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秋天(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几小时前,我给班里这几次考得比较差的同学补习,他叫邱宇泽,长得还挺好看。大眼睛,高高的鼻梁,和一张瓜子脸。特别是他的侧颜,真是好看极了。不过我不想给他补课,可是老天爷就是那么不公平,班主任把“给邱宇泽补课”的任务交给了我,我不好意思拒绝,而且老师说还会给我加学分,于是我答应了。

以前我和邱宇泽是一个小学的,没想到他会考进这所高中,他在小学的时侯他的成绩就没好过。记得上初中时,我去参加小学同学聚会,邱宇泽的妈妈还跟我妈提到邱宇泽简直是无可救药,还问我妈有没有她认为很好的补习班。可现在,邱宇泽却出现在了这所全城最好的高中,这让我感到难以置信。

小学的时候,邱宇泽是个坏学生。他总是迟到,不交作业,成绩很差,欺负同学,连老师也欺负。最可恶的是他喜欢欺负女同学,特别是我,同桌还开玩笑说他是看上我了。最令我不解的是,这家伙的人缘居然好的不得了。

这个下午我第一次给他补课,他居然趴在课桌上打起盹来。我把书卷成筒状狠狠地打了他一下,他没反应。“你再不起来我就告老师!到时候我让她扣你的学分。”我我说。见他还是没反应,我转了转眼珠,说:“喂,我之前看到你的学分已经快没了,哎……真是厚脸皮,现在还在这里睡觉,小心你的学分被扣光。让我想想……如果你的学分真的被扣光了,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性你得不到学分。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告诉我怎么得学分?学分少是考不进好大学的。”说完,见他还是没反应,我便去找班主任了。

后来班主任来了,她叫我先回家,所以之后班主任对邱宇泽说了什么我并不知晓。

回到家,我妈坚持要帮我洗书包,发现了一张纸。她把那张纸递给我,上面写着的是一首诗。我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我妈狠狠地瞪着我。

“不知道。”我耸了耸肩,假装很淡定,可是心里却很慌。

“小……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居然,居然……”妈妈被气得都语无伦次了。

“妈,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么?告诉我,是哪个男生给你的?”

“我真的不知道啊!”

“这张纸上没有署名。要是那人把纸悄悄塞进你书包,就一定会把署名标注在纸上,这样他就会让你知道是谁喜欢你了,要不然他写这个有什么用呢?都不把姓名标注在上面。”妈妈摆出一副侦探的样子,说道,“快说,是谁给你的?”妈妈问。我低着头,没说话。“好啊,你不说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脑,手机全扔到楼下去!说到做到。”妈妈说着,就走进我的房间,拿起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随后打开窗,威胁道:“你说不说?”

我追着妈妈来到房间,“别扔啊,妈,我错了!它们是无辜的,再说,高空抛物可是犯法的!”我连忙跪下给妈妈磕了个头。

“我只是想知道是谁给你的,你告诉我不就得了,有这么难吗?你说出来我又不会怪你,难道…..你也喜欢上他了?所以就护着他?”

真烦,我真的不知道是谁给的啊,能不能放过我。我瞥了一眼手里的那张纸,这字迹……有点像邱宇泽的啊。对不起了邱宇泽,不管是不是你,就帮那位给我写情书的人背一回黑锅吧。“是…..是邱宇泽。”我说。

“咦,怎么感觉这名字有点熟悉?”妈妈将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放回桌上,随后摸了摸下巴。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赶紧抱起那堆刚刚从书包里拿出来的书本放进一个布袋里,提着它溜出家门。我决定去图书馆做作业。

可不幸的是,我居然在图书馆看见了邱宇泽,他坐在离门口很近的那张桌子旁。这个城市有那么小吗?我悄悄地从他身边经过,心想:真讨厌,为什么偏要选离门口那么近的位置?这时,他抬起头往我这边看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继续写作业。糟糕,被发现了吗?千万不要过来和我说话啊,我现在都不敢看他,因为心虚。老妈这个人我很了解,明天肯定会去找邱宇泽算账,还会把他的家长也请来。我想象了一下,明天老妈一见到邱宇泽肯定会当着别的同学的面扇他一个耳光,然后狠狠地骂他一顿。本来应该感到高兴的,因为可以“报仇”,谁叫他欺负我,这回我还可以加倍奉还给他。可奇怪的是我却感到内疚,甚至害怕。

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远处站着一位服务员,我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她问。

“来一杯热巧克力,谢谢。”

“好的,请稍等。”

不久后她又回来了,把一张发票放在了桌上。

我把作业本从布袋里拿了出来,开始做作业。做到一半的时候,那个服务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巧克力走了过来,“您好,您的热巧克力。”我冲她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后抿了一口热巧克力。暖暖的热巧克力滑进肚子,感觉身子顿时暖和起来。就在我一边品尝着热巧克力,一边做作业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好像没有带钱!我摸了摸衣服口袋,没有钱,一分都没有。我把布袋里的书本全都拿出来,抖了抖布袋,没有钱。我把每本书都翻了一遍,希望某本书里夹着钱,可是没有。身边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我。我尴尬地笑了笑。

怎么办啊?我都快把热巧克力喝完了,不可能再退回去了。周围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哪好意思借钱。我紧张地扭了扭身子,突然灵机一动,可以去找邱宇泽借钱!将它设为计划A。我刚想站起来,又被一个主意压下去了。对了,我可以告诉服务员,就说我今天忘带钱了,回去拿一下,然后把电话号码留下,发誓一定会回来付钱。就这么办了。将它设为计划B。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不料,双腿撞到椅子,把它一掀,椅背向我后面那桌倒去,随后把后面那桌上的咖啡打翻了。

“呃,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边道歉,一边拼命抽纸去擦掉桌上的咖啡。

咖啡的“主人”不高兴了:“我才刚喝一口你就把它打翻了,是不是要重新帮我买一杯?”咖啡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女士,长得和邱宇泽有几分相似。

“抱歉,我会赔给你。但是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在许多人的目光下,我大步走出了咖啡厅。看来,计划B是行不通了,我都不好意思再和服务员说话了。只能去找邱宇泽了,希望他还在。

我向图书馆的门口走去,邱宇泽正坐在那里专心地写作业。我走过去,又退后几步躲到书架后面。再向他借钱之前,必须得练习一下。“邱宇泽,你可以借我二十块钱吗?”不行不行,这样太直白了。“嗨,你吃饭了吗?你吃了什么?你家里有宠物吗?你……”也不行,到底怎么说好呢?我思考了一下,终于想出一个办法……

我走到他身边,盯着他真在做的练习题看了好一会儿,而后说:“嗨……”

邱宇泽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是我,问:“有什么事吗?”可以看得出来,邱宇泽正在努力憋笑,可是他在笑什么呢?

好久都没和他说话了,感觉很陌生。我说:“第五题错了,应该选C。”

他回过头看了看卷子上的第五题,然后拿起笔在草稿纸上算了一遍,“嘿嘿,是个计算错误。谢谢你帮我找出来,不过你算错了,应该选B。”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随后指向第七题说:“也错了。”

这回,邱宇泽没有拿起笔去改正它,而是说:“班长,你是不是有事要让我帮你?”

“呵呵,我…..在咖啡厅点了杯热饮,喝掉一半了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钱……”我说。此时,我的脸像被火烧了似的,这种感觉让我快要窒息了。“还有,我不小心把一位女士的咖啡打翻了,要赔她一杯。”

“多少钱?”他问。

“二十块。明天还你,我保证。”

“好吧。”说完,他弯下腰从书包里掏出二十块钱给我。

我接过钱,把它塞进衣服口袋,“谢谢了。”说完,我冲他鞠了一躬,快步走会咖啡厅。

“等一下!”邱宇泽扯住我的袖子,我连忙从他手里挣脱,转过头去看他。

此时,邱宇泽的表情有些……奇怪。这让我想到几个问题:那封情书该不会真的是他写的吧?他现在拉住我干什么?难道他想……想到这里,我感觉脸变得越来越热。

“还,还有什么事吗?”我紧张地抓住了裙摆,咽了咽口水。

他咧开嘴笑了笑,用神秘兮兮的语气说:“你去照照镜子就会明白了。”

我怔了怔,然后快步走开了。

我先去了洗手间。邱宇泽说的对,我的嘴巴周围全是没添干净的热巧克力。我就是“带”着这张脏脏的嘴走出咖啡厅,和邱宇泽说话的。难怪他之前看到我的时候在憋笑。别人见了一定都快笑死了吧。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我拿水洗了洗嘴,抹了把脸,随后前往咖啡厅。今天可真倒霉,先是班主任让我帮邱宇泽补课,再是那封情书,然后是咖啡厅里发生的那些事,还有问邱宇泽借钱和没擦干净的嘴……我快要崩溃了。

我并不知道,从问邱宇泽借钱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第一章   完)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

《故事书店》

2020-5-27 0:06:14

小说剧本

青春里的兵荒马乱

2020-5-28 22:28:14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嘻嘻

    期待着后续

  2. right

    很好啊,期待后续,加油

  3. 哈哈

    Good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