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天下患病者,相逢何必曾相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也许,是出于避讳的考量;在北京这家的电梯和楼道内,是没有四楼的(四同“死”)。因此,在这里的“五楼”(原本的四楼);便不由地成为了一个遭人非议的楼层。与此同时,在那五楼的长廊之中;走过“513”这间病房的下一间,或许同样是为了避讳;而出现了“以5代4”的现象(以“515”代替了514)。

    “对不起,近来病患激增,院内病房紧张;烦请静候……。”

       那一年的盛夏时节,在五楼所处可见的长椅上;堆满了不计其数的病患及家属(没有安排到病房)。

     “408(我的病服号),即入病房515安养待诊……。”

       此时此刻,这一令我们一家翘首期盼的播报,愉快地重复了三遍;霎时间,尽将满廊的哀怨与彷徨;掩盖无遗。

 

       纵使,夏日的威风总是暖意融融的;然而,它却并不足以慰藉我们内心的煎熬与折磨。

     “408,现在要为您输液的是蛋白质……。”

     “408,现在要为您输液的是氨基酸……。”

     “408,现在要为您输液的是葡萄糖……。”

     “408家属,你们的存费即将耗尽;请及时到一楼缴费处交纳……。”

       一入病房苦似海,各式各样的输液伴随着卧床时日的延续;而正比递增着。祸不单行,二者叠加所产生的费用;也在持续不断地“火上浇油”。

    “老刘,迄今为止,光是儿子术前的护理与检查,就已经花费了一万多元;而手术还没有被排上日程……,现在只能把咱俩的那只股票抛售了吧。”

     此时,母亲一边为我搅拌着黑芝麻糊;一边无奈地向父亲发出提议。

   “唉……。”

   “好的,我马上责令经纪公司处理一下……。”

      父亲立刻放下了那一颗为我所削好的苹果,皱了皱眉头;并忍痛割爱地做下了决定。

    “什么是股票?”

    “责令经纪公司抛售,就可以得到钱了吗?”

      就在这时,临床满目愁容的阿姨终于打起了精神;并十分好奇地向父亲询问道。

    “唉,其实股票就是股份公司的所有权的一部分……。”

      父亲相闻,不由地将目光投向临床阿姨的小孩(409);出于同情,便强作欢颜;无奈地作以解释。

 

      纵使,夏晚的蝉鸣总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一般的;然而,它们却并不足以安抚我们内心的无奈与痛楚。

    “孩子他爸,现在(术前护理与检查)已经花光了咱们手头所有的钱,连亲戚朋友也借了个遍;就算是安排上了手术,咱们也交不起这钱吧……。”

     “那你什么意思?”

      “咱们家老二、老三也都快要上小学了,都需要用钱;要不老大这病就……。”

       “混账婆娘……。”

       “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

         夜深难寐,忽闻房外一记响亮的耳光;而后,又是邻床阿姨的痛哭声。

        “喂,大半夜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排到病房的,很了不起吗?”

          此时,一位躺在长椅上的病患愤懑难抑;便薄情寡义地嘲讽道。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生活碎片

2020-6-10 9:52:47

心情日记诗词诗歌

2020-6-10 11:55:11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