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巴彦坷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段缘分,一点清秋

 

  张垚耀从电影院出来,天阴沉沉的,云黑一块白一块的像是在生了谁的气一样,树梢倒是乖巧,一动不动的——连一丝丝的风都没有了,夏日好久都没有这么热了!

  可是张垚耀却没有感觉到这怒火般的鬼天气,反而感觉的一丝丝的凉飕飕的寒意,这种感觉伴随着整个看电影的过程。姐姐问他电影怎么样,他也不理,只是自顾自的不停地看手机:黑屏,依旧没有任何回复!整整两个星期的等待和疑问,也都随着另一头的毫无行动而化作无望。

垚耀低下了头:后天就是他的十八岁生日了,过了这个年岁的坎也就意味着他成为了一个成年人,同时也标志着要在成人礼的这一个年头里从高中跨入大学,可是,可是这一切却被这样的事情给打乱,心里不禁懊恼起来,也不禁遗憾起来没有大胆说出心中的愿望。如果她能看到这一封消息,大约希望她能被他的真情实意所感动而放下心中对自己的愤懑。

两个星期前,她,也就是晨若红——一个在网上认识的一个陪了他一年的朋友。一年前母亲离世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在游戏里面认识的一个朋友,她陪着他度过了那之后最难的一个月,那一个月内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和鼓励;她总是在每天晚上八点十分的时候在线,那时候家里面安安静静地了:一种带给人无限悲伤和寂寞的安静,她总会刚刚下班便上线陪着他,这一年来的相处让垚耀觉得这个世界总还是有美好的事物,至少在母亲病危到离世的那一段时间,他感受到的是这个世界带给他的绝望。

手腕上面的手表突然亮了一下,滴滴滴的响了起来,他无力地抬了抬手,看了看:原来又到了自己背英语单词的时间了,突然又转眼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那表——表是姐给他买的,也就是这一次的生日礼物,她一直很忙,父亲离开地早,就和姐姐与母亲三人相依为命,可是自从母亲离逝却并不见得她来多陪一陪自己,只是催促自己好好学习,他觉得姐姐是最不懂自己的人,和若红根本无法比较,除了两个人的下班时间相差不远。

正值高三的暑假,落叶被太阳炙热的光直射的无法遁形,只能耷拉着脑袋在树杈处垂死挣扎,突然鼻尖一凉,像是一滴露水滴了下来,可是却是热乎乎的,垚耀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夏不是冬,原来是雨而不是露。雨像是沉积在大坝边的洪水,已经远远超过的警戒线,遇见了对的人,坝口瞬间就将崩塌,倏然倾盆而下,让人猝不及防。姐姐一把拉住他朝家的方向跑,大喊道:垚耀你干嘛呢,你没有看到这雨这么大吗,还不快跑,要是妈看到你这个样子……

垚耀还没有反应过来这雨,被姐这一骂,错愕了;姐话没有说完,转头继续拉着他在泪水般大小的雨水中狂奔,他这才发现原来姐姐的马尾不见了,映在他眼前的是一头短发地十分精悍地姐。

回到家中,垚耀洗了个澡,一个人待在床上,正在看单词,”breed,breed……”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封短信走入他的眼睛:

亲爱的耀,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复你的消息,请你原谅我的突然地“失踪”,你还记得那个巴颜碦拉河旁边的藏羚羊吗,最近的几天那里出现了几只受伤掉队的,你也知道,我除了在我们当地的动物园工作,我也是一名志愿者,所以最近几天我和其他几个志愿者都在帮忙着救助他们。

在这些小家伙里面,有一只被我们叫做坷垃的小羚羊,刚刚出生不久,母亲就被狼给吃了,幸好被我们及时发现。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照顾这些小家伙的能手,坷垃就被安排由我来照顾它……它可可爱了呢,还是个喜欢粘人的小家伙,平时只要是见到我来,他总会从群羊中出来,用它长长的小角来蹭我的小腿。

还有贝塔娜家的牦牛,她家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杀了两头,还给我拿了好大的一块来……

读到这里,眼泪却禁不住地夺眶而出,一种久违地亲和感,让他想到了妈妈,妈妈活着的时候总是喜欢和他唠叨,和他谈论一些家长里短,那时候垚耀还不乐意听,闲妈烦,唠叨,如今在若红的嘴里竟然变的如此的徐徐动听。

他赶紧回了一封信:

敬爱的若红姐,我很想你,每一天我都在等你的消息,我记得上一次我开玩笑说你可能长的很像一个母亲,我以为你会生我的气,所以才会一个星期没有理会我,每一天我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我记得梭罗说过: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我真的好怕我的意外的行为会惹得你厌恶,孤独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即使你不去招惹它,它也会主动地来找你,所以我害怕孤独。

你也是知道的,除了你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了,母亲去世后,我像一个疯子一样丢下了我的一切,包括了我所有的友情和热爱的运动,可是世界上的东西,真的有好多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可是我想做一个让母亲放心的大人,我想不动声色的忍受这样的苦痛。我明白总有一些坎需要一个人垮,所以我坚持下来了。

寂寞就像是黑暗,吞噬这世界一切与黑色有关的东西,所以我讨厌它,厌恶它。

垚耀突然停下了打字,在房间里面踱步,想了许久,突然跺了一下脚,继续打了几个字又给删了,打了一行又给删了。他想说出他的想法,即使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也罢,不,或许已经算是亲人了,他这样想。

雨,还是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垚耀站在窗前,拿着手机和还没有打完的消息,望着黑压压地天空踌躇着,突然一道闪电劈过天空,垚耀吓得朝着后面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跌在床上。垚耀转身重新拿起刚刚跌落在床上的手机,继续打着:

若红姐,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我从小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到西藏去看一看藏羚羊,我能去一趟您那里吗,算是作为您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外面的风突然变大了起来,风雨交加。垚耀终于发出了一个星期以来的第一封短信。

坐在床头,垚耀在焦急地等着自己的短信,又走回窗口,雷声已经渐行渐远,虽然还在下着雨,但是太阳却从西边出了来,照耀在地上。很明显,东边的黑暗已经压不住西边的光了。

过了许久,对方回了一封短信:

亲爱的垚耀,那当然是可以的;我很希望你过来看一看我们的藏羚羊,我们牦牛和草原,我很乐意你来找我,我知道你还在念高三,这样吧你把你的身份证号码给我一下,我来给你订一下来我们巴颜喀拉的车票。

外面已经完全放晴,心中的负荷已经完全放下,对于这个梦想他一直期盼了许多年。这些年他一直期盼着有一天能和母亲去一趟外面,和她一起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如今终于可以带着这份执念去一趟,虽然在也没有她的陪伴,垚耀觉得这一趟,母亲还在。

第二天早上姐姐比他出门的早,还是像往常一样出去上班,虽然早饭早已经备好放在了桌子上,垚耀却还是没有说一句:路上注意安全的欲望。

垚耀一个人拿着这些年存钱的存钱罐,里面又好几千元,当然,这些都是母亲给他的。

从合肥到西藏的路上,垚耀看到了许多以前只在书上或者电视上看到的东西,他觉得很新奇,可是从高原上来带上氧气瓶后就很累了,迷迷糊糊竟然一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终点站。

垚耀和若红约好在站口等着他的,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见到久违,亲切的,像妈妈一样和蔼的若红姐了,从上车的时候他就恨不得马上飞到这里。

在出站口,垚耀终于要见到了若红姐了!

“姐!你怎么在这里?”垚耀几乎跳了起来。

她一下子冲了过去抱住了垚耀:“对不起,弟……”

两个人在出站口抱在了一起,像是两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号啕大哭。声音很大,大到打破了某些隔阂和误会,大到使世界的一切的东西被他们忘却。

外面的天空很蓝,或许明天后的天空依旧会很蓝,毕竟西藏是一个少雨的地方;当然明天之后母亲就只会在垚耀的心里活着了。

 

 

 

结果二:

垚耀一个人拿着这些年存钱的存钱罐,里面又好几千元,当然,这些都是母亲给他的。

从合肥到西藏的路上,垚耀看到了许多以前只在书上或者电视上看到的东西,他觉得很新奇,可是从高原上来带上氧气瓶后就很累了,迷迷糊糊竟然一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终点站。

从合肥到西藏的路上,垚耀看到了许多以前只在书上或者电视上看到的东西,他觉得很新奇,可是从高原上来带上氧气瓶后就很累了,迷迷糊糊竟然一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终点站。

垚耀和若红约好在站口等着他的,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见到久违,亲切的,像妈妈一样和蔼的若红姐了,从上车的时候他就恨不得马上飞到这里。

在出站口,垚耀终于要见到了若红姐了!

在出站口他看见了一个有些皮肤黝黑的女人,手里正举着一个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张垚耀欢迎你来西藏。

两个人一起打了一个出租车去了巴颜喀拉的湖,可是张垚耀在也没有回到合肥。

作者笔名吴明微信19966463792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故乡的秋

2020-9-10 13:38:20

散文随笔

恍如隔世

2020-9-13 10:46: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