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生命给了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把生命给了你》

  “肝硬化晚期”梅子在手机屏幕上艰难地敲打着这几个字。

  一下子,很多她所不知晓的名词出现在眼前,“失代偿期”、“肝行脑病”、“肝腹水”……每一个字仿佛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入梅子的心脏。

  梅子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身体的痛苦仿佛减轻了一些,黄色的液体顺着插在胸部的管子往外排出。

  十几分钟之前,外科医生就在这里——急诊室,连遮挡的东西也没有的地方,进行了胸腔手术,将胸腔里的积液排出,好让妈妈可以正常呼吸。

  随着黄色的积液不断增加,妈妈的痛苦逐渐减少,她的呼吸终于不再受压迫了。

  那一罐满满的黄色积液承载了她多少的苦痛以及不愿让儿女的那份心思。

  后来才知道,这是一次严重的病发症。

  梅子看着熟睡的妈妈,一滴又一滴的液体滴落在手机屏幕上,如同放大镜一般将每一字无限放大。

  眼泪在这个地方是最正常也是最无用的东西。

  “明天早上办转院手续。”护士走过来冷冷地说道。

  “恩。”梅子无力地点了点头,医生和护士们仿佛也松了一口气。

  妈妈的病状,让他们无法确诊,心脏问题,慢性疾病,皮肤问题……每一科的医生都过来询问情况,好转为自己科室的病人。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张腹部彩超单公布了答案——肝硬化晚期。

  “姐,你先回去吧!”梅子转过头跟交完费回来的姐姐说道。

  “你一个人可以吗?”

  “没事,宝宝还在家等你呢!”

  “好,那我明天早上就来。”

  梅子看着姐姐离开后,心中懊悔不已。如果早一点带妈妈来检查就好了,如果能早一点把妈妈接到城市里就好了。

  可是,没有如果。

  已是深夜,梅子望着急诊室里的病人,他们身上的病痛已经有所缓解,都进入了梦乡,她按了按太阳穴,头痛欲裂。

  急诊室外是寒冷的冬天,人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抵抗寒冷的天气,却阻挡不了病痛的降临。

  梅子就这样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2.

  大约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急救车来了,梅子办好一切手续,离开了医院本部。

  妈妈需要转到感染病区,那里接受的都是这一类的病人。

  车子开了很久,医院在一个偏远的地方。

  梅子随着医护人员将妈妈推到病房内安顿下来,姐姐则去办入院手续。

  一个医生和护士过来询问妈妈的病情。

  “以前得过肝炎吗?”医生询问着。

  “得过小三阳,但后来吃了中药又好了。”

  “脸是一直都这样红吗?”

  “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这样。”

  “好。”医生一边询问一边记录着。

  “你是病人家属吧!跟我过来一下。”医生说完便朝外走去。

  梅子放下东西便跟着出去了。

  “她这个情况你们以前知道吗?”

  “之前是有小三阳,但调理了一段时间又好了。”

  “她的情况我基本了解了,具体还需要继续检查。”

  “好。”梅子点了点头。

  医生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摘下了口罩。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医生的声音仿佛低了一些。

  梅子看着医生的眉眼,一对乌黑的眉毛下那双有神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还有姐姐。”

  记忆慢慢从梅子的内心深处浮现出来。

  “医生,23床有情况。”一旁的护士大声地说着。

  一袋又一袋的液体挂在输液的架上,它们通过针管注射进妈妈的血液里,好让妈妈获取营养。

  中午,在妈妈吃完饭后,梅子拿着饭盒去加热。

  一枚五角硬币可以加热三分钟。

  一枚一元硬币可以加热六分钟。

  生命的期限是否可以这样选择呢?梅子望着在微波炉里旋转地饭盒,心想着。

  “叮!”时间到了。

  梅子却望出了神。

  “你的饭好了。”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传入梅子的耳朵。

  梅子抬起头,是刚才的医生。

  “哦……”梅子急忙打开微波炉,拿出饭盒,即便有些烫手。

  梅子看着医生,他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脸颊的轮廓鲜明立体,眉毛下长长的睫毛是很多男人没有的。

  “你是做什么的?”医生突然问道。

  “恩,老师。”

  “这个给你。”医生将一盒酸奶轻轻放在了梅子的饭盒上。

  “这……”梅子有些不好意思。

  “多拿了一盒,你喝吧。”医生笑着说道,露出洁白的牙齿。

  梅子只好接受这份简单而美好的心意。

  医院的陪护是简单而又煎熬的,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似乎是和死神拼夺而来的。时间一天天过去,妈妈的病情也有些好转。

  一天,刚上完课,梅子回到办公室,头疼不能已,一下子晕倒在地。

  办公室的同事急忙将她送到医院……

   3.

  一天晚上,梅子独自一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望着天上零零散散的星星。

  这一刻,她沉浸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将自己身上的担子稍稍放一放,享受片刻的安宁。

  一会儿,一个人坐在她的身旁。

  是林沐,那天的医生。

  “你怎么在外面坐着?”医生关心地问着。

  “出来透透气。”梅子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你妈妈的病不要太忧心,其实慢性疾病一般都是这样,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现在很多人都会考虑换肝的。”

  “换肝……费用呢?”

  “大概五六十万左右,后期还有抗排异的药。”

  “那如果用我们的肝,可以吗?”梅子认真地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但半个肝对你妈妈的作用可能不是很大,而且还要配对。”

  “恩。”梅子点了点头。

  “你能找到‘勺子星’吗?”林沐看着夜空突然问道。

  “我来找找……找到了,在那里。”梅子边说边指着北斗星。

  “看来难不倒你。”

  梅子笑了,笑容如月光般美丽、纯洁。

  林沐望着梅子,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笑容。

  “医生,你可以帮我个忙吗?”梅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那一晚,繁星璀璨,也是梅子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初雪飘落,寒冷的空气包裹着大地。

  “梅子,你知道吗?有适合妈妈的肝源了。”姐姐一看到梅子便开心地说着。

  “真的。”梅子将自己的包放在了椅子上,她一下课便赶了过来。

  “是的,医生刚刚来痛知的,而且正好和妈妈配对上了。”姐姐憔悴的面庞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那就好。”梅子淡淡地说着。

  “姐,你出来一下,正好我有事和你说。”

  病房外的走廊上。

  “你要去支教?”姐姐吃惊地说着。

  “学校刚刚通知的,而且会有一笔补助,我妈现在这样也需要钱。”

  “可……要去多久呢?”

  “时间还不确定,没事的,我可以写信给你们。”

  “可我不放心啊……”

  姐姐的话还没说完,梅子便抱住了姐姐,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姐,要好好照顾妈妈。”梅子小声地说着。

  那一晚,梅子趴在妈妈的床前,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妈妈笑了,梅子也笑了。

   4.

  手术室中,林沐进行着肝脏移植,有着丰富手术经验的他,这次双手却有些颤抖。

  几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

  林沐脱去沾满鲜血的手套,眼眶有些红润。

  “手术很成功。”林沐对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姐姐说着。

  “真好,医生谢谢你了,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梅子。”姐姐说着掏出了手机,拨打着梅子的号码。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电话那头只有冷冰冰的声音。

  “可能那边信号不好,你可以写信给她。”林沐声音有些哽咽。

  “是的,你看我的记性,梅子走的时候还让我写信给她呢!”

  酒吧内,灯光摇曳,一杯又一杯的酒顺着林沐的喉咙进入胃部。

  “我得了脑癌,我想你帮我做个检查,看我的肝脏有没有问题。”

  “我想把我的肝脏给我的妈妈。”

  梅子的话语一句句的在林沐的脑海中回荡着。

  “可你不为你自己想吗?现在癌症也是可以治疗的。”

  “那要很多钱吧!我希望你能帮帮我。”

  “还有这些信,你帮我寄给我姐。”

  梅子那绝望而无助的眼神深深地刻在林沐的心中。

  酒精让林沐感到头晕目眩,他知道有个女孩住在了他的心里。

  “妈,我在这里很好,不用担心,你身体怎么样,要按时吃药……”姐姐在床边给妈妈读着信。

  妈妈,感谢你给了我生命。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为了还赌债,我上了别人的床。

2020-8-1 11:31:44

心情日记

2020-8-1 15:21:2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潇湘

    感人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