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黑白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天空里没有一丝云彩,太阳彷佛也落到了山的那一边,整个城市笼罩着灰色的阴霾。空荡荡的街道没有一个行人,以往川流不息的车辆也不见了踪影。

我拉好窗帘,回到黑暗的房间里打开白色的灯,吸收这仅存的温暖。驱赶了一丝寒意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带着一封信和自己录制的八音盒,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她一定会骂我吧。可是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她了。我想她。

在无人的街道遵守交通规则,经过一路的红灯,步行来到了医院。这本就是一个肃穆的地方,为什么今天看来多了一层灰色的笼罩?每天都有人在这里死去,也不断有新的生命到来。只不过突然爆发的疫情,让死神降临在了这片天空。

我在门口停下脚步。观察医院里白茫茫的人群,企图寻找到她。她现在是在隔离病房里为病人消杀吗?还是在去送病历的路上?还是碰巧她今天休息终于能在宿舍睡个好觉?我不敢打电话,也不敢贸然前进,甚至不敢与门卫搭话。

天色逐渐地黑了,白色的人群慢慢地消失了,涌向被称作住院部的高楼。曾经的住院部大半部分是空着的,可如今连顶楼都住满了人。我心里抱着最后一丝期盼,等待着下班后的她能来医院门口的小卖部买点零食。

我就这样怔怔地盯着那里,一动不动。小卖部门口的挂钟从六点走到了九点,我以为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又看看手里的信,黑色的信封,白色的信纸。继续等待。

我拿出口袋里的八音盒,播放自己写的《没有黑白》这首纯音乐。怎么越听越想哭呢?

其实是有两封信的,可是另一封也许永远都送不出去了。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暴徒刺穿了胸腔,可医院里的现状根本不容许医生告诉他的静养。不知道他会不会多管闲事,又仗着一腔热血,去掺和医院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的故事。

还记得当初他被刺伤,血肉模糊的场面。黑色的警服被他的血渗满,他捂着伤口对我说“照顾好妈妈”便昏迷了。我哭着抱着他点头,任我怎么摇动他,他也没有苏醒。他被送往医院后,经过抢救,生命特征平稳。进不去医院得我只好回家。

可是你忘了,妈妈也在医院啊。我是没有办法照顾好她的啊。

突然,小卖部的门口晃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白色的隔离服显得她有点臃肿并且笨重,也许是一天的劳累使她一个踉跄。

“妈妈……”我想叫住她,可又觉得如鲠在喉。

“妈妈!”我鼓起勇气用尽力气撕破了嗓子喊。

她听到后顿住了。回头看向我的方向,朝我摆摆手,让我走。

我高举手里的信和八音盒,示意她。

她却不停地后退,我不敢抬头看她了。我害怕看到她在转角消失的样子,便低下头啜泣,眼泪不争气地滴落在信封上。

终于我再一次抬起头,她却还站在那里。站在那个转角处。她示意我把东西放在栅栏处,然后走开。我照做。

我离开,倒着走,后退到与她的位置对称的点。她才缓缓走到栅栏旁,拿起了我准备的“礼物”。

我朝她摆摆手,不想再耽误她这仅存的休息时间,头也不回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还是空荡荡的街道,唯一的改变是一路绿灯。灰蒙蒙的天空好像多了深邃的黑,和月光照耀的白。

回到家,拉开窗帘,打开手机。

“妈妈很好,放心。”

“爸爸很好,放心。”

“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爸爸。”

“下一次做一个欢快一点的音乐。”

“黑白不是一切。没有黑白你也过的很好。”

那下次,我写一首《五彩斑斓》。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原创歌词故事诗词诗歌

回庭无望

2020-6-29 19:10:47

心情日记故事

白澍

2020-7-1 15:40: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