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脓包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看《清史稿》,还有那些野史札记,李鸿章在马关为了给国家省钱、尽可能的不沉重民生税赋,与伊藤博文在”弱国无外交”兵临城下的惨烈现实面前,谈判仍不放弃,虎口夺食,一两银子一两银子地争,磨,伺机压价。终于等来挨了一枪的反转,喋血锥心,将《马关条约》的赔款压低了一亿两白银。

       这些公忠体国的豪壮,看得人尊敬的泪目。可看到俄国档案记载他在签订《中俄密约》时竟然收受了五十万卢布的贿赂,又令人泄气的四肢无力,黯然神伤。若历史事实果真如此,地位如此之高的国家栋梁都不鼎力于国家,私相授受,卖国贪赃,大清怎能不亡?

        刚刚看到一则消息,说大洋那边的班农近日也栽了,竟然也栽在了脏钱之上。不知道后续报道如何,他是否脓包与否。若东西庙堂顶尖的政治家一个个都这德行,也别怨挣扎在底层的芸芸众生对政治绝望。国民血汗的纳税钱,养了一群硕鼠,白眼狼。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娱乐:在向往当大哥的日子 第三章

2020-8-21 10:02:55

心情日记散文随笔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2020-8-21 16:50: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