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店》——一家旧书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和你一样,当书店的老板”七岁的苏舟看着戴老花镜探着头的老板咯咯地笑着。

这本是一个笑话,一个孩子说给大人听的,谁也没当真。

“啪…”苏舟随着声响回过神,捡起掉落在脚边小说插回了书架。二十年后,苏舟开了一家自己的二手书店,在晓道街的街尾。

咖啡色的木牌上镂空雕刻了“小书店”三个圆体字,装订在海蓝色木制推拉门的右侧墙壁上。五十平米的小书店内铺刷着米黄色的房漆,大扇的落地窗开在小书店入门一侧,七月份的阳光透过窗内半卷的蒲苇帘照射在店内的墙壁上,给小书店增添了一份静谧。苏舟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诗集又放了回去,反反复复几次后,终于在书架的底层抽出一本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书的扉页上有原主人留下的笔记。二手书摊开就有故事,一句批注,一条歪扭的线条甚至是残留下的咖啡渍都带着另一个人故事。苏舟沉浸在这本半旧的书中,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起来。

“你好”一个轻快的男音把苏舟从书里的故事拉了出来。

“你好”苏舟把书倒扣在了木桌上,微笑着站起身。

“请问这里有《狼图腾》吗?”

“你可以去左侧的书架上找找,可能有,也可能没有”苏舟看着面前这个十五六岁穿着校服的男生略带疑惑的表情,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寻找了一番后,男孩似乎有些失望,将书中的书递给了苏舟准备结账。“没找到?”苏舟看了看男孩递来的书,并不是《狼图腾》。“嗯,就这本吧”男孩有些不耐烦,揉了揉头发,似乎在提醒着苏舟赶紧结算。“这里的书放的比较乱,也没有书单,但这就是淘旧书的乐趣 ,能让人意料之外”苏舟边核算着价钱边慢慢地说着。“谢谢”男孩接过书,似乎是听懂了苏舟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进了还未散尽余热的黄昏。

距小书店开张已经一个月了,苏舟看着手边的日历,已经是八月七日了。七月七日早晨七点七分,小书店在小镇还未完全苏醒的时间里,静悄悄地打开了门。然而街尾的“不速之客”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路过的人不少,却都是急匆匆地赶着上学或是工作。小书店的客人不多,苏舟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坐着看书发呆,母亲的话偶尔还会在耳边游荡,苏舟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回忆多想,但是过于安静的环境还是让她一次次陷入回忆。

“随你,我不管,也管不住你了,就当我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了”苏妈再次走进苏舟的卧室,没了前几次的激动,超乎平静地放下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转身走了。“但愿你永远不会后悔”门关上地前一刻,苏妈叹了口气,留下了一句让苏舟时时想起的话。

二十七岁,商学院的高材生,优秀的外企财务师,曾经让苏爸苏妈无比骄傲的女儿,却在正好的年纪回到三线小城开了一家可有可无的二手书店,这是旁人无法理解的,也是苏爸苏妈无法接受的。

“砰朗——”玻璃破碎的声音惊得苏舟一颤,苏舟抬起头,一张错愕又带着慌张的脸出现在眼前。“对不起,对不起,手滑了”女孩在苏舟的注视下回过神,赶紧弯下身收拾破碎的玻璃杯。“别伤手,这里有扫把”苏舟赶紧起身拿起结账台下面的扫把过去帮忙。“真的对不起,麻烦你了”女孩一脸歉意的看着苏舟收拾完玻璃碎,“没关系,没关系”苏舟摆了摆手,让女孩不要在意。

“我要这个了”女孩递过一本七成新的中英双语版的《简爱》,苏舟核算了价格,找回了零钱。“真是一个好地方,姐姐这么年轻怎么想着要开书店啊?”女孩环视了一圈书店,浅浅的梨窝印在充满笑意的脸上,“小时候的梦想”苏舟将手中的圆珠笔插入笔筒。“我挺喜欢这样的书店,书是主角而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女孩诚恳地看着苏舟,依旧微笑着。“这就是书店,在读大学吗?”苏舟打量了一下女孩,“对,刚大一,就是汉洲路的学校”“我知道,很不错的学校”“还可以”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女孩有点害羞却也愿意说话,聊了一会渐渐熟络了,苏舟喜欢这个女孩,安静中有些俏皮,听到赞美的话还会害羞地低头。“那我以后就叫你小苏姐吧,你叫我西瓜就行”女孩站在门外挥了挥手,浅浅的声音在小书店里像风一样拂过。“好”苏舟也朝着她挥了挥手,笑着回应着。女孩叫陆西,小名西瓜,爱笑,身上有种清冷的气质,但并没有距离感。之后的日子,西瓜常来光顾小书店,熟络后的陆西好像变了一个样,会主动和苏舟开玩笑,有时苏舟看着笑得开怀的陆西,会不禁感叹“完全是两个人”。但是想想自己又不觉得奇怪,在陌生的环境里不爱开口,用冷淡应付着,在熟悉的环境里又十分欢闹。西瓜似乎看到了小书店的窘境,经常装作不经意的宽慰苏舟“小书店肯定会成为大家都喜欢的书店,只要给它一定的时间”。西瓜也常带着朋友来逛书店,每次来也必带回几本书,好几次苏舟都想问她是否买的太多读不完,但西瓜总是笑嘻嘻地说自己就是喜欢淘书。

送货的师傅将刨冰机安置好,苏舟的果酱也制作好了,夏天小书店售卖刨冰。“刨冰 3.5元/份”苏舟手写了将价格牌将它立在收款台的一侧,收款台装置在书店入门的最左侧倚靠着墙角,收款台前侧是一个嵌墙式的桌台,依墙而嵌,呈“7”字形,桌台下,苏舟摆放了几条长凳,供客人读书休息。夏天确实是一个适合吃刨冰的季节,在没有海风的中原内陆,一碗刨冰总能让烦躁的人获得片刻的舒畅。苏舟看着冰碎从机器里缓缓落入透明的玻璃碗里,浇上黄橙橙的芒果酱,即使室外的温度已高达40度,也不会感到燥热。

“小苏”

“哎,程姨”苏舟拉开条凳请程姨坐下。程姨是苏舟的房东,小书店的原主人,半年前,小书店还只是一个日用品杂货店。因为老伴去世,程姨关了杂货店,将这间不大的商品房租了出去。“闺女明天就回来接我去广州了,这房子还要麻烦你照看着”程姨拍了拍苏舟的手,一瞬间让苏舟想起了母亲。“放心吧,程姨,我会仔细看着的”苏舟跟着程姨走出店门外,挥手告了个别。

刨冰没有留住太多的读客,小书店依旧显得冷清,西瓜倒是常来,但是苏舟心里明白,她是有意而来。(未完)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心情日记

夜来书斋·异梦

2020-4-26 22:21:11

小说剧本

《故事书店》——悬崖边的蜗牛

2020-4-30 11:51:22

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嘻嘻

    期待着故事

    • 小白柚

      故事在后面😄

  2. 小雅丫丫

    书友

    • 小白柚

      书店就是人与人的相遇,人与温暖的相遇。

  3. admin

    可以加个标签

  4. 云墨欣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