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纪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看着印着中国邮政标记的货车在寂寥的车流里沉静而稳健的前进,似乎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注意到那沉稳内敛的绿。上学时,邮政绿是我激动欣喜又渴盼的信封,成年后,寄信的人和等信的心都消匿在时代的洪荒里。邮政快递一直在百家快递里踽踽独行,成为慢递,以至于常常心躁到不想等它了。 中国邮政在这满城空寥的空气里,沐着水气,浴着灰白的天光,像流动的红色血管为这躯生病的躯体输送着唯一的新鲜空气和养料。寂静和空茫是这片天地的底色,“坐吃山空”以前只是一个不求上进的成语,而现在却是一个集体化的客观存在。不断被淘宝客服发来的‘除湖北以外的地区正常发货’的信息砸到眼冒金星,还是会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了句‘我是湖北的,邮政可以发吗?’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厂家批发的统一答案—不能! 前几天误以为yoga生病了,我整个人轰地炸了一般震颤发昏,不管不顾地骑着我的小电驴杀出家门。我颤抖的身体驮在小电驴的背上,我们穿行在空寂里,像是去一个充满危险且未知的世界寻找一个不确定的救命神药。路边的房子紧闭着嘴巴,紧闭着眼睛和耳朵,漠然的无视我。树、花圃、马路都静默着,仿佛在这天光里孤立太久,失了活气,忘了言语。行进越久,我心里的悲哀和痛楚就加大一分,我一边祈求各路我能祈求的亡灵先祖和神仙,一边拼命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当真到了药店,它同样紧闭着被风雨摧残了太久的嘴眼,随风而起随风而落的幌子像极了疲惫至极的人鬓边无力的发丝。我的心反而平静下来,绝望又带着自欺欺人的希望去下一家药店,在收获盖棺定论的结果后,我木然的转身,心里盘算着医院应该是营业的。 我站在我的小电驴旁定定地望着医院的方向,整条街只有一个戴着口罩的协警和一个同样戴着口罩的门卫,被围在用障碍物堵成的闭塞空间里。医院电子屏上不间断滚动着提醒防控冠状肺炎病毒的红字,醒目刺眼。许是站的久了,胸腔里不断挤压的闷痛超载了一般直往喉咙口涌,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垂着眼皮戴着口罩的大妈,我蓦地抬起黏在地上的脚跨上小电驴。似乎这几秒的时间都嫌太长,在小电驴转身的同时,我喉咙终于承受不住汹涌上蹿的气流,我听见一阵毫不压抑特别连贯的呜咽声随着小电驴淌进凄清的空气里。这个特别畅快毫无压力的哭声特别陌生,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曾在岁月的哪个角落里放声大哭,毫无顾忌,毫不压抑了。因为空旷的天地会稀释我的哭声不用担心有人发现,我越发哭的心无旁骛。心里一个特别强烈的念头撕扯成几个字炸在我的心头‘这个世界上又只有我一个人啦!’这剂猛药让我哭的更加肆无忌惮,不管不顾,似要把这十几年残存体内的淤毒全部嚎出来一样。 许是我的悲伤太过慑人,到了家再不死心地在网上买药,那个店家估计是被我心焦和无助打动了,他居然松口了,答应可以帮我发邮政快递,当时真的感觉那个店家就是被我在路上祈求的神灵给点化了派来帮我的。事实又一次告诉我,我的兔子和我一样都是命糙且厚的,这次又像以往无数场感动自己的温情闹剧一样,她自行治愈了。 在路上我绝望的被疫情这只冰冷且强悍的魔掌深深扼住咽喉,嗜血的痛恨只有我自己知道,或许还有我的小电驴以及那些不动声色的房子、树、花圃、马路知道,也或许真的上帝也知道。 今天收到快递大叔送来的快递,或许这份神药永远也用不上,是的,永远用不上,它只是这场疫情里我和我的兔子在空城里的纪念。几年前yoga来到我的生命里,那时我随时做好了她离开的准备,时过经年她已融进我的血骨里,即是铠甲又是软肋,只愿长久,不期其他。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在车和船上所感

2020-8-22 10:25:09

心情日记

玉汝于成是一种上瘾的过程

2020-8-22 10:33: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