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沈辞安看着郁清欢半晌不语,心中迟疑了一下,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正想着怎么开口,忽而被楼下一阵喧哗打断

“郁清欢,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你信不信我把…”话音还未说完,只见三根银针飞出,擦着那脸颊而过,牢牢的定在了那人身后的墙上。

沈辞安一时半会还没摸轻怎么回事,抓住一旁的竹韵问着“这是怎么回事?你家阁主得罪谁了?竹韵无奈的叹了一下,伸手指着那位身着玄衣的人。“我们阁主得罪的人太多了…这个是青州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他父亲是朝廷上刑部尚书,可惜他长子却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刑部尚书?这我倒是知道,只是不知道他长子,听说他们家的三子倒是厉害“沈辞安一边说着,一边张望着楼下的情。“你们阁主怎么得罪他了?”

“哎,我们阁主的脾气又不是不知道,再加上他成天都带着面纱,谁不好奇他面纱下的模样。那位爷也不是善茬,非要看…这一来二去,就闹成这样了。”

沈辞安一步上前,撑下身前的扶手,借力纵身一跃,来到那玄衣男子前,打量片刻,才慢慢开口。“啧,这位兄台,我奉劝您一句,这阁主可是不好惹的主,他的银针可不长眼睛,万一给你一下,你这后半辈子还怎么享福?”

玄衣男子听完,顿时勃然大怒“放肆,你知道我是谁,竟然如此咒我,信不信我…”

“怎么?还能杀了我?“沈辞安轻眯着眼睛,看着那玄衣男子。“怎么,仗着自己有一个刑部尚书的老爹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当真是天下没人敢管你了?家里人没教过你要懂规矩么?“那玄衣男子听到这句,脸顿时气得通红,从小到大整个青州城就没有敢这么对他说话的,而现在被沈辞安这么一说,四周更是议论纷纷,实在叫自己抬不起头。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让我爹扒了你的皮!”这话一出口,沈辞安眉头紧皱,他敢说这话,那证明那位刑部尚书平时也更为嚣张,可得仔细查查。

“行了,竹韵送客,把我这当成什么地方了,吵个没完。“沈辞安不明白郁清欢的意思,正要开口就看见郁清欢对他使了个眼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那玄衣男子虽很不情愿,不知道他随从和他说了些什么,也只好离开了这里。

“先查刑部尚书,纵使他官职再大,他儿子也不敢这么说话,怕是和摄政王有什么联系。“

沈辞安也觉得蹊跷,便听了他的话,唤了自己一名名为云铮的暗卫去打探

“哎我说你,一天天得罪了多少人,怎么净是找你麻烦的?”沈辞安瞥了他一眼,见郁清欢没什么反应,抬手将他手中的折扇抽走。“哎,看你这一天倒是清闲啊,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与世无争?我倒是想…”话音刚落郁清欢便上前,将门庭外的鸟笼打开,将一只鸟放了出去。”哎,你说你养了这么久的小家伙,说放就放了,你不心疼?”郁清欢摇摇头,用手指着刚飞走几步的鸟。沈辞安只见那小家伙突然掉头,又飞进了笼子里。

“它倒是和别的不一样啊,这哪有不渴望自由的鸟啊…”是啊,谁不渴望自由,身不由己最终也习惯罢了。”随后郁清欢衣袖一拂过,转身走到了一旁的榻上,半依着榻,眯着眼不知道想着什么。

沈辞安实在受不了他这副样子,便拿出早上买的好酒,走到他对面的榻上,将酒坛放在他眼前。“看你这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也不知道你喝不喝,你要是喝酒,就陪我喝点,要是不喝,那…就看我喝。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一天天也不见你笑,就不能开心点?”

沈辞安正想倒酒,手中的酒坛却被郁清欢夺过,他以为郁清欢不想看自己在他面前喝酒,没想到他竟然将酒倒入杯中,一饮而尽。
醇厚的酒香涌入喉头,闭眼享受了片刻,便又倒了一杯,才将酒递给沈辞安。“我陪你喝。”

沈辞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时便见他自顾自又喝了一杯,急忙拦下他“这酒可烈,像你这么喝,一会肯定吃不消。”

“你喝不喝?”郁清欢显然没把沈辞安这话当会事,沈辞安也是无奈,却也没办法,毕竟是自己让人家陪着喝酒,如今却又扫人家兴,实在是说不过去,“行,喝,尽情喝。”

酒过三巡,两人都是有些醉了,胡乱中沈辞安鬼使神差的扯掉了郁清欢的面纱,郁清欢却依旧没什么反应,将他手中的面纱一把夺过,随后仍在地上。“我以后…才不戴它了,你们不就是好奇么,来,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够。”

沈辞安听到这话,几乎是瞬间醒酒,对上了郁清欢那双多情的眼睛。接着视线向下移,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几乎是如雕刻般完美的面容,再加上长眉若柳,眼尾泛红的桃花眼,简直是俊美绝伦。一袭青衣在他身上更是有一种脱俗的感觉。沈辞安看着他,愣了许久,总觉得似乎在哪见过他…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与“阴道哑铃”无关

2020-8-16 11:42:20

心情日记散文随笔杂谈评说

怎么活

2020-8-16 20:54: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