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夜欢宴后,李煜已有些不胜酒力,他斜倚在榻上,眯着眼小憩。大殿里乐声悠扬,闭着眼就像在花间徜徉。飘飘忽忽中,花香渐消,乐声渐消,他便浑然不觉地睡着了。

待他再醒来时,只见大殿里锦衣艳丽如常,桌上珍馐犹有余温,人却都不在了,嫔妃宫娥舞女……都失了踪迹。

“来人,来人!”李煜有些慌乱,连叫了好几声都没得到回应。这是梦吧?为何都不在了?他瘫坐在地上,分明记得方才殿里还有佳人舞步蹁跹,皇后正为他弹着琵琶。突然听到熟悉的《霓裳羽衣曲》,乐声从不远处悠悠传来,他有些疑惑,却不想深究,只要人还在,宴会还在,其他的都不重要。他出了殿门,循着乐声走向正殿。

沿着熟悉的道路,李煜很快就到了大殿。站在门口,他觉得此刻正在大殿里酣饮畅聊的定是他的父母兄弟,妻子儿女,他们正等着他共享盛宴。李煜迫不及待地想要跨进去,一阵风却自殿内袭来,冷得他直打哆嗦。明明靠近了本该暖和的正殿,寒意却更甚了。他一只脚跨过门槛,冷风迅速地朝他扑来,直扑得他一个踉跄。他站起来再次迈步,执意要进去,寒风却更加猛烈,在沁骨凉风的侵扰下,他终于还是被推出殿门,推出梦境。

睁开眼,天色已微微泛白。一床薄被毕竟耐不住暮春五更的清寒。李煜觉得手脚冰凉,但并没有起身添床被子的意思,他只是闭着眼,迫切想要再回到梦里,去重温旧事,重见旧人。然而,一切都没用,他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更漏滴滴答答,一声一声,无尽漫长。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敲打着窗棂,敲打着梧桐,也敲打着他本就阑珊的睡意。越想入睡,越难入睡,越想回去,越难回去。烦闷却无奈,他不过是想再回到那个梦里,偏偏不能如愿。梦外不能做的事他可以去梦里做,已妥协到这一步了,却连沉湎于梦境的权利都没有。他深深叹了口气,枕边人并不在身旁,这让他更加怀念梦里的馥郁暖香,可这怀念反而衬得此时的凄风苦雨更加冰凉。

没有人给他温暖,李煜翻了翻身,蜷缩起来。他将双腿屈着,双臂也屈在胸前,俯下身来,用额头轻触合十的双手,就像跪在佛前虔诚叩拜。他想念梦中的一切,想念他的皇宫。那里的亭台楼阁,轩榭廊坊,每一处都承载着他的欢乐过往;那里有他自己设计的小木亭,他曾携手爱人于木亭中赏花作对,柔情无限;他更想念的是发生在那里的一场场盛宴,那时夜夜笙歌,那支《霓裳羽衣曲》总是奏着不同的版本,和着不同的舞步,陪伴他日日夜夜。他还想念那些梦中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却最终没能见到的亲人,他想念他的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梦中的他们或慈爱或严厉,或笑靥如花或呵斥怒骂,神情样貌都与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只是他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他紧握双手,直握得指尖发白,指骨生疼,也不肯放松分毫。他从小就知道,帝王家的亲情总是多些猜忌隔阂,可他依旧很珍惜那点看似薄弱却始终不能割舍的血脉亲缘,因为有些事情凭他一人无力改变,于是便尽力不让局势更加混乱。他承认,他说自己只爱诗词歌赋而于心帝位是怕兄弟猜疑伤害,但他更希望宫中可以少些争斗,像真正的家人那样安乐享福。可他终究没能改变什么,而今家人或亡故或离散,相依为命的妻子也不能时刻陪在他身边。这样的夜里,在这空寂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人,试图靠奢华的梦境取暖。

也许不该奢望吧,有这样的梦可以供他就连贪欢也该知足,又或者连这美梦也不是他该奢望的。被囚在这寂寞深院,有雨打芭蕉供他观赏怀念,也就该知足了。

天色更亮了些,凉意却没有消减半分,也许是春雨寒凉,也许是心中凄凉,他竟觉得凉意更甚了些。翻身起床,李煜披了件外衣走出了房间。雨水细密如丝,织出一支单调低沉的曲子,却也零落了暮春的最后几朵残花。迷蒙烟雨里的凭栏远望,薄薄的雾气柔和了雨打梧桐的悲戚落寞,却也笼起了一层轻纱,让人看不清故国景象。“哎,怎可怪烟雨”!李煜叹了口气,将手伸到了屋檐外,任冷雨打湿衣衫。金陵与汴京遥隔千里,其间关山重重,又岂是凭栏远望可以看到的。

南国之芳春,繁花灿如锦,飞絮落凡尘。秦淮河上灯火通明的夜,雕楼画舫里奏不完的乐,这些怕是只有梦里才能再见了吧。想见不得见,心绪难平。求不得之苦,李煜实在是尝过太多太多。转回房间,李煜提笔写下词句: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他虽颤笔而书,字却还是一如既往地遒劲,或许还多了些沧桑吧。停笔思索最后两句时,衣袖上的雨水滴滴落下,泅开了字迹,晕染出点点墨团,如同泪斑,又为这词平添了几分凄苦。看着模糊了的江山,隔窗遥望再不能回去的故国,心中的悲戚与懊恼再次涌起滚滚浪潮,淹没了李煜。自幼便听人说,重瞳是天子之兆,却没料到他会成为亡国天子。如果兄长健在,也许不会是这般结局,此时的他一定正带着妻儿畅游大好河山,而不必困在这小小的院落里寂寞难耐。

最后一句写什么呢?旧时风光固然令人怀念,可他实在不忍落笔。遥远的故国皇城里,凤阁龙楼一定是空对着秦淮,曾经的车水马龙如今大概也换作了芳草萋萋,还写来做什么?

被囚在他人的都城,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无尽的怀念与感伤。曾经的生活美好如极乐净土,如今却囿于斗室,如坠无间地狱。残花飘零随流水东去,这场雨后,最后几分春意也将离去,它们都能离开这残破的人间,它们都将得到解脱,而他还会日日受回忆的折磨。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大概是最适合李煜的结局吧……

人已赞赏
故事

网恋靠谱不-3

2020-7-8 15:36:06

故事

千古一帝嬴政

2020-7-18 7:26:26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嘻嘻

    ✗棒棒的✗

  2. 山石子

    李后主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