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道化异端【2.16】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15道化异端【2.16】

 

 

学习研究古贤人关键在于良知,有良知就不会苛求先哲,有良知才懂得取舍,有良知就没有功利心,有良知才有感悟,有良知才能提高心胸境界。

 

良知就是你还能分清善和恶,良知就是你懂得去把握那些事情该做那些事情不该做,有良知就是循道而行。

 

没有良知就意味着好坏不分,麻木不仁,甚至助纣为虐。 

 

如何使自己有良知?靠自省,看自己有没有违反自然规律,有没有仁心,有没有对众生的爱,有没有恻隐之心,有没有慈悲胸怀,能不能做到克己复礼,能不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能不能扪心自问:无愧于列祖列宗,无愧于天地之道?

 

孔子在世的时候,就受到不少人反对,甚至被人谩骂攻击、栽脏陷害。孔子将这些人称为异端。如何对待异端?

 

有人主张攻击,有人主张不共戴天,看看网上的喷子,气势汹汹,到处寻衅惹事,侮辱谩骂,甚至喊打喊杀,结果矛盾加剧,犹如文革中两派水火不容。

 

如果遇到运动,两派又会发生火拼,打个天昏地暗,血流漂橹,尸堵江河。

 

然而,在这一章里,孔子将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体现了孔子大海般宽广的胸怀。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论语•为政2.16》)

 

杨伯峻:孔子说:“批判那些不正确的议论,祸害就可以消灭了。”

 

钱穆:先生說:“專向反對的一端用力,那就有害了。”

 

详解:

 

理解这句话的关键在“攻”和“异端”。杨师认为要“批判那些不正确的议论,祸害就可以消灭了。”

 

——批判的结果往往是不服批判,矛盾反而加剧,祸害不仅没有消灭,反而可能增大。

 

钱师的“專向反對的一端用力,那就有害了。”基本上是对的,不过不够明确——用力做什么?应该是用力攻击。

 

攻击异端,文革已有两派互斗血的教训。

 

对《论语》没有一个整体的把握,割裂去解释,就不能理解孔子的真实思想,因而以讹传讹,贻害无穷。

 

朱熹,宋朝“大儒”,他在《论语集注》里把攻当成“专治”。朱熹注:范氏曰:“攻,专治也,故治木石金玉之工曰攻。”朱熹意思是说:“专治(专门研究)异端,为害甚矣。”

 

攻的古字,声工,从攴(pu1)。金文攴,手持器械打击,相应攻的本义是攻打。而攻的“专治”等意思,是相当后期才出现的——是从攻打引申为加工再引申为研究才出现的。

 

后来“攻”一般不解释为专治,而是研究,如专攻金融,就是专门研究金融。“研究异端”,甚至是“专门研究异端”,又有什么问题?所谓一事不明,学者之耻。对异端不研究,怎么知道是异端?

 

异端:有人解释成“不走中道”之类的。如果说端是头、边的意思,那异于端,那不正好是中吗?其实,异端就是通常所理解的不同的另一端,即反对圣人之道的那一端。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攻:攻击;乎:介词,相当“于”;异端:不同的另一端;攻乎异端:攻打、攻击不同思想的另一端。斯:这是;害:灾害、有害;也已:语气助词,一是表示肯定的意思,二是表示感叹;斯害也已:这是有害的呀!

 

因为君子的使命是要将另一端的他们从不知(没有智慧)教化成为不愠(文明),离开他们,君子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孔子在上章《道致大同》里就已经指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论语·子路13.23》)孔子对不同意见和小人的态度是包容和团结,改变他们不是攻击,而是教化。

 

孔子不会强迫别人向自己看齐,也不会像儒家那样强硬要求别人接受自己的思想,而是采取“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态度,身教重于言教,通过自己的成功形象示范感化别人。

 

孔子认为不要攻击异端,是因为:

(1)异端不一定全是错误,自己不一定全对,异端可以提醒自已;

(2)即使自己正确,也要用事实和道理,诚心诚意苦口婆心以身作则教化反对自己的人,在教化过程中做到有教无类、心平气和,始终尊重和保护对方说话的权利,这就是孔子提倡的和而不同。

 

异见是与己见相反相成的,互为对方存在的条件。没有异见,己见也就不存在。因此孔子的学生中有平民,有贵族,还有像颜渊、原宪、樊迟这样的穷人,各人的思想观点也不尽相同。

 

现在的民主制就是根据孔子这一精神建立起来的。

 

如果像董仲舒那样罢黜百家,自家也会消亡:

 

汉武帝时期起用董仲舒,反道而行之,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如果将儒术的所有异端都罢黜了,这样的儒术还属于孔学吗?显然这种儒术就是法家专制思想的代表。

 

可见,秦后的所谓儒术、儒家、儒学、儒教等等,都是改头换面的法家,与孔学无关。

 

秦后历代執政者所谓的外儒内法,其实质就是以秦始皇为代表的法家,披着孔子外衣,打着儒术、儒家、儒学、儒教等招牌,挂羊头卖狗肉——因为法家的名声实在太臭了——干着暴 政愚民的勾当。

 

2000多年来法家、儒家就这样败坏着孔子的名声。孔子一直被执政者们砌生猪肉,被腐儒们屈食死猫。可见,秦以后的历朝历代,坚持的依然是秦政,執政者仍然是法家代表,而历代御用腐儒实际上就是法家的代言人,例如董仲舒、朱熹等等。

 

自从鄙人在网上连续发表《新编<论语>详解》后,大多数吃瓜群众明白了《论语》,了解到真实的孔子是为劳动大众说话的,也就不再跟着反孔恶棍们瞎起哄了,其中一部分人反而支持孔子了。

 

这就说明孔子在两千多年前说的不要攻击异端,而要耐心教化他们——道化异端——是多么远见卓识!

 

在本章,孔子明确指出不能攻击异见者,而应该以道化异端,和而不同,才是君子将“人不知”改造成“人不愠”的正确方法。

 

译文:

 

孔子说:“因为别人的思想不同而攻击他,这是非常有害的。”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1.14道致大同【13.23】

2020-5-31 2:54:06

心情日记

青春!不悔!

2020-5-31 12:14: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