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农(五)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到底还是来了

我也不曾想过秘鲁寒流会漂游到这个穷乡僻壤,青石阶这原本湿寒低廉的身板,仅仅是过了一晚就变出了一身天赐的水晶衣,也不知是它会魔法,还是自然太任性。任性到明明是难过到哭了一整天,才第二天就为这天下苍生馈赠了一份雪白的大棉被,却殊不知这层大棉被可不是我们能消受得起的

原本以为,这个老式的皮椅子带着这种诱人的殷勤是为了招待像它光临的主人,结果我错了,穿上这身雪白的蚕衣后,他变得高傲了很多,也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又是冷眼相待,于是再殷勤的张开臂膀也不会有客人去像它问上一句好,除非他愿意扯烂这身蚕衣。

有时想一想,古人也是挺有趣,说白了不就是一场雪么,却不知哪来的那么多的文思泉涌,也经常用一些高贵的亦或是褒贬不一的词来用雪去定义一个人了。亦或是“撒盐空中差可拟”还是“梅须逊雪三分白”,却听说过冰肌玉骨这样高雅脱俗的好次,也听过人情过于冰冷的贬义词。要说这雪嘛,高雅刘高雅在这儿。您听说过一个人性格很冰冷,是贬义,可您没听过这个人很雪冷吧,这就不像话了。

城里人对雪其实就看个热闹,毕竟事不关己,有雪没雪我还得该干嘛干嘛,回家的时候偶尔还得嘟囔着骂几句,这雪脏了鞋底,回家弄得满屋都是。农民们则不同,老话讲,腊月是宝,这腊月一场雪就是农民天然的杀虫剂,到了开春雪化,虫子对植物也是无可奈何。同时呢,这腊雪也是对土地劳作了一年算是最大的馈赠。若是说这化了的雪赛化肥,可能是有点玄乎,但这场大自然馈赠的肥料,可是省下了庄稼人不少的薪酬。

都说是各扫门前雪,不是什么好话,可在这农家院里家家都如此,这路面就是谁家门口就算谁的,谁也不在乎多了或少了点什么亏什么便宜,一人也就扫三十分钟的雪就齐活了。外面是冷风的刮,衣服里却早都被汗浸透,回去后脱了棉袄,在自家烧了地热的小炕头上一搭,饿了就在炉子上放两个小地瓜,有点条件的就泡碗油茶面,吃完喝完用棉袄当被子在炕头睡上一觉,听着小收音机里放的小调子拌着窗外呼呼的雪声入睡,也挺不错的。

现在挺烦人的就是这个地,咱也先别说滑,也别怪这点儿赶的背,昨天下雨今天下雪的,这大冬天的谁都懒得去走上个几里地去小卖部买粗盐去。主要是这家里这点粗盐全拿来淹大白菜了,实在是剩不下什么,这细盐留着炒菜都没剩什么,再说这老一辈人听说你敢拿细盐撒地上不跟你唠叨一上午也算是你耳根子清净。那能怎么办呢,慢慢凿呗。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故事散文随笔

校霸的初中旅途

2020-11-19 14:52:53

散文随笔

[高考进行时3]九点半

2020-11-19 23:32: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