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之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乌江之畔,狂风阵阵,足以飞沙走石。却连他的披风都无法撼动。项羽回身看到自己身边的将士已寥寥无几,而汉军自目光之始终于天际,掀起的尘土化作尘土的浪潮,欲要掩盖这片大地的最后一抹血色。

   看着远处渐渐逼近的汉军,项羽说道:“我既已有愧于江东父老,便不可愧于西楚霸王。”声音不大却有憾天之势,后方随将答道:“我等愿随王征战,王之所在,生死相随。”众人也齐齐喊道,:“生死相随!生死相随!”汉军皆默然,步履渐缓,霸王拔戟前冲,血色的披风似要飞起,两军交接,霸王的戟骤然划破天际,前排的汉军只余身躯在站立,鲜血也来不及喷洒,后方的兵士已迎向楚兵的长矛,兵戈若裂纸般撕破汉军的甲胄,铁器与血肉的和鸣使得饥劳不堪的楚兵透支最后的灵神,虽不过数人却有百万雄师的气势。项羽一路前冲,或持戟飞舞不断划破敌人的咽喉,看鲜血肆意喷射,敌人渐渐灰暗的眼神以及来不及消散的恐惧,或用戟力劈血液瞬间洒满大地,或以戟横扫,汉军的长枪盔甲尽皆拦腰斩断。短短数息项羽一行已深入汉军腹地,随行楚兵已换上短兵,而霸王的戟依旧在汉军肆虐,戟刃不断划过长矛,铠甲,血肉乃至筋骨,前方的汉军接连伏尸,项羽一行似要凿破这队汉军。

   但见后方,浓烟滚滚,一大队骑兵在顷刻间便已冲到项羽他们身前,汉军的步兵刹那间化作鸟兽,四散逃离,面色惊恐,就像是在逃离人间的地狱。骑兵冲锋而来,霸王起戟,冲来的骑兵尽皆落马,可其余的楚兵早已是精疲力竭,剩余的生命之火也已燃尽,在汉军的骑兵方阵中,毫无还手之力,闪闪发亮的长枪荡开楚兵的武器,直入他们的躯体,短短的一次冲锋,霸王身旁已只余二三人。看着再次发起冲锋的骑兵,霸王怒吼,踢戟而起,一时间汉军人仰马翻,不知有多少骑兵被战马踩破胸膛甚至头颅。鲜血沁入大地,战马也无法奔腾,骑兵们都下马向霸王围来,远处逃离的汉军也慢慢靠近,不知何时,楚军已只余霸王一人。霸王看着残破的戟刃,用力向前掷去,战戟直接将人群中的汉军大将连同前方的两人钉在大地之上。他抽出佩剑,踏着猩红的大地,杀向慢慢围来的汉军,他一剑可斩断汉军的长矛,凡是于他兵刃交接的兵士,都被反震的力量撕破虎口,兵刃飞起。

   大地已经无法将多余的鲜血吸纳,血水上涌,乌江变得宽阔无边,霸王和一队汉军也就淹没在那片血色的长河之中。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杂谈评说

伪装的人生,伪装的人!

2020-10-14 18:08:20

杂谈评说

偶然性

2020-10-20 14:37: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