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奶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苦荒的大地,略有一位身影,头戴草帽,挺直着身子锄地,汗水滋润了这方土地,这便是奶奶精干了十年的桃园。

  奶奶一直呵护着它,仿佛是她的孩子,又像是她的知己,一刻不离。

红日伴随着鸡鸣,赤红的光芒洒向桃园。一朵,两朵,三朵….

花苞在逐个开放,新的一年,花朵再次看见了阳光,也看见了奶奶。每每这时,她准四五点钟便起床了。她要先将桃园里的旧枝剪掉一部分,可能花还没看见太阳,便先看到奶奶那饱经风霜的脸庞。

  儿时的我喜欢看燕子筑巢,蚂蚁搬家,蝴蝶乱舞,好不愉快。有次在追逐蝴蝶时,看到一群鸟错乱地飞行在桃园之中,心急如焚的我放弃了蝴蝶,信手拿起一块石头,一桩小木,一堆泥土朝鸟儿们砸去,奶奶闻状,赶忙让我住手,拍了拍我的肚子说:“这是鸟儿来帮咱呢,别赶!”

“帮咱们?它们明明是想摘小果儿。”我不满意的回应。

“它们咋不等到成熟了再摘?他们为了桃园加点生气,长得更好!”她点点我的鼻子,随即又干活去了。

  从此我看到鸟儿来,还热情的欢迎它们,攻击它们的想法彻底消散了,但若真有鸟儿来摘成熟果,我也不会让它想来就来,吃完就走的。不过,鸟儿并不是什么大敌,比起大风和害虫,我想他只能算是九牛一毛罢了。

  某天,天空暗沉,黑暗包住了桃园。要下雨了。一阵阵嗥鸣般的雷声更送着“豆粒雨”,万物都会为此感到畏惧。措不及防的雨好似使奶奶急了,她嘴上说着“完蛋了,”实则却十分熟练,她立即把罩子先盖到新生的小树上,她告诉我“大树可经风雨,小树万不可经。”天空骤变,乌云加快了速度,一场大风即将到来,风吹起了园子里的灰尘纸屑,在低空中打转,塑料袋活跃了起来,发出渗人的声音。我不再多想,逆着风,拼了小命地关门,可是风太大,当时的我还小,哪里关得上,邪恶的风仿佛变为了一双手,挤在缝隙里,关也关不上。

  奶奶那里也不顺利,罩子全都被吹起,心灰意冷的她索性直接抱住一棵母树——最大的那一棵。奶奶嘴里好像还在祈祷母树,可以让这场灾难去散,可我无暇顾及这些,因为我知道大门一但被冲破,桃园将无枝无果。精疲力尽的我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两个细长的身影从雨中赶来——爷爷和张阿姨,原来他俩听见了奶奶在雨中罩布的声音, 闻声赶来。爷爷一把把门关上,拿起长绳丢给了张阿姨,她将长绳围着树一棵棵连绑起来,劝奶奶赶快把树罩住,可她纹丝不动的抱着母树,嘴里还在祈祷,张阿姨见状也丢下了绳子,注视着母树上每一颗果儿,每一篇叶,也祈祷了起来。没一会儿,时光就像飞逝了一般,乌云逐渐淡了起来,雨也在慢慢变小,直到停止。一丝光打破了黑暗,我惊讶的合不拢嘴,想着“世上哪有那么神奇,或者说是奇迹的事”。奶奶也累了,傻呵呵地抚摸着母树…..

  但我也没有一直诘问下去,感觉就是一个巧合,总之能吃到桃子就不错了,每当收获奶奶总会先挑两个最大最好的给我,给亲戚每家一筐,再将剩下的都分给村上人,自己从来不吃一个。问她,她只会说一句“吃过了,很甜,你们吃!”然而到这件事发生都从来没有吃过,也可以说来不及吃了。

  “砍,必须砍!”爷爷气怒怒地说道。奶奶也无能为力,蜷缩在了一角,不吭声。

  成熟的桃子引来了成群的鸟虫,使得园子不忍直视,村民们想了各种法子:什么逐火驱虫啊,什么熏药之类的,都没有用。最后别无选择只好砍了。

  爷爷含着泪,嘴巴时合时关地举起斧头,将大大小小的桃树都砍了,如同自然的使者倒下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时母树在昨天夜里树叶竟然全部凋落了,剩下了空树干,爷爷也没有管这棵树,便离开了。

  奶奶痛苦的擦着眼泪,好似流的不是泪,是血,也许奶奶是上帝派到人间的花神吧。可能都是安排。

  五年过去了,苦荒的大地上,略有一位身影,佝偻着腰,眯着眼睛看着一颗老树,泪水滋润了这方土地。有一些小嫩绿叶从树枝上钻探出来,这便是第二个十年的开始,希望的开端。

  我之前总是问奶奶为什么喜欢种这些树,现在才恍然大悟:它们都有灵性,都有生命,它们是自然的化身,也是奶奶的化身。

马振恺

2020.04.18

禁止抄袭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2020-4-18 18:16:38

散文随笔

故乡的银杏树

2020-4-19 11:05:00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浮生

    以后会多更我的原创作品的,多多关注,谢谢 ✗咧嘴笑✗

  2. 潇湘

    😄 😄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