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复苏:开局觉醒山海经 第三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 别担心,黄皮子报仇不隔夜(新书求收藏!)

 

  砰!

 

  一声巨响。

 

  书桌直接炸碎。

 

  “吱!”

 

  伴随着一声充满怨毒的尖叫。

 

  一团黄光直接是窜了出去,越过窗户,从六楼跳了下去!

 

  江澈追到窗户边一看。

 

  那黄色的东西钻进了宿舍楼边的绿化带,跑得无影无踪。

 

  江澈也不着急。

 

  他知道这东西迟早会回来。

 

  “到时候就是一锅端,彻底解决隐患。”

 

  换了别人。

 

  刚刚恐怕早就用了异兽卡。

 

  但江澈两世为人,心性何其谨慎?

 

  他可是记得。

 

  视频里的东西,足有一个成年人高,而刚才那东西,只有他小臂长,害人的时候被自己撞破,也没有强势出手,而是搞些花里胡哨的想吓走自己。

 

  这就令江澈长了个心眼。

 

  恐怕这只是学校里那鬼东西的一个手段。

 

  能量怎么获取还不清楚,这唯一的一张异兽卡,江澈可不想浪费在一个小喽啰身上,至少也得是等那所谓的大邪祟亲自过来,再动用!

 

  转身走进寝室。

 

  叶良辰一脸呆滞、双目失神。

 

  看见江澈。

 

  他直接是扑了上来。

 

  一把鼻涕一把泪。

 

  “江莽夫,救我啊!”

 

  江澈一手抵住他胸口。

 

  “滚滚滚,先给老子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叶良辰擦干净嘴角的血,脸色苦得能滴出水,一脸的愤恨。

 

  “刚尝到鸡血的时候,我意识就清醒过来了,可根本控制不了我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口一口咬下去…”

 

  江澈若有所思:“这应该是被大仙上身了。”

 

  这是东三省的叫法。

 

  大仙,也就是妖。

 

  “你想想,什么时候遇到过不寻常的事情,或者犯了忌讳?”江澈问道。

 

  叶良辰愣了愣,突然一拍床板;“要说有的话,刚喝完酒回来,我和物院那几个憨批在桂园路分道,我抄小路回来,林子里突然有个声音问我,‘小哥,小哥,你看我是像人,还是像仙呐?’”

 

  “你怎么回答的?”江澈心底,大致有了猜测。

 

  这恐怕是倒霉遇上了黄皮子讨封。

 

  无论怎么回答,都讨不了好。

 

  你说它像人,就毁了它的修为,肯定会被报复;

 

  说它像仙,它就能成家仙,也要闹得你不得安宁!

 

  叶良辰捞了捞头:“我当时醉醺醺的,脑子发昏,想也没想就说…我看你t.m像个j.b!”

 

  江澈:“……”

 

  牛逼!

 

  这么回答。

 

  是坏了大忌讳。

 

  说它像人,能损了它一身修为。

 

  说它像仙,好歹结了点善缘。

 

  这两种回答,总归是可以多活几天。

 

  而叶良辰这么说,既没给黄皮子成仙的路,又断了它的封,它肯定是要死命报复!

 

  “你仔细看看,招惹的是不是这东西?”

 

  江澈点开灵探网的视频。

 

  叶良辰看完那里面没手没脚的黄皮人棍,瞬间脸色煞白。

 

  “是…是是是~”

 

  他都快哭出来了。

 

  “看来这黄皮子不简单,能直立行走,证明之前已经讨过一次封,被说成像人,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修炼有成,难怪随便驱使一个小弟都能上人的身…”

 

  江澈若有所思。

 

  这话把叶良辰吓得不轻。

 

  “那那那,江莽夫…哦不,江哥!我该咋办?也不知道这鬼东西什么时候再来报复?”

 

  他一脸苦色。

 

  心坎子都在发颤。

 

  “别担心。”江澈拍了拍叶良辰的肩膀:“黄皮子报仇不隔夜,今天晚上,它一定还会过来的。”

 

  叶良辰本来点点头准备接话。

 

  突然反应过来。

 

  “江莽夫,你特么就是这么安慰人的?”

 

  听听。

 

  这是人话吗!?

 

  “到时候,咱们把它老窝一锅给端了。”江澈淡淡说道。

 

  仿佛在说一件极为稀疏平常的事情。

 

  啊?

 

  叶良辰一愣。

 

  “江莽夫,我知道你打架猛,是个狠人,但这特么可是邪祟啊,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的东西!”

 

  拳头握了又松开。

 

  如此反复五次。

 

  叶良辰“唰”一下站了起来。

 

  “我想好了,老子招惹的事情老子自己承担!我去酒店开个房,你也先别在寝室住了,去336,张启阳那小子回老家了,回头我和他说一声。”

 

  说完。

 

  叶良辰就想走。

 

  “我跟你说过,我是普通人了吗?”

 

  江澈幽幽的声音响起。

 

  叶良辰脑子一震。

 

  突然想起刚才的一幕,面对诡异的邪祟,江澈提着钢制凳子,大步流星走来,出手狠戾,直接是把那怪物都吓跑了。

 

  “江莽夫,你是说…”

 

  江澈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没必要隐瞒。

 

  但也没必要说得太明白。

 

  “你只需要知道,那黄皮子来了,就是有来无回就行了。”

 

  就在这时。

 

  寝室的灯,陡然灭了。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一个人的抗日战争

2020-8-18 9:38:40

心情日记

下落不明

2020-8-18 14:12: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