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年那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靖,她来了,六月火热的季节,我们几个都打着赤膊,舍友突然叫我,想想会是谁呢!记得那天她穿着长裙,个子本不高,可那天的确很漂亮,她眼睛很圆本来就很精神,红红的脸蛋,显得特别有神。几个舍友都在起哄,其实他和我舍友他们几个是同村的,我反而是外乡人。

     你说一起出去走走吧!我有些迟疑,因为母亲刚过世不久,我不能因为这个让别人说我,其实大家都清楚她是我同桌,一个干练泼辣的女子。就说去吧!

     我们找个附近池塘边坐了下来,她说了很多,我因为心情不是很好!也没说什么,其实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是辍学回家还是继续上学,不只是当时可能小投机的想法吧!不愿意 辍学,现在想来应当辍学,因为我已不再学习状态了,太可怕了,她和我谈了许多未来的事,我一直未就回应,我大脑已经很乱,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摇摆,老爸在找他的新欢,哪有心情管我,哥哥姐姐也不可能承受的起我的生活费。

      天快黑时我们各自回去了,从那以后她特别照顾我,总是从家里带来一些吃的或者东西接济我,那后我们也出去几回,也面临马上分科,我承认我欺骗了她,真的,他和我商量了好久说以后我们在一起一个班,我那时有点害怕退缩了,我偷偷改了自己的意愿。往后的生活也能想的到,听朋友说她抱怨了许多,但还是像往常那样,她没在我面前有任何表露。

      时间也在不经意间我们各自都考学,离校,可从来不愿提及未来以后,我怕,因为我的未来是一片漆黑,我们都不去触碰这些话题,还是往常一样开心,快乐。就这样走了,现在很后悔连个联系的方式都没有留。

      两年后,我听自己的好友说他在我家乡一个小学里教书,我立即就买票回去那里看她,也许是几年在外的见闻,是我有些开窍,我在大学也有很多知心好友,也和他们说起她。我走到她校门口时,还没下课,我让门卫通报声,她出来接我很是惊讶,她说她想不到我会来看她,看的出她对我的失望,她带我去她寝室让我等会,她安排好学生再来。再次出现时我也把我的歉意告诉她,以前的种种不对我都向她说清,她只是淡淡的说已经过去了,还说如果当时那样的话一些,听得出她很失望,她说了家里给她介绍对象的事,又说让我毕业后去南方发展,她想去南方,11998年11月4号我坐上南下的火车,一呆就是十年,一直也没她的消息,这中间我娶妻生子,在就2009年9月又回到我们省城,好友也多次提到她,但从不提及她的具体联系。

      每当和好友聊天时,他们都在说当年,她和我几个哥们的关系很好,我知道他们有联系,可从来不和我说,哥们也从来和我不谈我现在的妻,他们认为她是他们的嫂子(弟妹),我不介意,毕竟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年。

      青春是一壶老酒意味悠长,延绵一生,很久很久,是一颗心最激动的时刻,能换发出甜意!爱意!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故事

致母亲的一封信——永恒的你

2020-8-17 17:09:18

故事

回家

2020-8-19 15:12:02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潇湘

    青春美好

  2. 隔海

    青春,值得怀念。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