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落雪地心已凉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他与她相遇在樱花树下……

这一天樱花落地他与她相遇

  他看着她微笑着她微微弯曲身子向他行礼他知道她在他心里渐渐已不同“敢问姑娘姓甚名谁”,她只笑不语她知道他和自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姑娘可有幸合奏一曲?”他笑着问,而她却颔首低眉地轻轻点了点头。

  男子吹着萧,女子弹着琴

  一曲相思

  一谱曲

  一念一度花有时

  恋恋如春几回眸

  思郎到时肝肠断

  曲毕…

  女子缓缓起身微微屈膝“小女子告退”他拉着她“可还有机会见面?”“公子若想见,随时可见”女子说完便走了

  一年后

  女子递上一个红色的荷包,荷包上面有两只黄色的鸳鸯,男子欣喜“姑娘的手甚是巧,若谁能娶姑娘为妻,一定是谁的荣幸”“我娶你可好?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男子拉着女子纤细的手:“公子若愿意,小女子定不嫌弃”女子面颊微红。

  这一年他终娶了她…

  可是真的如愿吗?

  …

  那一年漫天飞雪雪染白了他们的发丝他拿着剑指向她“为什么杀我族人?”她面无表情看着他她多么希望他能够相信自己她知道她不敢奢求他满眼通红看着她“为什么要骗我”她仍旧不语“说啊”他几乎接近入魔过了许久她淡淡说出“杀了我吧”“别逼我”他望着她“我没有逼你来啊杀了我为你们全族人报仇”她用激将法让他杀他他脑海里不断涌出族人死去的画面“呲”一剑穿过她的身体血染红了一地时间仿佛静止了很静静得可以听到雪落下的声音她哭了也绝望的倒下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男子大笑着,疯狂的笑着,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他似乎是累了,呆呆的坐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男子跑来“报主上”男子来到“说”他轻轻擦拭自己的泪故作无事一般“凶手已找到了”男子说出后他的心突然如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他顾不得凶手是谁他只知道他自己终于忍不住了“啊”他吼着瞬间天塌地裂他悔他恨他跪着到她面前他抱着她说自己错了他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他就这样抱着她经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几度秋冬……

  男子的侍卫递给他一封书信,此时的他看着也沧桑了也已经老了许多,他缓缓打开书信:

  “其实你从来不信我,你只相信你所看到的,如果你认为是我杀了你的族人,那么我愿意以我的性命来赎罪,来祈求你的原谅,若是回到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我一定不会选择遇见你!”

  男子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书信上,书信上字迹被眼泪糊的看不清,虽是这样,但是书信上的每一个字都如同烙印一样刻在心上,他知道他时刻都不能忘记,“噗”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眼神如空洞一般,倒在了地上,“主上”侍卫连忙将男子扶起,“答应我,我死后,一定要将我和她安葬在一起”说完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唯独紧紧握着那封书信……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感谢你,投稿部落!

2020-5-23 11:22:08

心情日记

习惯孤独

2020-5-23 15:14: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