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道尚修持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28道尚修持【1.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原《论语•学而1.15》) 详解: 上一章《道正贫富》说明了必须通过对贫富的不相,达到“贫而无怨难(贫穷而没有怨恨和灾难);富而无骄易(富贵而没有骄横和欺霸)”这样一个人不相(不以表相作为选择依据)的社会。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贡:孔子的学生。子贡以为人不相就是人类社会最高的境界了,所以问道:“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这个“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就类似于上章《道正贫富》所说的“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也就是说,人不相的社会状态,虽然比人不知的状态进了一步,但是对于人类社会发展的三步曲“人不知——人不相——人不愠”来说,还差一步。 ——孔子站在更高的层次上,给予的回答是:“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也就是说,这种“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的人不相社会是可以的,已经不错了,但还不是最理想的状态。 ——对于孔学来说,最理想的社会就是贫而乐(贫者有平和乐观上进心态),富而好礼(富者有乐善好施以仁为本以礼处世的心态)的人不愠的大同社會。 ——由于受通常观念的干扰,一般人都习惯于只在财富的角度看待贫富,但在上一章的解释里已经反复强调:贫富就是差异。《论语》里的贫富不单单指财富方面,只要人与人之间有产生差异的地方,无论是学识、智力、财富,还是政治地位、社會角色等等,都会出现贫富。 ——而人不愠的大同社會并不是要消灭一切差异的绝对平均的生而平等的社會,因为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人与人的差异,是必然存在的,探讨在一切方面绝对平均的社會,只能是乌托邦,毫无意义,对这一点孔子是非常明确的。 ——孔子最高明的地方就在于,根本不去假设这种毫无意义的空想社會存在,而是在承认人与人差异的必然性前提下,探讨可能出现的理想社會,其结论就是人不愠的大同社會。 ——用贫富对社會形态进行分类,就可以得出三种基本的社會形态: (1)贫而谄,富而骄; (2)贫而无谄,富而无骄; (3)贫而乐,富而好礼; ——分别对应着(一)人不知,(二)人不相,(三)人不愠的社會。 ——而行圣人之道,就是要把人不知的社會,通过人不相的中间环节,最终达到人不愠的大同社會。 三步曲表达方式有三种: 从人的文明角度:(1)人不知,(2)人不相,(3)人不愠; 从政治经济角度:(1)庶,(2)富,(3)教; 从伦理福利角度:(1)贫而谄,富而骄,(2)贫而无谄,富而无骄,(3)贫而乐,富而好礼。 ——以上(1)侧重智慧和人文,(2)侧重经济和政治,(3)侧重贫富和伦理。 ——谄:奉承,不光指语言,还包括一切行为。 ——为什么要奉承?因为是弱者而有所求。在贫而谄,富而骄的人不知社会,这种贫而谄现象无所不在。例如,下级对上级,打工仔对老板,研究生对教授,FANS对偶像,小國对大國等等。 ——至于富而骄就更不用说了。骄:因强大而骄横。如前苏联,曾因有强大阵营而要称霸世界。 ——贫而谄依然贫,最终就会发展成为贫而怨难。因怨生仇进而敌对甚至造反,社會就会动乱,百姓就要遭殃。 ——贫:弱势者,贫穷;而:转折意;无谄:没有巴结奉承;富:富裕强势者,富有;无骄:没有傲慢自大;何如:这样可以吗? ——子贡说:”人虽然贫穷,却不去巴结奉承;人虽然富有,却不傲慢自大,这样可以吗?” 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可也:还可以;未若:还不如;乐:yue,歌舞升平。如果连贫者弱者都能歌舞升平,说明社会已经达到不愠状态,只有不愠才可能做到歌舞升平;如果连贫者都能不愠,这才是真正的人不愠,这才是大同。乐又指贫者得到上级的关怀和照顾,生活质量不断提升,体现社會的人文关怀。 ——好礼:崇尚礼节,以仁德待人;者:代指做到“贫而乐,富而好礼”;这里,礼乐并举,并不是说礼归富者,乐归贫者,而是互文的修辞手法:无论贫富,都乐且好礼。 ——子贡的心得很了不起,但孔子并没有打高分,只是说:“还可以,但比不上无论贫富,都能乐于道德的自我完善,常有仁慈愉悦之心而且崇尚礼节的了。” ——子贡听了孔子的话后,有所启发,就联想到《诗经·国风·卫风·淇奥》上的诗句: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加工玉石等首饰反复地切磋,琢磨,正如君子的自我修养一样,需要长期艰苦的磨炼。 其斯之谓与 ——其:代指“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斯:代指“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之谓与:是这样的意思吗? ——子贡有所启发,说:“《诗经》上说:‘加工玉石等首饰,反复地切磋,琢磨’,正如君子的自我修养一样,需要长期艰苦的磨炼,才能礼乐并举,就是这个意思吗?” 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孔子非常赞赏子贡这种举一反三的能力。 ——赐也:叫子贡的名字;始:这样才;可:可以;与:和;言:谈论;《诗》:《诗经》;已矣,了;告:告诉;诸:之于;往:以前,过往;而:转折意;知:知道;来者:将要来的;告诸往而知来者:比喻举一反三。 ——孔子说:“赐啊,告诉你来龙,就能知去脉,举一可反三,那么可以和你谈论《诗经》了。” 在本章,孔子阐明了人类社會发展的三个阶段:(一)人不知、(二)人不相、(三)人不愠的大同世界,而要实现这些步骤,就要靠艰苦磨炼——道尚修持: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译文: 子贡说:“人虽然贫穷,却不去巴结奉承,虽然富有,却不傲慢自大,这样可以吗?” 子贡的心得很了不起,但孔子并没有打高分,只是说:“还可以,但比不上无论贫富,都能乐于道德的自我完善,常有仁慈愉悦之心而且崇尚礼节的了。” 子贡有所启发,说:“《诗经》上说:‘加工玉石首饰,反复地切磋,琢磨’,正如君子的自我修养一样,需要长期艰苦的磨炼,才能礼乐并举,就是这个意思吗?” 孔子说:“赐啊,告诉你去脉,就能知来龙,举一可反三,那么可以和你谈论《诗经》了。”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和平精英IGG端口全火半火搭建拦截hosts防封教程原理抓包规则

2020-6-12 23:53:23

心情日记

光阴间的面食铺

2020-6-13 7:21:44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心稚

    赞👍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