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厂里不知什么时候搬来了一对夫妻。这里地儿偏,也就几户人家,还有些都出去打工了。

李婶儿捡了几个鸡蛋,拿了两个苹果,想着去和这新搬来的邻居打声招呼,以后也有事儿也好相互照应。这厂不是很大,三面都被围墙给围着,还没跨门槛呢,就听见实物被重重扔下地的闷声,还伴随着男人骂骂咧咧的怒吼:“你还会干些什么?我娶你来就是干这些东西的吗?”说着,手一扬,桌上的刺绣尽数散落在地上,那刺绣上的花儿好像也跟着碎了。“滚!真是个废物!”

李婶儿缩了缩脖子,还有更难听的话实在脏耳。

她悄悄往屋里一瞥,男人又高又俊,但满脸怒容,难看极了。女人低低的垂着头,看不清长相,身材胖胖的,显得憨厚老实。良久,男人发完脾气了,愤而离去。女人弯下腰,将东西小心地捡起来,眼眶红红的,嘴角盛满了苦涩,想来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李婶儿想先回去,等改天再来拜访,而且人家的家事,她也不好插手。在她转身时,女人叫住了她:“大娘,您有什么事儿吗?”

李婶儿有些尴尬的抱着东西走了过来:“那啥,大妹子,我就住在隔壁,来跟你们打声招呼,以后邻里之间也好照应一些。”说完,她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了女人怀里,逃也似的走了。

女人对李婶儿离去的方向大声说了声谢谢,然后进了屋里,她想,该做饭了,做完饭还要洗衣服呢。

女人很热心,也很温柔,常常帮忙做事。他们家那位,也是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吵,女人从来都默默忍受,日子好像也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女人生了两个男孩儿,男人的怒骂指责开始针对他们娘俩三人。

几十年后,他的儿子长大了,大儿子娶了妻,和他们一起住了几年。男人的儿媳妇非常看不惯他的蛮横无理,也非常不明白,女人这么多年是怎么忍过来的。屋檐下,充满了硝烟。

再后来,女人死了,死于脑溢血。男人和他的儿子开始筹办葬礼,好像缺了一个人,也没什么。

他的大儿子和儿媳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还生了一个女儿。但,可笑的是,他的大儿子出轨了,大儿子的女儿天天听着母亲像那些泼妇、怨妇一般,咒骂生活的不满,对父亲不堪入耳的、脏污的怨责,怒骂。

男人在女人死后,又找了很多个妻子,对她们任何一个都比对女人好很多。可那些女人都无一例外的卷着他的钱跑了,呵,亏男人还对那些女人掏心掏肺呢。

见证男人这一生的,也只有那座老屋了。

那男人是我的爷爷,那女人是我已逝世的奶奶。

嗤,你看,一家子的悲剧。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故事

我一直填写在档案里的老师

2020-6-18 9:30:16

故事

那个为“清华”拼搏过的女孩

2020-6-20 0:19: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