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10年代的蒲公英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时间如霜,时间如幻,时间如铁锈,时间如碎涯,难以捉摸。

十年变化,不过大地之数秋,不过夕月之轮回,恰似一羽蒲公英,像极了吾辈浮沉。

文字似乎早已不再亲切,心境似乎塞了太多秋煞,无病呻吟的昔年楼台早已缀成了倩影醉笑的灯火霓凰。人行走的越远,温度应当是一个初极阔后渐狭的收缩的过程。

早些年,还是太过年轻,以为生活、社会的腐败、自私、虚伪、构陷、奢靡、欲望、贪婪当不会与我等干涉太多,十年一渡,才发现这个社会有几人敢说未曾有过这些人性之弱点;我们都是或多或少的裹挟着这些人性之苟且的复合存在罢了。此刻才开始觉得当年那“看淡名利、死生一致”是多么可笑,可是心底笑着笑着却又哭泣着收场。

我本赤子心,也曾高楼皓月为伊痴;而今红尘深,浑然油腻往来为蛛丝。

怀念那一份无畏的纯粹,我深知,这份死去化春的纯粹,仍会在每一个彷徨的深夜触动着那一份灵魂的执着。

卢梭晚年的忏悔录里的那一位老实认真的女仆人,也时常让我感到莫名的不安。文字就当做是一种救赎,是我“安行不顾、不顾且安”的盆友。这么多年,坚持的阅读、听书、瞎想的习惯,至少还不至于被我的文字所厌恶。来自一个油腻青年的内心独白,想必不会那么有趣,想必也许残忍,想必多有不合时宜。

1、   弱者无立锥之地。

从自然、生物演化的思想来说,那些无法很好适应自然或社会的存在、的人事物,长期来看,多半是会淘汰的,这是自然之道,正如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没有冷暖与是非。但是凡是有例外,为了维护人性之中那份圣洁的天性,为了那份圣洁天性所带来的人类更加强劲有力的发展,人类诞生更加高级的智慧,那就是借助同情弱者而衍生出的同理、理解、帮扶的思想,将会更加凝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这,的确很好,但是经不起量化。引入量化、概率,你就会发现P<0.05,也许诸位并不会同意我的观念,但是这正是我十年人世茫茫的观感体验。

诸如歧视、区别对待、双标、不公、不正、暗箱操作、假意逢迎、鄙视链、水深、嫉妒打击、权利蛮霸、欺骗、忽悠、冷漠、压榨。。。。。。各种名词,都是我们创造的,这很现实,真真实实,你说是一滩烂泥也好,一摊狗屎也罢,它们就在那里,不偏不倚。早有前辈告知前路崎岖还好,可以少些碰撞;贵人遇到的少的,就得付出血的代价,去支付这社会的VIP课程。

呵呵,也许我还是保守的。也许更加真实的现实是:茫茫人世,实力为尊,弱者无立锥之地,为求生存,好的生存,好的守护,势必深深的筹谋与行动。还好这对于我这样的芸芸众生和富二代、官二代、拆二代、智二代都是一样的。话说的更加明白一些,便是:任何人,如果没有一个健康无比的身体,都是枉然;任何人在任何社会网络之中如果不懂得筹谋策划、暗自思考,都是枉然;任何人,如果不具备自我专业的强劲与雄厚,也休想能有长远;任何人,如果不懂得不断升级自己的认识系统、拓宽认知边界,也势必会被淘汰;任何人,如果不懂得坚持,成为时间的盆友,长期主义,慢变量,都将是废材;任何人,在当今知识分类、专业分工如此纷繁复杂的时局中,不懂得抛弃,不懂得专注精力,做好几件事情的话,也必然坍塌;更加重要的是,在先进的AI、BID DATA、VR等信息技术与生物变革下,任何人,如果不懂得自律,不懂你收管自身的低级欲望(饮食男女游玩好狎),也必将成为人生的败笔。

其实道理很是简单,你不去打磨、不去躬身入局,自有人去行动,你不去改变,自由人去改变,很多人已经在路上,君不见的,有人能见,君不闻的,有人能闻。每念至此,便觉惶惶,日夜轮转,时间如霜刀。

2、   善良、浪漫、积极?NO!逻辑、利弊、真实。

如果十年前有人跟我说起凡是讲逻辑、凡是先看利弊,我多半是愤愤不平的,甚至兴之所

会骂上几句,吾乃中华传承者,修的是儒家君子、道家仙人、佛家佛陀之精华,岂可张口闭口理性逻辑、是非利弊,太过烟火气息,难道不该是善良、仁善、美好浪美、积极热情终日盈耳。

      我很庆幸—-在我初心未定之时,曾有这样一些好友、师长、亲辈,告知我要善良、积极、浪漫—-虽然日后带着这些“修行”被一个叫社会的大哥打成了痴呆、智障与猪头。

至今思忆人,躬身虔俯拜。

随着经济发展,市场繁荣,除了繁华之外,同样释放出来的是人性的贪婪、自私、阴暗,乃至道德沦丧。随着竞争日趋激烈,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已变成了“灯火通明、通宵达旦”乃至昼夜不分。

好的理念,当然可以解决问题,可惜不是现在;能够解决问题的是另外一种修行—-逻辑、利弊、真实。讲逻辑,是为了看穿骗局,少缴纳智商税、套路税;谈利弊,是为了洞察人心,试探人心,虽然人心不忍直试;说真实,是为了保持本心、本色,否则与牲畜何异?

这些年,我辈只敢小心翼翼的收起那气机太漏的善良、浪漫、与真心,换上一副“陈萍萍”式的厚黑谋略,在心中竖起徐阶式的厚脸皮与九幽城府,忍受着、承担着、摸索着、咬牙着当年朱重八一样的隐忍。

这些年,逐渐逼着自己似乎成为了当年那个“厌恶、憎恨”的模样;多少次,深夜之中,思虑飘远、心跳悸动、彷徨挣扎,第二天起来却依旧冷峻着微笑;这些年,也只有我辈心中自己清楚,会为一曲莫名的《十年人间》而震惊驻足、有那么一刹那无法压抑住内心的千味陈杂,一如这戏子多秋:

“有最奇崛的峰峦,成全过你我张狂;

海上清辉与圆月,盛进杯光;

有最孤傲的雪山,静听过你我讼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不过寻常。”

我辈压缩的、卷起的、掩藏的、冰封的呐喊与热血,十年一渡,竟只凝成这短短的一句:

寒士十年只弹笑,换取功名诺为卿。

    笔意已阑珊,所言已然太多,在这十年的终点,祭奠这飘散如烟的年华,幻化成下一个轮回的种子,期待生命的重新起舞,一如当年的你,曾在蒲公英的夕阳挽发回眸,刻下时光不洗的热爱。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1.2人不知而不愠【1.1】

2020-5-18 22:31:27

心情日记

1.3大道无言【17.19】

2020-5-19 9:09: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