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途列车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人在旅途,不问归期。可是总归是要有离别的。天色黄昏,我带着一腔伤感还有未消化完的酒意,挎着塞满乡情的单肩包,挥手告别后,上了去往火车站的的士。在站前人口稠密的地方,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钱包和手机。票在前一天就取到了,所以我并不慌忙,此时的我相比头一回坐车时的情形,已是熟稔于胸了。于是直径走上了候车厅的二楼,再去吃上一碗馄饨。

人在旅途,大多数的时间都花费在了买票和候车的过程中。站前候车大厅聚集的人口最为稠密,摩肩接踵、争相涌入,可叹时间之宝贵!队伍中的一些人一边手提肩扛地往前挪移,一边操着各自的家乡话、冲手机那头的人吼叫着“报喜报忧”;一些人安静地呆在角落,戴上耳机和自己的行李一起、气定神闲的刷着讯息;一些人面目显得焦灼而又无助,却只能呆呆的伫立在大厅中央,不知道腿该往哪儿迈;一些人悠闲地坐在候车长椅上,一边说笑也不忘回头看看那些还没有买到票的人,眼神中充满了优越感。哺乳的婴儿在母亲的怀中哭闹;黄发男子翘着二郎腿、朝地板上嗑着瓜子皮;中年大叔脱掉鞋袜,自顾自的躺在椅子上打盹;戴眼镜的姑娘靠在贩卖机旁,恬静地看着书;保洁大妈弯下腰,徒手吃力的拧着拖把上水渍;口若悬河的油腻大叔把唾沫星子飞溅到了对面妇女的脸上;孩童们围着长椅不知疲倦地嬉戏追逐;情侣们依偎在一起切声细语的相互关怀;一个嘴角长着痦子的老太太,眼神总是游离在一个金发碧眼、五官立体的洋人身上;当广播响起了即将要检票的车次时,大厅中像是惊起了一片麻雀般,该走的都快速起身,排起了冗长的队伍……

火车的轱辘大概是个不够圆的圈。在铁轨上极速的滚动中,车体有节奏地上下起伏,发出的声响用“哐叮”、“哐哧”、“哐啷”来形容都不够确切,每个人大概都有自己的印象吧。在这种行驶中产生有节奏的微震荡,很容易让人感到困倦。出门在外总要有个归期,那么就让我在此时,再梦一回那些走过的美好风景吧。

列车上的售货员总会掐着时间,扶着载满各种零食的小推车出现在你面前。在狭窄的车厢过道里重复地叫卖着:“来~!花生瓜子八宝粥、啤酒饮料方便面,注意收收腿!”。不巧,碰到前方推销玩具的男子在和一位妇女苒缠。那位妇女的孩子从后面扽着男子的衣角,一边仰着头渴望的看着他的妈妈,反复地嘟囔着:“妈妈给我买一个嘛!就一个!”。妇女却认为价格太贵,想下车再买,但是在百般安抚都哄不了孩子的情况下;在后面的售货员不断催促卖玩具的男子让开通道的情况下;在卖玩具的男子无奈的想走却又被小孩子拽住衣角的情形时;又在对面并排坐着的三个大妈,齐声为孩子帮腔劝说妇女的吵杂声中。而有了大娘们的支持,小孩儿嚷嚷的更大声了。“到底买不买啊!还等着上厕所呢!”,售货员身后的一位青年男子不耐烦的喊到,“就是,快点儿吧!”。青年男子后面紧随着一位捧着泡面盒,将要去接开水的大叔应声附和道。于是情急之中,众目之下,这位妇女伸手打了自己孩子一耳光,一边迅速拉开了孩子的胳膊让出了位置,小孩儿顿时嚎啕大哭。见此番景象,对面的大妈们纷纷以鄙夷的目光斜望着妇女,指责道:“连二十块钱都不舍不得给孩子花,有这么当娘的嘛!”;“就是!白耽误这么久的时间,真是的!”妇女看着怀里哭的正伤心孩子,眼角也默默地湿润了。售货员淡定地推着小货车,慵懒地叫卖着:“花生瓜子方便面,啤酒饮料八宝粥!来~前面的收收腿了唉!”……

春风不度玉门关。经历了一个昼夜的旅途,窗外的景色中,青山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稀薄。走过河西走廊,再次醒来时,我又看到了来时走过的茫茫无边的戈壁,缓缓转动的发电风车,挺拔的小白杨,和一簇簇风滚草。看不够戈壁上的一颗颗石子;看不够远处黑色山脉的棱角;更看不够绿洲中的瓜果田园;也看不够毛驴车上长须老汉的淳朴笑容。不要再为这灰蒙蒙的天空而忧心,也不要再羡慕那青山里的隐士。胸怀一片苍茫的戈壁,它也是无绿的田野……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陇上江南记

2020-11-3 17:06:02

散文随笔

读【渔歌子】有感

2020-11-5 8:57: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