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假如碰见十八岁时的父亲,你会对他说什么?

    从小,我和哥哥和母亲就住在外婆家。哥哥不是父亲的孩子,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舅舅和舅妈也住在家里。在我七岁时,舅舅三十年来的光辉岁月里迎来了第一个儿子。舅妈对我说:”你母亲也快要给你生个弟弟了。”可那时,我却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我在房间的柜子里发现了一个秘密,才知道是那句话的含义。

    我的父亲是一位服装设计,在离我一千多公里的地方工作。每到过年才能见面。那年,父亲回来时已是晚上。我早早的醒来,却听外婆给我讲父亲要离婚。显然,父亲已经发现了那个秘密。说要带我回老家,我倔强的哭着说我不走。父亲用衣架打着我的背,强忍着泪水说:”现在这里不是你的家了,爸爸带你回家。”

    那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但不疼。可我仍旧坚持留了下来。父亲走的时候说:”佳佳,刚刚疼不疼?爸爸轻轻打的,但爸爸尊重你的选择。”

    从那以后,我便再没有见到过父亲。只有在电话中听着他的声音。

    随着年龄的长大,叛逆期也随之来临。我常常会怪母亲。不好好学习,常常会和家人争吵,心事重重也无人述说。哥哥教育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咱父亲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可我却来不及叫他一声父亲。父母的事我们也不能分对错,但是你不懂事就是在丢父亲的脸。”

     母亲又结婚了,搬出了外婆家。我和哥哥留在了外婆家。我便一个月见不到母亲一次。父亲不常给我发消息,外婆说父亲给我找了个后妈,后妈有个女儿。童话中的后妈都是恶毒的,不知道现实中会不会也一样。外婆又说父亲过的挺不好的。又是被骗,又是欠高利贷。可给我拿的钱却是一分不少。

     从七岁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凌晨2点多,在接机处我看到了我的父亲。还是那样高高瘦瘦。走到父亲身旁,才发现原来找半天都找不出来的白发如雨后春笋一样钻出来了。到家已经是4点多了。

     次日,我醒时父亲已经去上班了。后妈给我做好早饭,可我醒时已是晌午。便没有吃。接连着几天,我都是很晚睡很晚醒。后妈已经对我的行为感到生气。在一天早晨严肃的对我说:”我想把你送到你父亲工作的地方去看看,你父亲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都留给你。你有为你父亲着想吗?来了几天玩了几天,我们这不欢迎你。这是我和你父亲的房子,法院把你判给你母亲的,别来霍霍我们。”我和后妈争吵了起来,最后她让我自己走。父亲知道后,便把我接到了他上班住宿的地方。我哭着对父亲说我不喜欢后妈,父亲安慰着我极力的证明可以为我放弃一切。

     其实我知道后妈除了脾气差一点,对父亲挺好的。过了几天,父亲说带我出去吃饭。我兴高采烈的和父亲出去,却看到了后妈站在门口。他们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像极了一个多余的人。

     我早早的吃完饭,出了饭馆想给母亲打电话。手机没电,想借父亲的手机用。可后妈一个眼神,不想让我父亲把手机给我。我顿时就发火了,和后妈吵起来。她却开始动手。父亲在中间拦着。我隔着父亲扎扎实实的踹了他一脚。父亲让我先走,我在前面看着她扬起手扇我父亲,我强忍着眼泪看向父亲。父亲眼眶里有泪!我不能再这样不懂事了。我只好先回家。

      我坐在楼下靠着街灯给我母亲打电话。

      “我感觉我没有家了,我压力好大。”我忍着眼泪说。

      “只要你听话,我觉得我们每个家都会收留你……

      母亲还没说完,我就挂了。原来我一直就是被收留的孩子。我没有家了。

      父亲那夜送后妈回家,一整夜没有回来。

      月挂疏桐,淡黄色的光晕渐渐散去,一些隐秘的星辰浮现其中。微微泛红的云彩在月色轻柔的月光下恢复原来的颜色。一排排白墙黑顶的工厂安静下来,高高的楼层分散着点点灯光。犹如万家灯火通明,无一处为我。

       假如碰见十八岁时的父亲,我会对他说:

       “对自己好点,喜欢什么就买。还有,别娶我母亲。”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改变劝酒文化就靠你了

2020-10-9 14:12:29

小说剧本散文随笔

《仙气禁欲师兄是女帝》

2020-10-10 19:34: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