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公交的路口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等早班公交的人不多,我在几天前便注意到他,身材修长,面容偏老,手里拄着一把长柄的黑伞,白衬衫,黑皮鞋,有种威严的气质。“他一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第一次见到他,我便在心中下了定义。连续几天在站口遇见,我便不再留意他,只是匆匆瞥一眼,像看周遭的候车人一样。“你们这么早去干嘛啊?”不知道这是一同等车的第几天,他突然向我们问话,我们就这样聊开了,一个老人(外表上看他似乎更向老人,朋友称他爷爷,但是我却想称叔叔,不是奉承,只是第一眼见到他挺得很直的后背,我便觉得应该称他“叔叔”)两个学生,素不相识。“你很爱养生啊,每天都吃水果”他看着我有些称赞的语气,“我还发现你特别爱吃桃子”他又补充,我有些惊讶与惊喜,他竟然在关注我们,在这人来人往的路口,他还观察到我爱吃桃子。他提到朋友吃的早餐,提到我和朋友的不同,他的话让我与朋友放下了所有与陌生人的防御,向与自己的亲人长辈一般说起自己的学习与生活。他提到他的儿子,我们看到他微微的自豪,儿子事业有成,她也提到她的女儿(和我们年纪相仿),女儿似乎并没有那么优秀,但是言语间却没有失望,隐隐的还有些宠爱。说完他的儿女,他停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哈,给你们说多了”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朝我们点了一下头。我们告诉他,不会的。停顿了大概一分钟,他又开口了,讲了他的过往,他是一名军人,他不喜欢去看山水,去旅游,“坐在山脚下吃着卤味喝着小酒多好啊,非爬到山上去看一棵松,多傻啊,战友从山上下来,问我卤味呢,我说吃完了,要吃就只有骨头了……”他的话让我和朋友都笑出了声,他并不是那么“威严”,他也笑了,“不好意思,说多了”他又重复了这句话。在等公交车的这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们聊了很多,他说了几次“不好意思,说多了”。之后我问朋友,“你觉得我们应该称他叔叔还是爷爷”,“爷爷吧”朋友脱口而出,“我觉得还是叔叔好些,我好希望我以后到了他的年纪也能过得这样洒脱”。几天后,他不再乘公交了,改骑自行车,他说,等公交太慢,他去读老年学校。我们还是能遇到,他推车经过站牌,总会向我们点头打声招呼,我们总是看着他慢慢地骑着车,慢慢地骑向我们看不见的路口拐角。

人已赞赏
故事

那个为“清华”拼搏过的女孩

2020-6-20 0:19:21

故事

记忆里的那碗面

2020-6-21 15:10: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