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与黑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大多数人对狗都很难具有抵抗力,因为狗忠诚而又可爱,将它抱在怀里时,其柔软的毛发触摸着人类的肌肤,一种身心放松的感觉便如电流般刺激着人类的神经。

而白云也有一条狗,一条黑狗。

夜幕降临,黑暗给予万物一丝宁静,人们的身体在经过一天的辛勤劳作后在此时得到放松。

夜晚入睡是人类每天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100、101、102、、、、、、”

白云在心中默默地数着,而她的大脑也越发清醒。

她摸索着找到了手机,手机屏幕的亮光刺激着她的眼睛,她不得不眯着眼,然后才将眼睛全部睁开。

“如何快速入睡”

她在浏览器的搜索栏中敲打着这几个字。

“先是面部放松,放松面部肌肉包括舌头、下巴和眼周肌肉,接着身体也慢慢放松,调整呼吸、、、、、、”

白云的身体呈大字型,她一步步伴随着呼吸放松着身体。

当短暂的放松让她以为快要睡着时,一些思绪在慢慢涌进她的大脑。

她知道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在这世界上每一时刻都会诞生出一个伟大的人,或是有伟大的发现,或是又有无私奉献的精神。即便没有这类的才华,还有一类相貌出众的人,也可以凭其努力取得一定的物质财富。

当然,每一刻也有死去的人,自然死亡、意外事故、被谋杀、自杀、、、、、、

据说主动选择死亡的人只能坠入地狱,因为这被认为是一种懦弱的行为。

可白云并不这么认为。

她同大多数的人一样,拥有普通的样貌,普通的身材和普通的工作。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她,头脑中也曾迸发过取得成功的想法,想象她所写的小说突然得到某人的赏识,也许拍成电视剧也不为过呢!

躺在床上的她,嘴角露出了笑容。

白云的前二十几年都在平淡中度过,如果有什么特别可以说的,那就是不断争吵的父母,和动手打母亲的父亲。

这也是深深扎在她的心中一根刺。

白云在很小时候的愿望就是可以过一个父母不争吵的新年,以至于现在看到上了年纪的恩爱夫妻,心脏都会持续一小会的阵痛。

滚烫的液体从白云的眼眶中流出,她的身体在黑暗中不断向床边移动,她喜欢这样睡在边缘,当然她不是小龙女,拥有深厚的内功可以睡着绳子上。

只是睡在边缘,她便可以幻想,幻想床下就是深渊,或是深海。 

生活总要有些滋味,于是在白云临近三十岁的这几年中发生了一些事。

通过朋友介绍,白云认识了她的第二任男友。算不上好看的长相,和她差不多的身高,好在第一次见面,两人聊得还算不错。

于是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白云也曾想过,她是否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

得到的答案是,这个男人老实,对她也好,家庭条件也不错,她的父母也比较满意。

这样也就可以了。

和所有相亲的步骤一样,白云和男友开始将结婚的事情定了下来。

是的,大多数人都是经历这样的过程。

白云用脚将快要掉到的床下的被子勾了起来。

在一个天气凉爽的下午,白云的男友在电话中主动承认他网络赌博,输了五六万。

白云内心的第一反应便是要告知他的父母。

接下来便是父母的打骂,男友的下跪认错,父母平复情绪,男友写下保证书,父母帮忙还钱。

一切如同厂房中的流水线一般,一气呵成。

白云在经过了几天的内心斗争后,选择了原谅。

毕竟人都是会犯错的,不是吗?

白云决定将其和男友的婚期向后推迟,而男友则是已女方不满意结婚日期为由接受了这一决定。

白云摸了摸有些湿润的枕头,将它放在了一旁。

平淡的日子继续流逝着,冬日里一个平常的周末,白云的母亲因胸腔积液入院,检查结果为肝硬化失代偿期。

和大多数上了年纪的人一样,白云的母亲对于身体的疼痛与异常选择了忍耐。

接下来便开始医院、单位两头跑的生活,男友每天风雨无阻的接送让白云的内心逐渐寻找到了依靠。

而父亲在得知母亲检查结果的时候流下了眼泪,也许是鳄鱼的眼泪。

父亲不愿提供任何金钱上的帮助,以工作为由不愿去医院看护,而白云每天则准备好酒与花生米等待父亲接替她。

同时,母亲肝移植手术所需的昂贵费用也如同一座大山牢牢地压在白云身上。

白云起身从床头的药瓶中倒出两粒药放入嘴中,并将一杯水一饮而尽,又继续躺下了。

在一个寒冷的跨年之夜,在白云的逼问下,男友坦白他仍在进行网络赌博。

在和她吃饭的时候,和她散步的时候,在医院陪护母亲的时候……

白云在寒冷的冬夜将不辞而别的男友找了回来。那个晚上,男友家族的至亲聚集在那个小小的房子中。

打骂、质疑、哭泣、下跪、、、、、、一幕幕上演着。

男友的父母先后与白云进行谈话,其意思大致为他们可以负担这三十几万的债务,而白云所要做的便是开导她的男友。

又是长达十几天的心理斗争,白云选择继续留在男友身边,一时间她无法割舍长达近三年的情感。

而她和男友已推迟过的婚礼选择了取消。

白云翻了个身,蜷缩着身体,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左手的指甲在右手的手腕上反复划着,这样的疼痛让她稍微舒服了一些。

之后的日子里,怀疑成了横跨在白云和男友之间一堵无形的墙,而信任成了一颗被压在墙下不堪一击的小草。

她和他成为了陌路人。

白云曾在一个昏暗而又安静的屋子里向一个陌生女人诉说着她的故事,眼泪顺着脸庞滴在了她的手上。当她拿着测评结果走到光亮的世界中,她的内心轻松了许多,她甚至认为她的黑狗早已消失。

可是,当日复一日的失眠与心中难以释怀的窒息感再次找上她时,她便知晓。

她的黑狗从未消失。

白云慢慢起身,打开灯,在电脑上敲打着、、、、、、

慢慢地,天亮了,黑狗也醒了。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第一次离开远门上大学

2020-7-31 20:47:23

心情日记

为了还赌债,我上了别人的床。

2020-8-1 11:31: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