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春有关 与岁月有染 之 小学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童年的我无忧无虑,是一个标准的农村放牛娃,小的时候,放牛、放鸡、放羊,跑河里洗澡、捉虾、摸鱼、钓龙虾。记忆中,最清晰的一次,我在放鸡的时候被低飞的飞机吓的疯狂的吼叫,以至于方圆五里的人都能听得见。不知道为何当时曾有一段时间(上世纪九十年代)飞机特别多,又飞的特别低。

在我的童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小学校长的儿子考上了清华大学,当时在我居住的那个穷乡僻壤小村庄引起了轰动,因为我们那里在那之前几十年从来没有出过一个这么厉害的学生。因此,我一直以其为榜样和奋斗目标,励志也要考名校。小学时我觉得自己考上清华大学应该不成问题,到中学后,我发现优秀的人很多,在全乡我还能位居前几名,不像小学那样仅仅是附近几个村的同学我居首位;初中时,我觉得自己有望考上南开大学,当时南开在我心中也是那种一流名校。高中后,我觉得自己若能考上省大就不错了。果真,最后考了两次,才考中了一个本省的三流本科师范院校。

我小学成绩特别优秀,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成绩一直都是班里前三。那时,我所在的小学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级,那个学校会接纳来自四面八方方圆10来个村的学生,我来自那所学校正北方的村庄。当时我们那个乡镇社会行情是你可以自主选择去哪个学校去上小学,由于管理上比较松散,以至于我直到九岁时突然某一天才觉醒我也要去上学了,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家帮大人们放鸡、放羊、放牛。那时我班一年级时80个左右学生,二年级时就只剩下50多了,三、四年级40来人。五年级我们班只有27人,其中女生13人,我们村子里有3人,除了我还有两个女生,其中一个还是我二叔的大女儿。我们班大多数来自于学校正西方向的一个村子,那里有10几人,其中女生占多数。离学校很远的东方有几个学生住在大堤那边的村子,其余的则来自于学校所坐落的那个村落。

小学五年级发生了一件沸沸扬扬的事,班上最高个子男生与最高个子女生恋爱了,男生家庭环境一般,女生家庭富足,她爸爸是当地有名的包工头,当时听说资产已经有好几千万,在我们那个小乡镇又在那个年代上千万简直是天文数字。那段恋情因为总总原因最终无疾而终。

我们班女生分成了两个阵营,以上述高个子女生为首为一派,我村子的俩女生都属于该派,因该高个女生家庭富足,常常施恩惠予其他女生,所以她身边聚集了多数女生;另一派以班花为首,身边汇聚几个相同爱好女生。我是我们班班长又是尖子生,也是班情决策者,有很大话语权,因而常常会被两派拉拢。高个子女生自命不凡,稍有点目中无人的感觉;班花自命清高,有种无欲无求的感觉,反而让我更加倾向班花,让高个子女生说我对班花和蔼(爱)可亲。

经常放学后,我带着作业在野外放牛的时候就做完了,或在田间地头,或在大堤上,趴在草丛中,以地为席,以天为被,作业做完后喜欢在草地上与小伙伴们一起追逐玩闹,满有兴趣,满有欢乐。那时的天很蓝,水很清。由于夜晚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我喜欢仰望星空,晴朗夜空中清晰可见繁星布满苍穹,时而还能见到流星——那种肉眼可以跟踪的流星,它穿梭在众星之中,快速流动,但又不是一下子从眼前飞逝。你发现它时,它可能刚好在你抬眼所见的夜空正中,你需盯着它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它一点点在整个夜空中移动,看着它不觉得多快,但是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后它还是会走远,走出目力能及的范围。这时你只能放过它,放它离开。此时或许另一颗一样的流星会再次走入到你的眼中,你会把它当作原来的它,跟踪着它的行踪,看着它走远,想着它是否也在回家,它的家在哪里,是否赶着回家跟亲人团聚。

我生活中的一群小伙伴们是一群放牛娃,其中以大我两三岁的同村同庄上一个同姓堂姐为首。她不常放牛,但我却是很依赖她,喜欢跟她一起玩耍,喜欢找她打牌。我表现活跃、乐观、开朗,引得同村另一个女生对我很有好感,因此我们关系很好,经常互相在彼此家中吃饭玩耍,可称青梅竹马。那女生在她三年级辍学后还给我写过情书说喜欢我,被我拒绝并要求她好好学习,岂不知那时她已不再去学校了。后来她外出打工,又两年就结婚了,那年她17岁,我俩同岁。我结婚时27岁。我们俩孩子相差10岁。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和青春有关 与岁月有染 之 出生

2020-8-22 15:01:34

散文随笔

和青春有关 与岁月有染 之 初中

2020-8-22 15:13: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