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父 亲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父亲因为患有腰骨突出,特别是前两年去医院检查医生说由于他这个病时间长,做手术会有一定的风险,所以父母亲便决定不做手术了,而是回家来通过亲人的介绍去找那些收集有关此病中药且口碑较好的大夫,其实不仅是这两年,在过去的几年里父母亲一直为了能够治好父亲的病,而一直奔波于卖中药的地方,特别是母亲,只要听见别人说哪里哪里有一个卖中药且曾经治好过类似病人的人,母亲都会去咨询,然后带父亲去治疗……

         犹记得三年前父亲因为病情加重,而从家前往市级医院治疗,因为我当时虽然我当时带手机去学校了,可是因为忙于学习,所以手机是处于关机状态的,而且他们因为我要学习便没有打电话告知我,而是让我堂弟陪着他们去医院治疗,在学校的时候我通常都是在周末打电话回家,那天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家,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们去市级医院的事,直到奶奶跟我说父亲他们刚从百色回来,于是在跟母亲煲电话粥的时候我便问她:“去XX市做什么?”但是母亲因担心影响学习并没有告诉我实话,直到放假因村里有事,母亲他们在酒席上说到了这件事情,母亲说到当时她看到父亲因病情加重而痛苦的样子她就很害怕……母亲真的很爱父亲,虽然有时候在酒席上甚至日常生活里,她会说出一些违心的话,例如“治疗了这么多年我已经感觉累了”等,但是为了父亲她还是愿意东奔西走。犹记得这天酒席过后的第二天,我和母亲去放牛的时候,母亲几乎是哽咽着跟我提起关于这次父亲发病她的感受的,她边哭边说当她看到父亲因为患病而受折磨的时候,她是非常难受的。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及想到父亲当时痛苦的样子,我的心似被一根牢固的绳子勒紧,瞬间感觉像要窒息。

        我的父亲看起来真的很坚强,因为他从来不会轻易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他的痛苦,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他非常的脆弱,由其是在他醉酒之后,有时因为这个病他也会哭得像个孩子,甚至也会说一些消极的话,例如,他会抱着我和弟弟且哭着对我们说“无论怎样我都会是你们的父亲,但我害怕……害怕保护不了你们,直到你们长大”等等,每每听到这些,我和我弟都会哭着和父亲抱在一起彼此安慰。其实所有人都劝他看开点,生命还很长,不必过于焦虑,可是他似乎始终看不开,每每酒醒后都会表现得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可是醉酒后又似变成了一个孩。

         有时候会觉得在这个家里父亲扮演的是“母亲”这个角色,而母亲是“父亲”的角色,因为母亲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然而父亲却十分地宠我们,父亲不善于用嘴表达感情,因为他是个话很少的人,可是在行动上他却从不吝啬对我们的爱。去年八月份在我即将远离家乡去距家百里外的学校读书的前几天,父亲因为去工作的时候右脚脚背不小心被水泥“烧伤”,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那个伤口触目惊心,原本父母亲是打算跟我一起来学校的但看到父亲的伤口,我便劝他们说:父亲的脚受伤了,这样去的话会很难受的,我一个人去学校也可以的,因为离家也不是很远。可父亲很倔强,他坚持要送我去,说要去的这几天多涂点药就可以了,母亲也一样她害怕我去到学校的时候看到其他同学都有家长送而我没有,怕我伤心。说来说去,因为拗不过他们,便让他们陪我同行。因为从家到学校这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坐车所以对父亲的脚伤没有多大影响,可是当到学校时候,父亲便要承受应走来走去所引起的疼痛,本来和我来到学校应是开心的事,可是父亲却因为脚伤而疼的汗流浃背的,虽然在校园里逛的时候他并没有明于表达他的痛苦,甚至我们询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表现得云淡风轻,但是他的痛苦我们却能轻易察觉到,因为有时候我和母亲走得快的话,回头发现父亲还在离我们有二十步远的地方,明明很痛苦,却还是向我们微笑着。当我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他们也到了回去的时候,我送他们到校门,因为当时父亲走在我前面,看着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心里瞬间五味杂陈,当时心里便想:“我的父亲真的既倔强又坚强.”

         这,就是我的父亲。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家中的谜案

2020-5-25 19:57:43

心情日记散文随笔

光与影的交响曲——莫奈《撑着阳伞的女人》赏析

2020-5-26 10:37:54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云墨欣

    写的很好

  2. 心稚

    父亲是一个伟大的称号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