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回头的地方等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写的故事分享一下,还有男生下篇

女人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思绪回到一年前的那个午后。

 

朋友接的私活,临时有事,托她帮忙。甲方是个规模中等的传媒影视公司,要朋友帮忙处理一下影视后期。

 

女人赶到公司,被带进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里面放着她要处理的视频。

 

“您先等一下,我们老板马上就来,他会给你讲具体细节”,工作人员客气的招呼了她。

 

女人有些局促的坐在桌子旁,无聊的看着笔记本里的视频。视频内容是当下最火的一档综艺节目,由于某些内容太过敏感,导致审核没有通过。

 

看着嘉宾们一个个装疯卖傻,互相设计套路对方,女人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种电视节目会霸占那么高的收视率。

 

“楚小姐!”,一个西装革履,打扮商务的男子走了进来,“不好意思,让楚小姐久等了”

 

“我也刚来没多久!”,女人将注意力从笔记本上收了回来,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子,“我叫楚玥,您叫我小玥就行”。

 

“小玥”,男人嘴角上扬,“我姓季,季浩”

 

顾盼流情,摄人心魄,那是楚玥对季浩的第一印象,可仅仅一个小时,她便发现眼前的男人和她见过的所有甲方没什么两样,都一样的事儿逼。

 

季浩:“先把视频中的张某某给去掉吧,实在困难的话,就打上马赛克”

 

楚玥:“嗯~”

 

“这里”,季浩指着屏幕,“把演员的动作细节放大,最好表现出一种纠结和挣扎,备注一些文字”

 

楚玥疯狂的移动着鼠标,左手飞快的按着快捷键,“好的”

 

“将这一段去掉,太废话了”

 

“好,稍等”

 

“这里能不能给个特写,最好做的搞笑点”

 

“可以,等一下”,饶是楚玥平时被甲方虐的已经出现免疫,不过碰上季浩这种难伺候的主,也着实让她有些吃不消。

 

两人删删改改,半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等到一切处理完毕后,为表谢意,季浩主动提出请吃饭,却被楚玥拒绝了。

 

“那,能留个微信吗?”,季浩叫住准备离开的楚玥。

 

“有什么问题,直接联系对接人就好,我只是一个帮忙的”,楚玥委婉拒绝到。这么麻烦的甲方,她只盼以后不要再遇上的好。

 

可老天爷偏偏要跟她做对,一个礼拜后,她再次收到死党的求救电话,说什么都要她在帮一次忙,再三强调是最后一次,这次做完就可以拿到尾款了。

 

于是一周后,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她全程挂着笑脸,无比耐心又好说话的忍受着同一个人各种无理又刁钻的要求。

 

“一起去吃饭吧”,季浩建议到,“这次不可以再拒绝喽”。

 

想到若是拒绝的话,可能对尾款的交付产生影响,楚玥勉为其难的应了下来。

 

两人去的是一家西餐厅,牛排煎的不错。

 

“所以,你专业就是视频后期处理?”,季浩自然娴熟的打开话题。

 

“我大学专业是多媒体特效与动画设计,偏向设计方面,视频处理是在选修课上听的”,楚玥好不容易切下一小块牛肉填进嘴里,牛肉鲜嫩多汁,她不自觉的朝季浩竖了竖大拇指,“味道不错”。

 

季浩嘴角上扬,“据我所知,大部分特效师都是男生,女孩子做这个的应该很少吧”。

 

楚玥:“其实还好,不单单是你,我跟人打招呼寒暄时,每次说到自己的职业,都会看到对方脸上吃惊和诧异的表情。就好像是,从事前台的就一定是女性,而当程序员或特效师的就一定要是男性,这算不算是一种职场性别歧视”

 

季浩:“歧视也好,公平也罢,都是别人的看法,选择什么样的人生,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里”。

 

楚玥重新审视了一遍对面的人,笑了笑以作回应。两人的饭局很愉快,撇开季浩在工作上的各种挑剔,生活上还是挺不错的一人,起码选的餐厅不错。

 

楚玥没想到两人还会有第三次见面,是在综艺的开播庆典上,她和死党同时被邀请。也是在庆典上,她才知道,原来是死党受不了季浩的各种刁难墨迹,才一而再的麻烦她。

 

听到这消息,她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慨一句交友不慎啊。

 

整个庆典,她都没能看到季浩。直到两人准备离开时,却在门口碰到他正在和一群朋友们聊天。

 

她本想直接离开,可想到两人也算是共过事,还有一顿饭的交情,于是便走上前。

 

“那个,不好意思”,她轻声说道,“今天谢谢你的款待了,我们就先离开了”。

 

季浩被她突然的闯入打断了对话,不过脸上没有愤怒,反倒微笑着说道:“我送你们”

 

她不好意思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刚想要拒绝,却被季浩不由分说的拉着离开了。

 

自那以后,季浩总会时不时的找她聊天,或者约她出来吃饭。不得不说,季浩选的餐厅环境优雅,味道也挺不错,让她这个一项喜欢宅在家里点外卖的人,竟然有些期待每一次两人的聚餐。

 

季浩:“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长相端正,有稳定工作,孝敬父母吧”,她想都没想,随口说到。

 

季浩:“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有钱,长得一表人才,挺不错的”,楚玥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你该不会……”

 

季浩:“我们结婚吧!”

 

楚玥拉回思绪,仔仔细细的看了遍离婚协议的内容,又看了看一旁的男人。

 

原来男女之间真的会存在纯友谊,结婚一年来,两人真的做到了相敬如宾。她每天早晨准时起床做早餐,晚上下班回来做好晚餐等季浩回来,虽然他晚饭很少在家吃,而通常总是午夜才回家。

 

两人白天各忙各的,几乎不联系,晚上她睡卧室,季浩回来的晚,为了不打扰他,会去书房凑合一宿。久而久之便将书房当成了卧室。

 

两人只有新婚之夜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一年来一直各睡各的,她试过几次主动靠近后,感觉到季浩的冷淡,也就不再强求。

 

生活上,季浩给她的都是最好的,吃穿住行都无可挑剔,不得不说,最近一年来,是她生活质量最高的一年。

 

不过,她一直不明白季浩为什么要跟她结婚,更加搞不清楚,明明出轨的是他,为何自己却成了被离婚的对象。

 

“这套房子,还有你平时开的车都留给你”,季浩瞟了眼出神的楚玥,“另外,这张卡里有一笔钱,你拿着吧”。

 

她笑了笑,“卡我就不要了,其它的就按你说的办吧”,她说着拿起笔,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季浩:“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说话”

 

她回味着季浩的最后一句话,总感觉他好像是在抱怨,不过他有什么好抱怨的,明明被抛弃的是她好不好。

 

几天后,她看着手里的离婚证,原来结婚离婚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一年里,两趟民政局,她便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再由少妇到弃妇的华丽转变。

 

为了庆祝这来着不易的人生阅历,她当晚便邀请死党来了次彻底的不醉不归。没想到第二天的迟到成了她职业生涯唯一的败笔。

 

部门老大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将x市的特效项目招商峰会的演讲发言的机会交到了她的手上。

 

她苦笑着应了下来,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件事迟早会落到自己头上,整个部门就她一个女生,并且,也就只有她语言表达还算过关。

 

“从小到大,在我妈眼里,我一直是一只吃饱了睡,睡醒了再吃的漂亮小花猪。感谢这次峰会,成功的让我的价值从十块钱一斤猪肉,变成了国宝大熊猫”,她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由于通宵熬夜准备演讲而冒起的黑眼圈,惹的众人一阵狂笑,看到气氛被调动起来,才开始有条不紊的讲起自己的正文。

 

演讲做的很成功,公司也因此签约了很多个项目,而她也成功晋级为项目的负责人,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甲方竟然是季浩的公司。

 

无论她怎么苦苦哀求自己的老大,期望能够给自己换一个项目,都无法打动对方。季浩的挑三拣四,刁钻难伺候在业内是打得出名号的,而他们公司之所以签下这个项目,完全是因为对方给的报酬实在太有杀伤力了,而应付的了这位主的,只有她这个出了名的好脾气。

 

她苦笑,搞不清楚整件事情对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还好在和甲方对接讨论的过程当中,季浩并没有参与进来,一直都是对方的项目负责人来交流需求的。如此一来也好,避免了两人见面的尴尬,她心想,不过心头却蒙上了一种失落。

 

一天晚上,她正窝在家里吃着外卖追剧,突然间接到季浩的电话,她疑惑的接通了,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说季浩喝醉了,让她去接一下人。

 

她匆忙的感到酒吧,看到趴在酒桌上,已经醉死过去的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架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出了酒吧。她还没来得及将人塞进车里,背后却被人猛推了一下,她慌忙中转身,看到一个身穿紧身抹胸大红色礼服的美女,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那眼神,恨不得将自己杀掉。

 

她一头雾水,她刚想要张嘴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却见那女的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起床准备好早饭。看到季浩一只手捂着头,晕晕乎乎的从书房走出来,她好似没事人一般说到:“先去洗洗,然后来吃早饭吧”

 

季浩朝洗手间走去,眼睛不经意扫了眼客厅,“她怎么会在这?”,他指着沙发上的性感美女问道。

 

“我看她昨天晚上晕倒在路边,想着她一个女孩子,怕是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就一块带回来了”,她总感觉两个人应该认识,应该也算是朋友,所以就一块拉回来了。

 

“你还真是热心肠啊”,季浩说完就一把推醒沙发上的人,不由分说的拉着人离开了。

 

和她对接的项目经理与她同龄,人很好说话,相处起来很舒服,彼此默契感十足。在两人的配合下,特效电影成功上线,并且获得了不错的票房。

 

庆功宴上,她难得的穿了身较为正式的黑色包臀鱼尾裙,很不自然的踩着双高跟鞋,挽着她们部门老大的手臂,一瘸一拐的进了宴会厅。

 

“你就不能有点淑女的样子吗?”,老大十分嫌弃的瞅了她一眼。

 

“您放心,我这就找个地藏起来,保证不给您丢人行了吧”,她扫了眼整个宴会厅,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静静的坐着等庆功宴的结束。

 

“以前从没见你这么穿过”

 

她一惊,看到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季浩,笑了笑说到:“以前也没机会穿啊”

 

季浩:“很漂亮”

 

“谢谢”,她从他眼里看出来,是真诚的赞美。虽然两人的婚姻只是短短的维持了一年,可是她对眼前这个人的性格还是有一定的了解,那就是从来不会说违心的话。

 

仅仅跟她寒暄了两句,季浩便被人拉去敬酒。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很优秀,也很有钱,无论在哪,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有时光芒太过强烈,让她不敢直视。甚至当他提出要跟自己结婚的时候,她感觉就好像实在做梦,想到平平无奇的自己居然能够有幸做他的妻子,怕是要用尽自己一生的运气。

 

可即便用一生的运气来赌,她也愿意。只不过梦终究是梦,她只感叹,梦的太过短暂。

 

“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出去玩”

 

她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项目经理,“我坐着要比站着看起来更优雅,女人啊,总喜欢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也就只有你,能够把懒说的如此理直气壮”,项目经理很欣赏她的性格,“走吧,我送你回去”

 

两人刚走到门口,项目经理就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抱歉的解释说公司临时有些事情,就不能送她了。她笑了笑,表示自己会打车回去。

 

她刚拿出手机,打算叫个滴滴,季浩的车突然停在她面前。

 

“走吧,我顺路捎你回去”

 

她没拒绝,鬼使神差般的钻进车里。两人一路无话,等到两人到达目的地,她正准备下车时,突然听到某人发出一声呻吟。

 

“胃病又犯了吧”,她关心的问道。

 

“刚才喝的有点过了”

 

“楼上还有药,要不要上去喝了药再走”,她只是建议,没想到季浩竟然配合的跟她进了屋。

 

她将药和开水递给他,让他走的时候替她锁好门,就转身进了卧室。她反复的告诉自己,他们已经离婚了,他是生是死,又关她这个外人什么事。可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刻,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项目结束后,她便再也没有去过季浩的公司,两人也在也没有碰到过。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当初的那一段婚姻,就好像是曾经翻过的一本书,内容都已经忘记了,但却实实在在的记得曾经为书中的内容哭过笑过。

 

后来,一个女人找上她,她见过这个女人,是当初被她捡回家的性感美女。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前夫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而是很有钱,起码他的父母能够买七八个前夫开的影视公司。原来在他们认识之前,他就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还是一个家世,背景,学历都远高于自己的美女。原来那些寄到她手里的出轨照片,那些故意让她撞见的出轨画面,都是未婚妻为了夺回主权的巧意安排。原来他那么努力的想要做好事业,竟然是为了能够让她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她看着手机里他的微信头像,两人的聊天记录大部分都是结婚前的。婚后两人很少聊天,一直到现在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她犹豫着输入了些内容,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点击发送。

 

季浩留给她的房子是个联排独栋小别墅,屋前有一块空地,之前一直用来停车。自从两人离婚后,她将前边的空地开垦了出来,种上了一些生菜和西红柿,也算是休息日的一个消遣。她拿着剪刀,轻轻的剪下已经熟透了的西红柿,看到不错的就填进嘴里,歪瓜裂枣的就放到篮子里。

 

“我有件事情一直不明白”

 

熟悉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看到我出轨,为什么不来找我理论”,季浩站在大门口,疲惫的看着蹲在西红柿架下的人问道。

 

“因为我不在乎啊”,她抬头与他四目相对。见他转身要走,急忙说到,“我只知道,我喜欢你,至于你和谁在一起,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我只希望,当你回头时能看到我,然后对我笑一笑,就是我想要的人生。是你跟我说的,选择什么样的人生,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里,我手里握着的,只是单纯的喜欢你”

 

“我被家里人赶出来了,你要不要收留我”,他眼角的泪水顺着鼻翼留了下来,嘴角却笑了笑说到。

 

“可以啊,不过要交房租哦”

 

傍晚的夕阳刚巧不巧的落到倚在大门口的人身上,然而此时,她不在觉得刺眼,一如她第一次见他般,顾盼流晴,摄人心魄。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推书试读

从大树开始的进化 第一章

2020-9-1 9:33:30

推书试读

从大树开始的进化 第二章

2020-9-2 9:26: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