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士志于道【4.9】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25士志於道【4.9】 子曰:“士志於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论语•里仁4.9》) 杨伯峻:孔子说:“读书人有志于真理,但又以自己吃粗粮穿破衣为耻辱,这种人,不值得同他商议了。” 钱穆:先生說:“一個士,既有志於道了,還覺得自己惡衣惡食為可恥,那便不足與議了。” 详解: 最近,当我甫一提出“救救孔学”,立马就招来一群喷子。他们咿咿嗡嗡,叽叽咕咕,污言秽语,喊打喊杀,唾骂声不绝于耳,好像是挖了他们的祖坟,又像揭了他们的疮疤。 喷子可能是当今网络上实力最“雄厚”,人数最多的一族了,大概可以用蝗虫来形容之。 如果你生活在城市里,又从来没有见过蝗虫,那么,你只要看看网上的喷子,就知道蝗虫的厉害了——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如云如霾,如矢如剑,其声如铁板蹭沙,其气味如腐鼠烂鳝,其形如牛鬼蛇神。 如果你没有足够定力,一定会被他们围攻得崩溃瘫痪。 如果你没有经过文革,沒有見過文革暴風驟雨飛砂走石血雨腥風的場面,那麼你就欣賞一下網路噴子们的壯舉吧! 当今网络喷子所为就是文革的遗风,是文革的剪影,是文革红衛兵再世。 好在我见过世面,文革根本不在话下,即使革文也不怕,什么红衛兵大字報,豺狼虎豹,妖魔鬼怪……一概等闲视之也!哈哈…… 最著名的喷子语录:“凡是要救的,都已到了晚期。”我只好平静地回复:“如果你家小孩病重,你这样说就对了。”结果他就没声了。——这叫做“以直报怨”。 不过,这也难怪,喷子一般生活在社會底層,人生郁郁不得志,看别人风生水起,看自己郁闷憋屈,心里总是窝着一包火,又无处发泄,只好在网上遛达,见谁不顺眼,就一口糞喷过去,管它环境污染什么滴。 最近注解《论语》,对照孔子教诲,我还是反省了自我。心想对于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噴子,各方面都失败,要有足够的同情心,不能因为他们不讲卫生而歧视他们。 孔子说:“有教无类。”要教化他们,怎么可以“睚眦必报(喷子语录)”呢?孔子又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怎么能对不修边幅的喷子们以相相之呢?所以我决定收回“如果你家小孩病重,你这样说就对了。”这句话。如果这话伤了他,就给他点安慰——别介意,收回就没事了。 不要以相相之,我是有深刻体会的。 中國有句俗话:“先敬罗衣后敬人。”说的是以穿衣打扮取人。在改革開放初期,广州人还习惯地称进城的农民为“卜佬”。 有一次,看到一个农民阿伯打扮的乡下人进了当时高档的南方大厦,对着一台日本进口彩电端详良久。 漂亮的女售货员看得不耐烦了,心里想:“你个死卜佬,别浪费时间。”这时老农民伸手想摸一下彩电,女售货员脸上立即露出很不屑的表情,用眼角斜睨着“卜佬”,别拉着嘴巴,从鼻孔里粗声粗气地说:“好贵的!你有钱买吗?” 老农民气不过,马上从包里掏出几千块钱来,说:“我就要这台!”吓得这靓女花容失色,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赶快说:“承惠,承惠!” 从此以后,城里人再也不敢叫乡下人“卜佬”了;酒楼、商店等场合也不敢先敬罗衣后敬人。 因为乡下人虽然“恶衣”,但是包里有钱啊!——这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耻恶衣恶食者”,就是相,即势利眼,看不起穷人。对这些势利者,当然就“未足与议也(不需要与他们议论圣人之道)!” 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耻恶衣恶食者”究竟指谁?朱熹《论语集注》里,就把“志於道”之士和“耻恶衣恶食者”的人当成同一个人了。 如果真这样解释,那这个士字就没必要了,完全可以变成“志於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可见朱熹这个大儒水平也是“麻麻地”。 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朱熹是在为那些歧视穷人的伪君子打掩护呢。 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志於道之士“耻”恶衣恶食者,这个“恶衣恶食者”主要是指别人,就是“恶衣恶食”的人,就如上面的靓女看不起的那个老农民,而靓女就是那个以“恶衣恶食”为耻的“士”。 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耻於与“恶衣恶食”的人打交道的,甚至将他们称为“卜佬、大乡里”之类的。 在大上海,如果你是个南京人,也会被叫做乡下佬的; 在大北京,就算你是上海人,也要被称为北漂一族。 ——这叫做人离乡贱,恶虎不敌地头蛇。 这样,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清楚了:如果一个人,立志要行圣人之道,却又把人分为“好衣好食”、“恶衣恶食”两类人,而选择以“恶衣恶食”也就是穷人为耻,远离他们,那这种人谈论的“圣人之道”只是“有姿势,无实际”,是个“漏嘢”,要不得。 因为无论穷富,都可以成为有仁德的君子,即便是小人,也要与他们交朋友,教化他们。所以,真正立志要行圣人之道的士,必须对穷富平等对待,有教无类,一视同仁。 本章孔子强调,士志於道,对任何人,无论贫富,都要平等对待,不能先敬罗衣后敬人,也不能以财富和地位取人。 子曰:“士志於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士:人士;志:立志;於:在;道:圣人之道;而:连词,表示转折;耻:羞耻,觉得羞耻,这里含有歧视的意思;恶:粗劣的;恶衣恶食:指粗劣的衣服和食物;未足:不够条件,没有必要;与议:与他讨论;也:了。 本章是7.2章《谋道原则》的发明,以具体实例说明士志於道就不能对“恶衣恶食”者歧视。 译文: 孔子说:“如果一个人,说要立志於行圣人之道,却又把人分为‘好衣好食’、‘恶衣恶食’两类人,以‘恶衣恶食’者为耻,那么就没有必要与他讨论圣人之道了!”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散文随笔

学会一个人,走自己的路

2020-6-9 13:47:49

心情日记

角·夜

2020-6-9 23:13: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