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街夜色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灯火昏黄,细雨微濛,青石板上亮起大片细碎的晶亮。我立在一旁,没有撑伞,头发上聚起的白色水珠显得自己既狼狈又憔悴,甚至有那么一点邋遢。可丝毫不妨碍我纵情的感受暖春里温润的细雨,以及混杂在这片温润里的芳香。 我似乎是这里第一个接收到春的讯息的人,所以迫不及待地脱下困在身上一整个严冬的绿皮袄子。整个严冬我每天每天都穿着它,它很大、很厚、还挺好看的,但是我并不开心,因为在绿皮袄子里包着许多件里衣,这让我觉得动弹不得。像被束缚了一样,好比一个有幽闭恐惧症的人被困在一个狭小得只能容纳自己体积的盒子里,心里的挣扎、呐喊和恐惧让我痛苦万分。更令我觉得憋屈的是,在全球气候变暖的情况下,我生活的中部地区,冬天对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温情和煦,他们穿着轻便的衣服生龙活虎,只有我一个人裹得像在冷极根河一样。 被囚困了太久,致使我对温暖的迫切异于常人,连带着对温暖的感知力也异于常人。在别人还穿着他们的厚外套时,我已经像风一样脱掉那件陪着我,为我抵御只有我一个人才感受到的诡异寒冷的绿皮袄子,换上了一件白绿条纹的连帽薄毛衣。也就是这件绿皮袄子在这个严冬里照亮了以往所有严冬里的黑皮袄子。我开始喜欢浅色、亮色,而不再是单调压抑的暗色系。 二 我提着天灯漫无目的地游走在湿漉漉的天街上,长街昏暗无行人,路边门口的灯笼和瓦片缝隙里漏出来的昏黄,让夜色雨朦胧雾朦胧,静谧而又安逸,美好得如湖心的水波层层荡漾,盈盈水波宛若星子,圈圈涟漪搅乱整镜湖面。青石板被雨水润得水当当的,似姑娘凝笑的秋波。 我撑着油纸伞。思绪混合着画面,画面激荡着思绪,就在我被自己浪漫的心脏快要爆炸时,在青石小路的那一头,有一个静静立在雨中,微扬着下巴,闭着眼睛的姑娘。白皙的脸庞被昏黄的夜色勾勒出柔和的线条,沉静而温存。我不自觉地停下步子,站在路的这一头凝望着她。她就这么站着,双手垂在两侧,嘴角隐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用力地呼吸着。我放轻了声音向她步去,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我的伞盖过了她的头顶,我下意识的拼住了呼吸,似是怕惊扰了她,虽然我知道这绝对不可能,哪怕我像之前那样张开双臂,用我认为最动听的语调念出我认为最诗意的句子,也不会惊扰到她。 她头发上缀着一片白色的水珠,毛茸茸的,使她有一种孩童般的纯净和烂漫。近看她的脸上、睫毛上、衣服上都蒙上一层晶莹的小水珠。她像早春细雨里单层的嫩白花瓣,风推着她掠过地面,风走后,她依然傲立枝头,风过无痕,花枝荡起的弧度带着她,翻山越岭,浪迹天涯。我这样想着,朝青石板的尽头走去。。。。。。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顺应自然

2020-8-22 10:19:27

心情日记

在车和船上所感

2020-8-22 10:25: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