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福瑞(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屋归原主

 

  一个连狗都如此流连忘返的地方,当然会吸引很多人的。这不,合水镇近两年人流格外密集起来。说起具体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它的美景;另一方面是因为国家给修了两条好路,让合水镇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交通枢纽。

 

  顾大全的房子有价值,就是因为这个交通枢纽。顾大全的房子旁边就是镇里的汽车客运站,这个车站是二十多年前建成的,前两年刚进行了扩建改造。建车站的地本来是顾大全家承包的,后来被镇政府轻易地以低价弄到了手中。当年镇里要建一个车站,街道边都腾不开多余的地,镇里的干部就顺着街道两头向外找地。当地民风彪悍,当时预先列好的目标人物全都不肯出让,强拆强占也行不通的,最后就找到了离街道有四五百米远的顾大全家。那时候顾大全很穷,要供两个儿子读书,他常年在外务工也维持不了家里的开支。经过协商,顾大全将家旁边的三亩地以低价转让给了政府。就为这事,顾大全还遭到了家附近人的白眼,说他贪小便宜,撑大了政府的胃口,损害了大家未来的利益。

 

  顾大全那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他一心一意地要供两个儿子读好书,然而孩子的读书费用却常常没有着落。那年刚好第二个儿子上大学,家中实在凑不出钱,顾大全才横下一条心将地让出去,换回几个钱应急。好在两个儿子也很争气,二儿子读书的时候国家已经有助学贷款,凑了那回钱,基本上就挺过了最大的难关。后来,两个儿子都毕业找工作了,顾大全两口子就跟儿子住进了城里享福去了。因家中的房子就在公路旁,旁边又是车站,顾大全就将一楼当成店面租了出去,二楼以上叫堂兄的几个儿子帮忙照看着。那几个侄子也经常不在家,主要是那几个侄媳妇住在这里好带孩子在镇上读书。这次顾大全回来的时候正是暑假,侄媳妇和孙子都回乡下的老家去了。

 

  朱连国是顾大全房子的第二任租客。第一任租客的姓名不可考,只租了两年,那位租客当时也是为了带孩子在镇上读书,顺便做点小生意。那是十二年前的事。那时顾大全的房子旁虽然有个车站,可是车站的境况真是门可罗雀,旁边的环境脏乱无比,那租客开的小商铺一个月见不到几个顾客,所以一待孩子小学毕业可以寄读后,马上就退掉了房子。

 

  朱连国接手顾大全的房子后,合水镇的发展也正好有了点起色。街道开始不断地往车站这边扩建,开店做生意也慢慢地有了些赚头,尤其是两年前合水镇变成了交通枢纽后,车站人流如织,朱连国店铺里的生意火爆得不得了。去年,镇里面开始宣传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居住环境要改善,产业要兴旺发达,各项公共服务设施要完善升级……想起合水镇那诱人的发展前景,朱连国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朱连国自己本身也有房子在街镇中心,那是他家的祖业,后来,他又在原址上扩建,建了一栋四层的楼房,装修得很洋气。那房子住着倒还算舒服,但是由于地理位置问题,用来做生意就要比顾大全的房子差很多。前些年街道往车站那边扩建的时候,朱连国看到了合水镇的发展趋势,打算在车站附近买块地起一栋房子,可是附近的居民一个个精得跟猴儿一样的,全都断然拒绝,任你出多少钱,脚掌大的地也不肯让。买地不行,那就买房,就买顾大全的房。可是顾大全已经今非昔比了,别人已经不在乎那几个钱了,放出话来,说那房就撂在那儿,留个念想。买不成,那就继续租,所以年前的时候,朱连国给顾大全打了个电话,要再跟顾大全租二十年,要签合同。以前他们租房都是口头约定,没有弄过什么签字画押,顾大全一直都是很爽快的答应,这次朱连国说要签合同,顾大全就说让他考虑考虑。这一考虑就考虑了大半年,朱连国中途打过几次电话,顾大全总是说还要跟儿子再商量商量。朱连国一直以为顾大全是在考虑价格和期限的问题,他盘算着:“多出点就多出点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以后这里就是金山银山呢,怎么算都合算。”他甚至还在憧憬着要把这个小楼再重新装修一下,让他的店面看起来更有档次一些。可是谁知道,顾大全竟然打电话给他说要回来收房了,而且没过多久他竟然真的回来了,此刻他就坐在自己的面前。

 

  对顾大全做出的决定,朱连国又怒又恨,可是他的怒是没有理由的,他的恨也全无道理。他知道撤出是必然的结果,但是他的心里仍有万分不甘,他要做垂死的挣扎。

 

  “顾大哥,你说国忠和国贵他们都在外面飞黄腾达了,你们两夫妻跟着在城里享清福多好!你们回到这穷乡下,不知道底细的人还以为你们被后人嫌弃了,传出去那多不好!”在求顾大全之前,朱连国先使了一个激将法,表现得自己好像天生就爱为别人着想一样。

 

  顾大全却不吃他这一招,他的反应十分平淡而又十分坚决:“朱老弟,我也知道咱们邻里乡亲的脾气秉性,我顾大全以前受的闲言碎语多的去了,一辈子快要到头了,也不用非得去争那个好,我就是看到我们镇上现在漂漂亮亮的,觉得回家来住更加舒坦,毕竟这里的空气要比城里头好得多,我已经老了,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

 

  朱连国换了一个角度,又想出了一个交换居住的法子:“顾大哥,你看你们两口子在儿子那里共享天伦之乐,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你们应该也就是隔段时间回来度度假,要不这样,我那的房子给你们留出来一层,你们回来随时可住,这个地方还是继续租给我,租金嘛,我们可以再适当地提高一些。”

 

  这个法子看起来不错,但是顾大全对此毫无兴趣:“我自己有房子,又何必再去你那住,我不喜欢打扰别人。”

 

  朱连国陪着笑说:“不打扰,不打扰,真的,我觉得我的这个提议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眼看对付顾大全这个老顽固无望,朱连国又将目标对向了年轻的顾国贵:“国贵,你也劝劝你爹,你看你们两兄弟都是镇上的名人,我们都佩服你爹培养了两个有出息的儿子,你们现在都是大城市的人了,要是你爹娘两个人回来住的话,你们当儿子的也算是脸上抹灰了。”

 

  “朱叔,我们是在城里安了家,但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家,本来呢,就像您说的,我们也是不太赞成他们二老回来住的,可是刚好镇里号召外出青年回乡搞建设,我也就响应镇里的号召,回来做点事,顺便照料二老。”顾国贵也不吃他的这一套。

 

  “国贵,你又说笑了,”朱连国摇着头笑道,“你好好地在外边上着班,每天在办公室呆着,哪能有时候跑回来伺候你的爹和妈呢?”

 

  “朱叔,您有所不知,我已经多年不吃公家饭了,如今在外面跑点小生意。”

 

  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顾国贵回家乡做事的说法就真的不是开玩笑了。朱连国想要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的愿望变得渺茫起来,但是他仍不死心,他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恳求着这座房屋的真正主人:“顾大哥,你看我这才将房子的一楼装修过,就再租给我一段时间吧!我们年纪大了,做点事不容易,就再租我一年的时间好不好?”朱连国在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下:如果顾大全肯再给他一年时间的话,他还可以在除去装修后转上一笔。

 

  顾大全和顾国贵都没有接受朱连国的恳求,他们早已下定了决心:要收回的东西一刻也不能耽搁!

 

  朱连国绝望了,他只剩下最后一招——撒泼耍赖。他怪罪顾大全,怪他没有提前告知要收回房子的事情,让他不仅在装修上花了冤枉钱,而且库存了大量的货品卖不出去,这是一笔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一切的损失,都需要顾大全来承担。

 

  对付这种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顾国贵一方面驳斥了朱连国的无稽之谈,另一方面很爽快地对一些细节问题提出了妥协方案:一楼的装修费,顾国贵表示可以按市价补偿;朱连国积压的存货是由于他自己的决策不当,与顾国贵他们并无关系,但看在他租住多年的份上,可以宽限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去处理;那个挂在顾大全房子上的店面,朱连国在乎的很,表示要一并带走,且不能再在顾大全的房子那使用,顾国贵一点儿也不反对……

 

福瑞一直在桌子底下静听主人提出的各项要求。很快,主人的要求提完了。“等等!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吗?”福瑞急得在心里大喊起来。它觉得有必要及时地给主人一点提示,于是它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以祈求的目光对着主人,温柔地叫了两声:“呜嗯,呜嗯!”朱连国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看见福瑞那傻狗样,毫不客气地飞起一脚踢过去,同时大吼道:“死狗,滚开些!”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世道难行须持己

2020-11-19 21:57:41

心情日记

愿你自由如风

2020-11-20 13:43: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