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德云长路,一世传统不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很喜欢德云社的一些话。

于谦先生说:“海能容纳万物,不是因为海大,而是因为海的姿态低。”

孟鹤堂先生曾在台上背过一段《时运赋》:“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汉王虽弱,却有江山万里。满腹经纶,白发不第。才疏学浅,少年登科。有先贫而后富,有先富而后贫。蛟龙未遇,潜身于鱼虾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得不得时,草木不长。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人生在世,富贵不能移,贫贱不可欺;此方天理循环,终而复始者。”

张九龄先生说:“后来啊我才想明白,太阳都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你说他温暖我说他刺眼,谁能不挨骂呢?”

……

我在疫情期间有幸认识了德云社,在今年的四月五日,相册里出现了第一张有关于德云社的照片。而在四百多位先生中,我偏爱一位霄字科的先生——秦霄贤。

秦霄贤先生颜值颇高,却从未止步于他人评价,而是自己努力,他总是先做再说,这也是我最偏爱他的一点,我也有幸成为了他的“白月光”(应援名)。

德云社带给我的只有欢乐吗?我想并不是。

在喜欢德云社之前,我很难理解一些追星女孩的想法,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喜欢一个明星。直到我遇到了德云社,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有人未曾谋面,却十分愿意相见。就像是本在黑暗中飘荡的小船,突然看到了一个灯塔,心中的迷茫不在困扰自己,自己也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更多地是为了能够努力去见先生们。

我也曾在鱼龙混杂的网络上听到很多令人气愤的声音,这让我觉得很心疼,凭什么我们德云女孩捧在心尖尖上的人被一些并不了解他们的人诋毁:

张云雷,2016年8月22日在南京南站意外坠台,身上多处受伤粉碎性骨折。医院竟然发出了多达30份病危通知书。经过多次抢救,张云雷的心跳停止,所有的仪器都开始拉直线。医生们准备通知家属确认死亡,这时候一位医生却说:这孩子这么年轻,再试最后一次吧。就是这最后的一次,将张云雷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被说“一摔成名”“一夜成名”。我想问,他努力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你们说的是哪一夜突然成名?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现在成功而铺垫。

郭麒麟,郭德纲先生的儿子,努力学习相声十分有教养,却被说成“啃老族”。

尚九熙,有家禽恐惧症,可一位“粉丝”却送上“鸭头”当做礼物,吓得九熙在台上都没缓过来,而这位“粉丝”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想看看九熙是不是真的有家禽恐惧症;疫情期间,也有“粉丝”在微博发话,意要给九熙送一车厢的鸭头。

孙九芳,在微博上被造谣“在后台与师兄弟打架,要被摘字”。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德云女孩们也没有办法。不温不火对不起他们的努力,大红大紫又害怕他们受到伤害。

德云社是一个说相声的园子,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污秽流向了它。德云社的先生们传承我国文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你不喜欢请不要伤害,他们也是被别人捧在心尖上的人。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岁月静好,山河无恙

2020-7-29 22:08:04

散文随笔

多年以后,我还是我

2020-7-31 10:57: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