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江南记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陇上江南冠名者,碧口也。

 

凌晨五点半的车站。乌云中略透着微光的清早,细雨绵绵;匆忙下了火车又赶着去往汽车站。来不及回味在出站广场前街吃的那碗热抄手,此刻在中巴车的阵阵颠簸下,从胃中勾起了一股晕车症。那还不是我家乡的味道,难吃至极!极力忍受着那股强烈的呕吐感,在充满潮冷的空气里,车中昏暗光线令人渐感困倦。打盹中身体随着车子摆动,脑袋倚着布满雾气的玻璃,不时的睁开眼往窗外一瞥……昏昏沉沉中,天色逐渐透亮,山中的雾也慢慢褪去。

碧绿缓流的河水,覆满青葱的山脉。叶子的清新,花儿的芬芳;丛林里的艳丽蘑菇在招手,她说雨后的森林才最浪漫。顺着羊肠小道走到天色渐黑,让梦漂到白龙江的尽头。就怕印象深刻的让人魂牵梦绕,又怕记不牢根须扎在的地方。耳畔响起蝉鸣与鸟叫,靠在参天的树下、仰视绿叶间斑斓的阳光,深思酩酊树酸涩得枝丫怎的引人沉醉。苞谷纯酿的烧酒里,味道夹杂着茶香,嫩芯炒制的龙井让人尝到的欢愉感、是叶绿素在亲吻着味蕾,如同赤裸裸地躺在青草软泥的自然怀抱中作深呼吸。槛外的清风穿堂而过,划过一阵阵桂花的香气,像知了附在杜仲树皮上欢快的清唱,我仿佛嗅到了从嘉陵江那头飘来的纸墨香。那感觉是一种镶嵌在山野石缝间的一束百合花,琳琳芬香,孤芳自赏。

两个山头间回荡着布谷鸟的呼唤,我竟然梦到了在横澜山上做斥候的“要麻”,他的魂魄应该安放在家乡的山水之间了吧!路转经溪,淌水时被螃蟹夹了脚趾,被跃起的青蛙惊的忙躲回岸上。上山时,直奔那座红柱白墙的瓦房里,吃一顿酸菜炖的腊猪脚,摸摸趴在灶火旁的老狗,再晃一晃屋后的枇杷树……梦醒时分,终点站到了。回到久违的故乡!我哆嗦着手臂,慢慢拿起行李,内心却如潮水般翻涌不止。

秦岭南麓,岷山之末。于嘉陵源头之水白龙江畔,出摩天岭之阴平故道;素以陇上江南冠名者,碧口也。于碧峪霞口处,傍水依山,错落此古镇;领秀甘肃之南北,故乡也!巍巍峻岭,崇山环抱,滔滔江水蜿蜒。人杰地灵处,草木葱嶺、馥郁盎然;徐徐清风拂面,朗朗乾坤照人。登高望眺,不禁豁然开朗,我心飞翔!庭山灵秀,氤氲霏霏。其峰顶之坪尤美,乃潜龙灵池之地!茶芬柳香,佳木参天;绕山环水,慕名来往,撑伞游之。丝雨濛濛,气凉珠润;石板青滑,有激湍清流泻于其涧,左右芳草茵茵;半坡茶园、参差错落,天精地华,高山龙井。曲径通幽,还见、龙池心亭怡然垂钓者,不知其为鱼而乐或乐而渔?

长堤的栅栏外就是静静流淌的碧峪之水。游走在雨后的碧口街头,闻不够街巷茶摊传来的清新之气,还有那老房子里飘来热凉面和油茶的香味。不自觉得把手伸向街边橱柜里、红色签头的冷串串;每当看到吃火锅的人咀嚼着油淋淋的鞭炮笋,我就顿时馋虫又勾舌。走着走着便情不自禁地哼唱起那首儿时的“两只蝴蝶”。逛到街尾时,又听见熟悉的豆花饭叫卖声,还有来自棋牌社的肆意欢笑……

潇潇细雨,隐隐青山。那缓缓流淌的河面上泛起的涟漪、荡漾着不尽的乡愁。短暂的停留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向这山那水告别!无奈留不住被吹散的云,也带不走家乡的味口。离愁、离愁,何日再饮故乡酒!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不是疯子

2020-10-31 18:45:56

散文随笔

观途列车

2020-11-3 17:28: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