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叫扶桑,这和扶桑花可没任何联系,也和秦国公子扶苏没有联系,他只是一个名字,一个普通的名字。虽然,听起来有那么一点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好名字。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扶桑,“扶”字还好,可“丧”就不怎么好了。“丧”经常出现在当代年轻人身上,尤其一到后半夜,网抑云开始出现”你这么喜欢听歌,一定很孤独吧?呵,最开始我呢觉得这种话无非是网抑云大张旗鼓想圈各种丧粉,也不以为然,直到后来……

不知道大家听么听说过CPU这个词,准确来说也可以是羊群效应的进阶版本。你想,你天天生活在一个丧群体,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闺蜜,你的邻居,甚至你的父母,时不时吐槽一下,吐槽他们的当代生活有多丧。一开始,你就图个开心,听一听也不会怎么样。到后来,这群丧人开始人身攻击你,无论你做什么,他们就都会“你不行”“你啥也不是”“你考不上”等等.

长期以来,你听到最多的都是这个词,你不会烦躁?你不会崩溃?哎,有这种状况出现,那么恭喜你,你现在已经进入了丧的初始阶段,烦。其实,初始阶段你如果做出一系列的反抗,是可以不被CPU控制,但是,反抗这种手段,能成功的人简直太少了。

接下来,成功的人脱离了被CPU组织,而那些没成功的人,会在最短时间内进入第二阶段,躁。当你一旦开始躁了,那就离丧群体更近了一步。躁的一般表现为,谁说话都听不进去,什么话都想怼回去。在这个期间,你可能会丧失你的闺蜜,兄弟,最终如果进阶成功,你将会自己一个人。

好了,当你第二段也进阶成功的话,你进入了终级阶段,也称“深夜抑郁”。别怕,这不是抑郁,只是深夜抑郁,和那些网抑云一样,一到晚上就开始觉得生活无趣,自己孤单,人间不值得。然后打开网易云,听着伤感的音乐,在评论区说说自己的经历。恭喜你,你成为了丧族的一员。

丧族一员并不可怕,怕的是,遇到的是什么类型的丧。有的小丧丧不会把自己的痛苦讲出来,只会默默的承受,如果遇到这种,那算你走运,这种是丧家族中最可爱的一员,他们不会控制你,不会嘲讽你,像一个透明人,与你擦肩而过。

第二种丧背儿,假如你与他沟通交流那么一下下,他将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有多惨,这时你会觉得他好难,好惨之类的。兄弟,这时候你什么都不要做,静听就行了,千万千万不要觉得我和他一样,他只是在尝试CPU同化你,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反应了。

如果遇到了高级丧,恭喜你,你可以game over了。话虽这样说,但还是要和他斗智斗勇的。高级丧就是那种“我很惨,我难受,”但还要对你说“你啥也不是,你不行”的人,他们丧期来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嘲讽起来更是厉害的一批。这时,不要惊慌,你要在内心你告诉自己的梦想与目标,更要告诉你自己,你可以。这样,你就会战胜高级丧。

说这么多,其实是想你们不要丧,人间很美好,你更好。

最后,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扶桑,一个在高级丧母亲的冷嘲热中,不断挣扎的人。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杂谈评说

回到作家的故乡,看文学如何起航 ——在六位当代作家的故乡眺望文学的风景

2020-7-29 10:06:59

杂谈评说

人民网推出人民智作文章代写工具

2020-8-4 11:38: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