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掉的密码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加西亚在父亲的集团公司里担任总经理。父亲临终之时,曾经将加西亚叫进密室里,把私人账户的密码告诉了加西亚。这个私人账户里,有着天文数字的存款,是父亲奋斗一生的财富,从不让加西亚染指,一直到死,父亲才把密码告诉他。
  
  在告诉加西亚密码的同时,父亲还传授给他设置密码的心得。好多人设置密码,都会选择与自己的生活有所关联的一些数字,比如生日、手机号码、门牌号、车牌号、驾驶证号码,以及在生活中出现频繁的数字。这些数字虽然容易记忆,但是也会被一些高手所破解。所以,在设置私人账户付款密码的时候,最好选择与自己的生活毫无关联的随机数字,强化记忆下来。父亲的私人账户密码,就是按照这个逻辑设置的,至今都非常安全。
  
  加西亚几乎完整地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阴险、狡诈、贪婪、机敏、虚伪,还有非常重的好奇心,当然还喜欢花天酒地的生活。自从完整地接手家族事业后,不到两年,能干的加西亚就做得风生水起。
  
  在加西亚的身边,活跃着一名叫泰勒的人。泰勒才入职半年,是公司有名的段子手,在公司举办的一次大型酒会上,泰勒诙谐幽默的语言风格,令加西亚刮目相看,把他调到身边担任随从,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加西亚的晚宴上讲脱口秀助兴。
  
  这一晚,泰勒竭尽所能地讲了不少好笑的段子,逗得加西亚开怀大笑,不断地与泰勒碰杯,两人喝了不少红酒。这晚的泰勒话比较多,其他人都告辞走了,泰勒还在喋喋不休地和加西亚聊着。后来,泰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老板,其实我也算是一名富豪,只不过我不愿意与姑父相认,才靠上班度日。”
  
  加西亚来了兴趣,问道:“哦,泰勒,说说看,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继承财产?”
  
  泰勒讲,他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姑父安德森的家里。可是安德森是一个烂赌徒,常常夜不归宿,为此夫妻二人经常吵架。有一天半夜里,安德森输光了钱,回来后夫妻两人就开始大吵,后来还动手打了起来。打了一会儿,客厅里突然没有声音了,泰勒溜下床,拉开一条门缝,小心脏不由得狂跳起来,安德森正面目狰狞地掐着泰勒姑姑的脖子!姑姑挣扎了好一会儿,身体软了下来,死了。泰勒吓得急忙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狂奔到街上。他胆子小,不敢找警察,只能跑得远远的,从此没有再回去。泰勒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在外面混长了,练得一副好口才,长大后,靠着好口才,他找到工作自食其力。
  
  后来,安德森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生意,居然发了大财,由于他年事已高,身边没有子女,他就想到了侄子泰勒。前两年,为了找回泰勒,安德森在报纸上刊登了寻人启事,让泰勒回到他的身边,继承财产。说完,泰勒还从包里拿出一张旧报纸。加西亚接过来,在报纸的末版上面果然刊登着寻人启事。安德森在启事上讲,自从泰勒失踪后,他一直在苦苦寻找,他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心里一直充满愧疚,希望泰勒能够原谅他,回来继承千万财产。
  
  加西亚说:“泰勒,你傻啊,千万财产你也不要,靠你辛苦地工作,一辈子也挣不了一千万。”
  
  泰勒却愤怒地说:“我才不要杀死我姑姑的杀人犯的臭钱,恨不得亲手宰了他。要不是时间太长,没有证据,我早就告发他了。”泰勒可能喝得太多了,说完就倒在沙发上发出了鼾声。加西亚喊司机进来,把泰勒送了回去。那张旧报纸放在茶几上,忘了让泰勒带走,加西亚随手放进包里。
  
  第二天,加西亚到了公司里,秘书告诉他,警长马丁要见他。
  
  加西亚在办公室里接待了穿着警服的警长马丁。马丁让加西亚验看了证件,告诉他,最近警察局抓获了一个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利用先进的电脑技术,擅长破解银行账户的密码,黑进银行系统里盗窃账户里的钱,不少富翁遭受了严重的损失。警察局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在最近才将他们抓获。但是团伙的头目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想让他服法,必须要单独见加西亚一面,不然拒不认罪。警长马丁这次来,就是想和加西亚商量,恳请加西亚去见一见他。当然,见与不见,加西亚都有选择的自由。
  
  加西亚好奇地问道:“这个罪犯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非得指定见我?”
  
  马丁说:“他叫安德森,至于想见你的原因,他不肯说。”
  
  安德森?
  
  加西亚不由得一愣:这么巧,昨晚泰勒讲了他的身世,他的姑父不是也叫安德森吗?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想到这里,加西亚说道:“马丁警长,能不能详细地讲一下安德森的背景?”

马丁警长点点头,讲了起来。据他们了解,这个安德森住在旧城区,年轻时是一名赌徒,妻子被人杀害,至今没有抓到凶手。后来,安德森迷恋上了电脑,离开了旧城区,找了几个人组成团伙,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据安德森交代,他和妻子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妻子死后,他也一直未娶。妻子有个5岁的侄儿,在妻子被杀害的当晚失踪了,如今过去了20多年,也不知现在还在不在人世。安德森一直沒有放弃寻找侄儿,但是至今未果。

  

  没错,这人就是泰勒的姑父!加西亚心里一阵狂跳,但是表面上非常镇定,他就是这么一个阴沉狡诈的人。他决定去见一见安德森,冒充一下泰勒,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戏剧性的意外。谁叫他好奇心这么重呢?在平淡无奇的生活里,搞搞恶作剧,追求刺激,一直是他喜欢的事情。

  

  加西亚带着保镖,跟着马丁警长到了楼下停车场里,那里停着一辆警用房车。马丁警长让保镖等在外面,带着加西亚上了警车。警车的里面,用铁栅栏间隔开来,安德森就被关在栅栏里面,戴着手铐。马丁警长下了车,坐到驾驶室里,观看监控录像。

  

  安德森盯着加西亚,说道:“可惜,加西亚,我无缘见到你的父亲,他是一名了不起的人物。”安德森告诉加西亚,他是一名破解密码的专家,任何密码的设置,都是有迹可循的,可是他研究了好几年,采用了各种办法,也无法破解老加西亚的银行账户的密码。他实在不甘心,所以坚持要见加西亚,想知道老加西亚到底是怎样设置密码的。

  

  加西亚嘲弄地看着安德森,说道:“我的父亲是反密码破解的高手,凡是与生活有密切关联的数组,都不采用。他设置密码其实很简单,就是随机选择几个数字和毫无关联的字母,死记硬背。你们破解不了,很正常。”

  

  安德森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加西亚,说道:“加西亚,反正我也出不来了,你能悄悄告诉我密码是什么吗?求求你了却我的心愿,不然我会一直被这个问题纠结着。”

  

  加西亚摇摇头,说道:“你别痴心妄想了,我不可能满足你的好奇心的,因为我恨死你了!”

  

  安德森惊讶地问道:“你我原先素不相识,为什么恨我?”

  

  加西亚忽然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你烧成灰我也認得你,安德森姑父,我的姑姑呢?那一个夜晚,我终生难忘,忘不了那一双掐在脖子上的罪恶的大手。”安德森惊叫道:“你到底是谁?”加西亚掏出那张旧报纸,扔给安德森。

  

  安德森接过来,看见寻人启事,哆嗦着嘴唇,不相信地问道:“你就是泰勒?”问过以后,他忽然觉得这个问题是多余的,眼前这人能够说出那晚的那一双罪恶的大手,足够证明他就是泰勒。

  

  加西亚讲,那一晚,他逃出来后,被没有子嗣的老加西亚收养,继承了他的遗产。加西亚边说谎,心里边竭力地忍住笑,他见到安德森的时候,头脑里就立刻冒出了冒充泰勒的主意,想看看安德森会是什么反应,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安德森忽然流下泪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举着报纸说:“泰勒,我是真心地希望你回来继承我的财产,一起享福的。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财产都被警察没收了。”他向加西亚招了招手,两人把头凑近,安德森轻声说道:“不过,泰勒,我还是有一件见面礼要送给你,好减轻我的罪孽,让我的心好受一点儿。我在保险公司里寄存着一个保险箱,你去取出来。”他用手指在加西亚的手掌上,划拉寄存箱的号码和密码。

  

  这时,警车的门打开了,马丁警长说道:“时间到,谈话结束了。加西亚先生,谢谢你的配合,请你下车。”

  

  加西亚下了车,就带着保镖开着车去了保险公司。他打开保险箱,发现里面是一只小盒子。拿着小盒子,加西亚猜想,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慢慢地打开盒子,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嘴里轻声喊叫了一下,天哪,竟然是蓝宝石钻戒!

  

  这款蓝宝石钻戒发着幽蓝的光,像一颗看不透的蓝眼珠,造型大气,很适合成功男士戴,价值千万以上。加西亚禁不住套在手指上,翻来覆去地观看,越看越喜欢。他不禁在心里涌起小小的得意,本想抱着猎奇的心理,冒充泰勒耍耍安德森,没想到获得了一笔意外之财。

  

  这颗蓝宝石钻戒就这样戴在了加西亚的手指上。

  

  这天晚上,加西亚在卧室里打开电脑,从私人账户里转出一笔钱到信用卡上还账。转完账后,他就睡了。

  

  与此同时,在城市另一端的一个房间里,安德森狂笑道:“终于得到加西亚的密码了。”蓝宝石戒指里,镶嵌着一个超微型的摄像头,加西亚输入的转账密码,被安德森一览无余。

  

  安德森、马丁和泰勒,是一个专门偷窃银行账户密码的团伙,他们掌握了加西亚的性格、心理、生活习惯等所有的资料,进行了仔细的研究,然后具有针对性地编了一个故事,让加西亚自动地钻进他们设计的局里。当然,他们的名字都是假的。

  

  当晚,加西亚私人账户里的巨款被洗劫一空。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散文随笔

哈尔滨姑娘

2020-9-23 9:15:41

故事

成长

2020-9-23 21:14: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