来过,就没有再出现。

       “徘徊着的 在路上的/你要走吗 /易碎的 骄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样/沸腾着的 不安着的/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 沉默着的/故事你真的在听吗/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当你仍然 还在幻想/你的明天她会好吗 还是更烂……/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 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你的故事讲到了哪”九点过,苏舟拉上了店门,开始整理书架打扫卫生,口袋里的手机正播放着朴树的《平凡之路》。故事你真的在听吗…你的故事讲到了哪”苏舟跟着调子也哼唱了起来,歌声停止的那一刻,苏舟好像被什么惊着了,突然愣了神。可转眼之间,又回了神,匆忙打开了收款台下的小柜子,拿出了那本她已经翻看了一遍的《雾都孤儿》,抽出了里面夹放着的信纸。

          盯着信纸十多分钟,苏舟终于抬起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签字笔和一张横格纸开始写东西。

悬崖边的蜗牛:

        先要对你说声“抱歉”,我在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心事,这封信我知道没有地方可寄,但是我仍然想试试运气,希望它能等到你。我没办法完全体会到你内心的煎熬,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还是要说,生活里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待着你,不要伤心难过。我没有经历过你的生活,也没办法给你什么好的建议,直觉上我比你要大几岁,但是我也不想以一个过来者的身份给你说一些大道理。

不要压抑自己,不要让自己不开心,就像现在,一个突然闯进你的故事的人,也在牵挂着你。你一定要快快乐乐的,蜗牛看见了悬崖一定会回头,因为它背着它的家,家里面还有爱它的和它爱的一切。

希望在某一天这封信能等到她的收信人,希望一切安好。

                                                                                                                                                                                   ——七七

       苏舟将写好的信装在牛皮纸信封,放在了收款台上。这一晚,苏舟没有睡好,脑子里闪过无数关于“悬崖边的蜗牛”的身影,苏舟拽起被子蒙起头,想制止这些无边际的乱想。凌晨一点苏舟仍旧没有半分睡意,打开手机,朋友圈里的人也早已入睡,无奈下,苏舟打开了已经许久未听的广播。“深夜里还没有睡着的你在想些什么呢?告诉我们你的故事,让我们一起面对生活里的如意和不顺……”听了大约半小时,苏舟按了退出键。“故事、故事、故事……”这个词开始占据苏舟的大脑。“小书店也应该有故事”苏舟点了点头,表达对自己的想法的认同。

       这里有一个故事:

       ……(未完)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

《故事书店》——一家旧书店

2020-4-29 23:33:32

小说剧本

《故事书店》

2020-5-1 13:13:05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嘻嘻

    继续期待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