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为王1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康禾背靠被褥,在六舍嘈杂声中,渐渐有了疲倦之感,身体内部经脉有时隐隐作痛,只能握拳忍受,康禾相信之前自己几乎浑身经脉破损,虽然被魔刀所修复,但留下隐患肯定不少。

 

 

 

        也曾问过林江源原因,经过一番思量后,得出了经脉宽大所导致。普通武夫未曾有一人敢把真气注入经脉,经脉自然比那些练气士细上许多。但随着武夫境界的提升,体质逐渐增长,经脉也能承受一丝真气流过。

 

 

 

        但康禾经脉在几乎完全破损的情况下被大量魔气直接进入经脉后修复流出,经脉甚至能够相当于三转跃山境的练气士一般,身为二转攀山境武夫的康禾自然感觉胀痛不已,按照林江源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晋升跃山境时增长大量真气的同时尝试将部分真气流经经脉,让整个人体经脉流通,收放自如即可。

 

 

 

        林江源又说到,那时你经脉的真气足够见面撒一大把符箓,让敌人因为以为你是个练气士,好不容易近身后几拳把他撂倒,真是个好套路。

 

 

 

        不过这不代表你能练气士武者双修,你经脉的粗细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除非你再全身经脉破损一下让魔气修复,不过你敢对这把刀这么放心吗?

 

 

 

        康禾思考了一下,自然是不敢,所以尽快提升境界才是当下最好方法,不然这时不时的酸痛非常影响对敌战斗。

 

 

 

        康禾也曾问过有无丹药能够快捷解决,林江源回答的价格让康禾紧皱眉头,不得已只能用晋级丹药来突破卡了自己七八年的境界,而这丹药所在地,正好被奇门所保管,仅有部分能在市面上流通,所以林江源答应康禾等他回到长安城就给酆门门主写信赠予康禾一枚晋升丹药,这也是康禾愿意来酆门的原因之一。

 

 

 

        曾经全身经脉破损,未有一点痛感,因为浑身失去知觉,只能一点一点移动手臂去拿出唯一寄予希望的魔刀,但死亡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令人胆寒。

 

 

 

        想着想着,康禾不禁走神起来,开始放松自己的精神,尽管六舍内嘈杂至极。

 

 

 

        渐渐的,有了困意,背靠被褥的康禾双眼缓缓合拢,就这么睡了去。

 

 

 

        猛然一睁眼,眼前血红一片,在红色的世界中,数十个身披黑蓑衣的人站在一个个尸体旁谈笑风生,甚至有的人坐在倾倒在血泊中的马车上,有时转头看自己几眼,似乎在商量着怎么处决自己。

 

 

 

        那身黑色的蓑衣和斗笠,康禾这辈子都无法忘却,和玉湖一起成为心中的梦魇。

 

 

 

        反射般摸向周围,木匣熟悉的触感传来,才使康禾安心一些。

 

 

 

        康禾有一种不知何处而来的自信,只要拔出魔刀就能轻易地杀死他们报仇。这种想法一直在康禾脑中放大,手逐渐接近了木匣的机关,只要刀出鞘的一瞬间,就能斩杀他们。

 

 

 

        “康捕头,快到酉时了。”一句话轻声传来。

 

 

 

        康禾眼前的血色猛然褪去,那些披着黑色蓑衣之人恍惚一下变成了牛大壮他们,倒在血泊中的车厢仅仅是被褥完好的床铺而已。

 

 

 

        转头看去,一个较瘦的青年映入眼前,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叫苏亮。

 

 

 

        康禾“嗯”了一声应答,将手远离了弹出魔刀的机关,将木匣放回角落上,在衣服之内,早已大汗淋漓,充满后怕。

 

 

 

        也许是之前魔气通过经脉后所造成的,魔刀在不知不觉间影响着康禾的心智。若是刚才没被苏亮叫醒,那康禾可能已经在这六舍内大开杀戒。

 

 

 

        虽然已经清醒,但仍是后怕不已,从此康禾认为,能够不碰这把刀,就不要去动他,魔刀对于自己根本不是机缘,而是祸事。

 

 

 

        深呼吸一口气,康禾冷静下来,打算先把集合一事解决掉。

 

 

 

        “酉时到了,各位该去大堂前了,就按照床铺顺序排列,不要在大人面前失了礼数。”康禾大声说道,众人皆是不情不愿,不得已排列为两行,但身材最高大的牛大壮偏要站在其中一排排首,还无人敢言,不过更多人选择观望,看这位新捕头如何服众,能否降伏这头壮牛。

 

 

 

        隐约间,整件房舍自成两派,一派是知晓捕头一职无望,不如安心做好捕快;另一派则不满于多年捕头挑选规矩却如此内定职位,也有着对康禾背后的“家族势力”不满。

 

 

 

        康禾自然早有察觉,但没法反驳。道理一事自己确实理亏,实力一事仍无自信。自己练武长达十年之多,仍是止步于二转攀山境,眼下境界极其牢固,想要成功突破必须要服用破镜丹药。

 

 

 

        队伍仍在舍内,而康禾在最深处,于是康禾径直穿过整个队伍,牛大壮自然而然从排首变为排尾。

 

 

 

        “牛大壮早先预料个头高低一事,便自觉站在队伍后方,使队伍视野开阔,行动便捷,确实深思熟虑了。”话音落下,康禾已经走在队伍最前端,嘴角微微上撇,无人看见。

 

 

 

        牛大壮为康禾的举动惹到恼火,却无可奈何,总不能被人夸后痛骂其人吧,好不容易拉来的几人估计全部散开了。

 

 

 

        有火气,也要憋着。

 

 

 

        康禾看惯了镖局内大当家和老孟头的治理手段,也是学过不少,更何况之前与林江源呆了数天,几乎天天同林可欣一般闷闷不乐,按照林可欣所说,林江源是一个“食恶而成”之人,可怜林可欣只能与林江源一同返回龙都。

 

 

 

        摸索着刘师爷带领自己去到六舍的路线,果然找到大门处,于是大堂自然被寻找到。

 

 

 

        来到堂前,刘师爷果然已经等候,虽说身后这十二人刚才还有嬉笑声,现在站在堂前却无丝毫声响,仔细一看全都神情认真。

 

 

 

        刘师爷见六舍已经到齐,笑眯眯的看着康禾,康禾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说到:“酆门六舍集合于此,听师爷号令。”

 

 

 

        刘杉见此,欣慰地说到:“能见你们和睦相处,真是极好,也许你们以后每个人都是能守护大陈的支柱。”刘师爷话音一顿,“但今日是让你们亲眼见见门主,并且领取酆门统一使用的服饰及兵器,从今往后,你们从被人保护变为保护整座城池百姓之人。”

 

 

 

        刘师爷说完华语,大堂的大门忽然被推开,走出了一袭红衣。

 

 

 

        果然如康禾所料,那狐儿脸已经站在台阶之上,虽有所预料,但仍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一门之主竟然亲自于门前侯人,而且是这些平民百姓。也许有测试心性之意。

 

 

 

        康和视线悄然后视,果然部分捕快一脸惊讶,也有部分人皱眉疑惑,自然也有面无表情者,可能早已知晓,又或者已经隐忍下来。

 

 

 

        狐儿脸嘴角上翘,开口道:“各位既然入了我酆门,那便是陈国的一方支柱,撑着陈国的门面,属实‘荣辱与共’。”

 

 

 

        “各位应该知晓酆门捕快善终者极少,易被结仇者所害,所以酆门人数年年减少。可人人皆知不能无酆门一职,又不愿以身犯险,那又有何人愿意护国?”

 

 

 

        狐儿脸走下台阶,向着队伍中一个人一个人望去。

 

 

 

        “并非只有血战沙场、守卫边疆才是护国,大到朝廷上的文人武将,小到村中巡逻民兵,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护卫着大陈。你们追捕城中歹徒、四处巡逻,也是同样如此。护卫国家,牺牲自然不少,如果人人只顾自身,那谁有能让国家兴起呢?”

 

 

 

        康禾听到这几句话,避开了门主的视线。林江源应该早已与这门主提及康禾的目的,康禾并不知道其他人是保有怎样想法来到酆门,但康禾相信大多数人应该比自己的目的更加单纯,甚至就是为这“报国”而来,而自己一开始就“夺去了”捕头一位,确实有些愧疚。

 

 

 

        不知不觉间,康禾想起了老孟头说的一句话,“君子圣人,规矩加身,非为束缚,只求心安。”

 

 

 

        既然得了此职,那便做好罢。此时此刻,康禾才觉得自己稍微像个酆门捕头了。

 

 

 

        看过每个人后,狐儿脸转身走上了台阶,双手负后,说到:“我为陈循芝,酆门之主,今日各位便为酆门之人,刘师爷,带他们领取服饰兵刃,明日鸡鸣之时于院中练习。

 

 

 

        刘杉行礼应答后,便询问六舍众人所需兵刃,身为捕快的康禾自然最先应答。

 

 

 

        本身就有老妇人所赠予的刀剑,康禾为难地询问刘师爷是否能够使用自身所携带的兵器,这让身后一些反感康禾之人更加厌恶,以为这“大家子弟”有家族中赐予的上好兵器,不屑使用酆门准备的兵刃。

 

 

 

        一个时辰后,康禾已经在舍内换上了捕头服装,确实比捕快服略微华贵一些,而六舍内再次吵嚷起来。

 

 

 

        红黑相间的服饰质感极好,也没有寻常丝绸制成衣服的粗糙感,腰间别着的令牌更是寒玉打造,坚硬无比。

 

 

 

        突然六舍门被推开,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只见刘师爷面无表情地喊到:“康禾,去一趟大门外,陈大人有事要你去办。”

 

 

 

        康禾硬着头皮对其他人吩咐过“早些休息”后,与刘师爷走向大门。

 

 

 

        到了门口,一辆马车已经停在门前。

 

 

 

        “康禾,陈大人需要去一趟宫中,这次由你牵马,也顺带熟悉一下长安城。”刘师爷说到。

 

 

 

        “可我初到长安城,并不知晓去往宫中之路啊。”康禾抱拳行礼,无奈地说到。

 

 

 

        刘师爷摇了摇头,“无妨,此马识途,缓慢驾车即可,陈大人也要与你说几句话。”

 

 

 

        “是。”康禾应道。

 

 

 

        常年押镖的康禾确实会驾驭马车,这是每个押镖之人必备功夫,但像这种四马拉车,着实让康禾有些头疼,时刻担心马匹突然分叉而行,导致马车损毁。

 

 

 

        康禾担心有些多余,自己只是坐在车夫位上拉起拴绳,马匹便立刻慢行,甚至避让人群。让康禾觉得自己这个车夫有些多余。

 

 

 

        长安城里,皇宫处在最南方,其次便是房屋呈“口”字分布,房区之间有着一条宽大石砖路面,一处房区内部有众多房屋,房屋之间的小巷深而杂乱,陈国有修整之意,却由于战事不断而始终无法动工。上次修整还刚好赶在玉湖惨案,众多黄金丢失导致再次停工。

 

 

 

        越靠近城中,巡守越多,房屋也越豪华,最中央甚至有着不觉于眼的商铺。现在天色渐晚,此处反而越加明亮,灯火通明,好一片人间繁华。

 

 

 

        马车渐渐穿过闹市,陈大人依然不言,康禾实在心中发虚,忍不住微微偏头。

 

 

 

        正好此处寂静,康禾静静听声,发现陈大人呼吸绵长,难不成是修炼着什么心法?

 

 

 

        “咳。”突然马车之内一声咳嗽,让康禾差点出了一声冷汗。

 

 

 

        “刚才闭目休息半响。现在到哪了?”陈大人的话语透过车帘。

 

 

 

        康禾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皇宫,便回答道:“马上就到皇宫了,陈大人。”

 

 

 

        车厢内不再回答。

 

 

 

……

 

 

 

        在与皇宫守卫交付马匹后,康禾随着车内的红衣男子一路走进皇宫。

 

 

 

        “刚才在皇宫外,数名高手护行,不好与你谈话,现在宫内便无过多忌讳了。”陈大人说到。

 

 

 

        康禾沉默不语,刚才自己一路上处处观察,丝毫没有感到有人跟随的痕迹,自己还在奇怪酆门门主出行却毫无护卫,没想到早有人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林江源算是我的一位挚友,那时我还是皇帝先师,刚好去酆门帮皇帝检视,看那小家伙带着林威在酆门门前刚刚睡醒,我见他有趣便和他聊了一会。”陈大人笑了一下。

 

 

 

        康禾有些惊讶,“陈大人您以前居然是皇帝先师!”

 

 

 

        “没错,如今酆门门主一位是我被左迁而来。”陈大人叹了口气,接着说到:“那时我觉得林江源更适合去当皇帝先师,如果不看年龄,他的言语是相当惊人了,是天生辅佐帝王之才。可他对这些皆无兴趣。”

 

 

 

        “既然无兴趣,我也不强求,问他原因,他只说他想回家。”陈大人顿了一下,“他与林威之父母,皆亡与宏州城外,与北苍蛮子厮杀而亡,血脉做不得假,而他也带着林威从宏州一路赶来。你觉得他所指的家,到底是哪呢?”

 

 连载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故事

逃不掉的密码

2020-9-23 11:14:15

小说剧本

异界为王2

2020-9-23 21:19: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