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小说 烽火情 第一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第一章 学堂老师

 

  祠堂前沿偌大池塘碧水荡漾,与岸边好几株柳树相映成辉,不啻是赣阳寨一抹格外夺目风景点。

 

  冠名“赣阳世泽”的雄浑祠堂,是赣阳寨乡民红白喜事主要操办场所,正门前宽阔广场,是人们茶余饭后聚集地,也是唱曲杂耍流动性艺人挣钱之处。基本定点在此上演节目的则是寨子西头碎石村“陈氏演艺班”一家六口人。

 

  演艺班主要靠两个丫头唱小曲,主人陈顺良与光棍弟弟陈顺民各自拉二胡予以伴奏,等到兄弟两个登台杂耍,女主人牛翠莲就配合闺女敲锣打鼓助阵。陈家儿子陈坚生原本是在班子里挑大梁,可这两年进入私塾学校念书后,就很少见他在公众场合露脸喽。

 

  赣阳世泽祠堂东侧斜角一间大套房是远近闻名的“勤勉学堂”,由从本寨出去学有所成的林氏家族集资倡议兴办,寨子大土豪王盛廷为此慷慨出了大头,他那致力于教学事务的小舅子张荣昌无可争议地成为学堂主事。

 

  初始阶段,学堂开课后,每次在祠堂前演艺空隙,陈坚生就擅自跑到学堂,在教室外面竖起耳朵听里面老师讲课,父母亲对他骂骂咧咧,他厚着脸皮不当回事。大姐陈秀姑见他一副好学不倦样子,于心不忍,多次向父母亲提出让他去学堂读书。二姐秀娥每次都在一旁推波助澜。

 

  拗不过陈坚生求学韧劲,加上他两个姐姐为他不懈求情,他孤苦伶仃的叔叔陈顺民不得不开口让哥嫂为他网开一面。就这么着,陈顺良、牛翠莲夫妇破例供这个儿子上学堂读书啦。这一年,他已经是十七岁年龄,一晃,过了两年多光景。

 

  勤勉学堂只有一男一女两个老师,男老师王平仓教历史,女老师林志卿教国文。王平仓老师四十开外年龄,算是土豪王盛廷族人,留着山羊胡须,一副老学究腔调。林志卿老师则是个二十出头岁数女子,属于学堂创始人林氏家族后人,在县城念过几年书。一年前,她不顾家庭阻挠,硬是与县学校国文老师曾宏业结为夫妻。她听从家族长辈意见,也出于回乡报效心愿,决然在本乡本土充当老师,得到来自靠东南方水沟村的丈夫大力支持。

 

  学生们对不苟言笑的主事张荣昌敬而远之,对能说会道的男老师王平仓若即若离,却对和蔼可亲的女老师林志卿赞不绝口。

 

  向来笑呵呵的张荣昌严厉规定,学生们见到上课老师,第一句必须齐声叫唤老师好。针对他本人,他毫不介意地说:叫不叫我好不要紧,我不在意。学生们每次对历史老师都是稀稀拉拉来上一句:王老师好。对于国文老师那是兴高采烈地呼叫:林老师好!不在上课期间,单个学生只要碰见她,也都自觉自愿地打声招呼一声“林老师好”。

(文章来自飞卢读书公众号)

  身材颀长,配着瓜子脸的林志卿,在学生们,包括学堂以外的人来看,不仅人品是好,而且相貌也够美。

 

  个子高挑的陈坚生进学堂,年岁也不算小,比较引人注目。林志卿对他引起注意的是,其他人下课都一哄而散出去玩耍,他往往是坐在教室里独自看课本。上课老师提问,他总是踊跃发言。遇到打扫教室卫生,他自然也是一马当先。

 

  本来,林志卿对这个细眯眼,长方脸男生感到陌生,因为他家住在寨子偏僻村落,加上林志卿不留意看民间演出,所以与他几乎不接触。等见识到他一系列行为方式,她默默地给他八个字评价——学习刻苦,热情主动。

 

  本性属于内向的陈坚生,见到只比他大两岁的女老师,免不了显得腼腆。林志卿曾经忍不住跟他开玩笑说:“我说你呀,一个大男人,有时候却像个大姑娘一样,真有意思!”

 

  男老师王平仓对他则令有一番评论——他陈坚生这个人,看上去外表平常,其实很有耐力,并且很有持久性。他并不想显山露水,但你只要给他机会,他就会具有无畏的胆量。

 

  有人好奇问过王平仓对他评价依据?王平仓摆手呵呵一笑:“时间将会证明我对他的看法。”

 

  风言风语流传,林志卿丈夫住在县城学校宿舍,成婚一年,夫妇俩暂时没有生孩子,她一个月难得到城里去看一次。丈夫曾宏业难得回乡一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闲言碎语说法,王平仓倒是见多识广,可他这个人有点自命清高,很少有人在他眼里。他承认他最大的不幸是,老婆像个雌老虎,他和闺女苗青只能充当出气包,因此他觉得在家里感受不到温馨。知晓他真实情形的人私底下说:实际上,他那个老婆表面上凶巴巴,心里头暖洋洋,属于热水瓶一类女人。

 

  与学生们一样,陈坚生多半愿意和林老师相处,除了从她身上学到许多国文知识,同时也学到不少做人道理。

 

  久而久之,林志卿对他这个学生好感愈深,高兴起来告诉他说:“我呀,在家里最小,上面两个哥哥,你就做我弟弟吧?我很喜欢有个小弟弟哟!”

 

  对于女老师这种表态,陈坚生眯缝起细眼睛对她看看,丢给他一句:“我已经有两个姐姐,我不喜欢再多个姐姐。”

 

  “哦,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呵呵。”

 

  师生两个人闲聊,涉及面倒是很广。坚生有一次问她:“老师,你丈夫他为什么喜欢一直待在城里?而且他每次回来,都是匆匆忙忙?”

 

  志卿忽闪两下丹凤眼认真告诉他:“哦,他呀在城里事情多,忙不过来。能够抽空回乡看看,已经很难为他喽。”

 

  “嗯,这么看来,那么他是对你这个做妻子的关心不够。”

 

  “不能这么认为,关心并不是看他和我在一起次数,而是看他对我的付出。”

 

  想起听闻王平仓煞有介事说过:近些年来,其他地方闹腾匪患厉害,当局着实感到伤透脑筋。陈坚生对此好奇地询问:“老师,你听说过有这种不太平事情吗?”

 

  林志卿反问:“你说的是什么不太平事情?”

 

  “就是王老师说的闹匪患事情。”

 

  “什么匪患呀?”林志卿眼睛扫视一下周围,“你不要听到风就是雨,你要有自己的判断力才行。”

 

  “自己的判断力?”对她这句话,坚生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我不太懂。”

 

  “那当然,针对什么事情,不能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独立主张才是。”

 

  “哦。不过你这么说,我还是不太理解。”

 

  林志卿正要对他进一步加以说明,忽然听到学堂外面有人声嘶力竭叫嚷——

 

“不得了啦,有人投池塘自杀啦!”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三章

2020-9-29 9:20:36

心情日记

北京地铁有尽头,月饼创新无止境

2020-9-30 14:26: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