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马车还在缓缓地行驶着,马车中却传来了小梅那甜甜的声音:喂,你为什么会倒在路边啊?为什么你胸口都是血却没有伤口啊?不会是别的人血吧?你不会是个坏人吧……莫邪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小梅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好像一直麻雀一样。小梅,不要打搅公子养伤。魏依倩哭笑不得的看着小梅轻声说道。小姐,找个人好像个木头一样,问他什么都不说。除了知道他的名字 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万一是个坏人呢?小梅一脸委屈的对着魏依倩撒娇。好啦,也许莫公子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要总是问东问西的。我们本就萍水相逢,你这样会让人讨厌的。魏依倩抚摸着小梅的脑袋眼光却看着闭目养神的莫邪笑着说道。那好吧,小姐你说的都对,就你心肠好,要是换做别人才不会救他呢小梅低声呢喃着。

莫邪哪里是在养伤,而是一直不断地尝试着修炼功法,早在醒来的莫邪就发现身上虽然有着血迹,但是伤口却在已经愈合,而且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不由得让人乍舌,想不明白的事情,莫邪也不愿多想,毕竟想起曾经的那些往事,就当他感到无比无奈。他恨南宫雪嘛?或许吧,他应该恨,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怪南宫雪嘛?要怪就怪自己太过于执着修行而忽略了她的感受,想起那十年来南宫雪也是任劳任怨的陪着他,就让莫邪生不起一丝恨意。恨逍遥羽嘛?也不是,修真界从来都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杀人夺宝,灭人满门。这也只不过是修真界的常态而已。只怪自己不够强大,如果自己能有如同太上魔君那般实力,普天之下有又谁敢让他交出功法?又有谁敢对他不敬?想到这里不由得摸了摸左手上的空间戒指。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活一次的机会,那么我就要做最强的那个人,做一个没有任何人敢不敬的人,做一个让任何人都闻之色变的人,这一刻莫邪的心态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冷淡了起来。

可是这一路上不知道多少次的尝试,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调动灵力进入体内,好像自己是个灵力绝缘体一样。丹田外面包裹着的那层黑色的物质隔绝了所有的灵力进入其中。仔细想想才明白过来,应该是当时施展了那门在空间戒指中获得的那本秘术,所遗留下的后遗症吧。但是面对那必死的局面,他也不得不用了。从那戒指中得来的那本功法叫做《忘生诀》,共有三层,在那十年不断地修炼的时间里,有空闲之时就会修行一下这本功法,功法共分为三层,第一层可以短时间内提升一个大境界,第二层可以提升两个大境界,第三层虽然有修行法决,可是却没有讲解修行第三层成功会发生什么,可能创作这本法决的人也没有修炼到那个境界吧。虽然这本功法强大到无法想象,可是后遗症也厉害的是让人无法接受,一旦施展就没有办法中断,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直接掉落一个大境界,并且三年都不能使用任何灵力。莫邪用了十年也仅仅只是第一层刚刚入门而已。若不是当时那必死的局面莫邪也着实不愿使用。这下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开始修行,毕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一点实力很缺少安全感。在想明白原委之后,莫邪也就放弃了修炼灵力,虽然没有了灵力,可是莫邪的肉体可是渡劫期的强度,虽然因为体内没有灵力的支撑,身体强度削弱了很多,但是想来也不会比那所谓的武王弱到那里去。再加上自己渡劫期的强大神识,以及前世四处寻找药材时曾在凡人界所学到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功武秘籍,靠着这些自保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想到这里,莫邪便睁开了眼睛对着那名为魏依倩的女子说道:再次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和一路上的照顾,在下身上的伤势如今已然痊愈,便不再多做打搅,说着从腰间解下一块玉牌,这是当初和南宫雪结为道侣之时南宫雪所赠的。递给了魏依倩:这块玉牌是我的信物,他日姑娘若有难便捏碎这块玉牌无论天涯海角,在下定当赶来为姑娘排忧解难。魏依倩犹豫了一番之后接过了玉牌对着莫邪说道:那小女子便多谢公子美意了,还望公子一路平安。看到魏依倩接过玉牌,莫邪便起身离跳出了马车,朝着树林里去走便可便消失在了茫茫树林之中。

车厢内小梅看着自己小姐手中的那那枚玉牌,那玉牌平平无奇,材质也不过算是中上等,不过玉牌上雕刻着一颗苍劲有力的邪字,却让着玉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小姐,你还真相信那个人啊?怎么可能捏碎玉牌就能赶来的啊?他以为他是武神啊?小梅一脸鄙夷看着玉牌说道。魏依倩也看着手中的玉牌对着小梅说道:虽然我也不是很相信,不过那少年可能也身无长物,又不想落个之恩不图报的名声,才留下的这枚玉牌挽回一些颜面吧。小姐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拆穿他啊?小梅不解的问道。魏依倩看着小梅温柔的笑了笑,我救他又不是为了让他报答我什么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那少年既然想留下几分颜面,我们又何必去拆穿人家让人家难堪呢?说着随手将玉牌递给了小梅。小姐你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了,这些年都不知道救了多少人了?好多人说什么救命之恩大过天,改日再报,可是这些年来也没有见过几人来报恩的!小梅愤愤的说道。魏依倩轻轻的掀起了一截车厢旁的窗帘,看着莫邪离去的方向轻轻地呢喃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魏依倩不知道的是,那被她随手递给小梅的玉牌正散发着一种微弱到几乎不可查的气息,修真者的手段又岂是她们主仆二人所能了解的?那玉牌中蕴含着莫邪的一丝神念,只要玉牌破碎以莫邪那渡劫期强大的神念,必然感应的到,到时候自然可以寻着气息一路赶来。

不知过了多久正在魏依倩看着车厢外的景色发呆之时,突然马车猛然停住。道路的前方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骑在一匹白马之上,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身金纹白袍,身材臃肿面容猥琐,一身华贵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白袍的胸口用纯金镶嵌着一个金色的‘颜’字。身后跟着一胖一瘦两位老者身着黑袍气势非凡,再其后数十人也是一身黑衣。每个人的胸口都纹着一个金色的颜字,这一行人赫然便是北域四大家族之一的颜家,为首的便是严家的二少爷,颜如玉。这颜如风虽然生的一副好皮囊,可是不学无术,如今已是二十有余也才刚刚踏入后天二流境界,在其身后的两位老者瘦的叫做颜青文,胖的叫做颜青武。两人都是严家的长老,这次跟着颜如玉来围捕魏家的大小姐魏依倩来要挟魏依倩的父亲,魏家家主魏行云。颜如风催马上前几步略一拱手面色轻挑的对着魏家一行人说道:颜家颜如风,见过魏家大小姐,还请魏大小姐出来一件。魏虎和马车周围的魏家护卫分散在马车的周围,一脸戒备的看着颜家的众人。

马车上的布幔轻轻的被小梅掀开,魏依倩走出车厢看着颜如风秀美微皱说道:颜二公子在这小路之上拦截我魏家车队这是何意?难道是想和我魏家为敌不成?颜如风一脸猥琐的看着魏依倩淫笑着说道:早就听说北域魏家大小姐性格温婉如水,生的花容月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如今本公子对你一见如故,希望魏大小姐你和本公子回颜家彻夜长谈,不知道魏大小姐意下如何啊?颜如风一边说着一小双眼睛还不断地在魏依倩的身上上下游走着。魏依倩看到颜如玉这幅模样也是心中一紧,这次外出游玩所带护卫只有统领魏虎是后天一流的高手,其他的护卫也不过是后天二、三流的高手而已。本想着以魏家在北域四大家族之一的威名,也不会有宵小胆敢招惹魏家,可是不曾想到遇到了颜家的一众人。这些年来颜家和魏家大大小小的矛盾不断,私下里早就已经不死不休了。不过是表面上还维持着和平罢了,如今颜如风带着颜家的两位长老在这里拦截她们,这样看来颜家已经准备向魏家下手了。颜家的颜青武、颜青文二人可是先天宗师,虽然是刚刚踏入先天的,可是那也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抵挡的了的。如果被颜如风带回去的下场可想而知, 如此一来要想办法脱身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魏依倩面色一正对着颜如风说道:多谢颜二公子错爱了,小女子惶恐。几日前我与丫鬟小梅出来游玩,回来之时已是通知了家父,想来家父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还请颜二公子让开道路莫要让我父亲等着急了,你也知道的家父脾气可不是很好。

颜如风面色不改依然一脸淫笑的看着魏依倩说道:魏依倩老子告诉你,少拿那个老东西吓唬我!今天没有人能来救你,你父亲那个老家伙现在自身都难保了,我们魏家和孙家的高手今天一早就带着人前去你魏家了,现在恐怕已经鸡犬不留了,今天老子就要把你带回颜家,好好地疼爱你一番。哈哈哈哈……听到颜如风的话魏依倩脸色大变。这时魏虎小声对着魏依倩说道:大小姐,一会我带着护卫为你冲出一条路来,小姐你朝着树林里快逃,我们尽可能的拖住他们。魏依倩心中满是苦涩,在对方两大先天宗师的手下,自己的这些护卫拿什么去挡?又能挡得住多久呢?那可是先天宗师,对于先天宗师来说,先天之下来多少也无异于飞蛾扑火罢了。不等魏依倩多想,颜如风早就等不及想要将魏依倩拿下带回颜家凌辱一番了,于是便下令让颜家的众人杀向了魏家一众。颜如风虽然是颜家家主的亲儿子,颜家的二少爷,可颜青文和颜青武可是颜家的长老,颜如风自然是指挥不动的,他们自持身份不愿出手,想着下面的那些人也可以解决掉魏家的众人,就算有个后天一流的魏虎也不足为惧,一脸神在在的看着打作一团的众人。看着颜家的众人冲了过来,魏虎急忙跑到马车旁,带着魏依倩和小梅就想冲进旁边的树林,可是魏家的众人已经冲了过来。虽然魏虎是后天一流的高手,可是还要护着身后的魏依倩和小梅二人,面对着三个后天二流的高手的围攻不过会就已经浑身挂满了伤口。魏虎怒吼一声,一剑横扫击退了围攻他的三人,对着魏依倩说道:小姐事不宜迟,再不走谁也走不掉了。魏家现在正在遭受孙家和颜家的围攻,族人撑不了多久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求助欧阳家了,小姐家族的希望就全靠你了,说完就又冲向了向这里赶来的颜家众人。欧阳家也是北域的四大家族之一,北域四大家族以颜家为首,欧阳家次之,其次的就是魏家和孙家,孙家一直都和颜家狼狈为奸。而欧阳家和魏家也是世代交好,从而也就形成了一种平衡,可是如今这份平衡很快就会被打破,一旦颜家和孙家联合灭了魏家那么欧阳家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容不得魏依倩多想小梅拉着魏依倩就想往树林里跑去,突然一个黑影倒飞了过来,定睛眼看正是刚才和二人说话的魏虎。而魏虎刚才站的地方正是颜家长老颜青武。只见颜青武缓缓地走来菲欧胖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对对着魏虎说道:区区后天一流的武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不自量力。说着看向魏依倩,魏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放心吧我颜家不会亏待你的。魏依倩和小梅紧紧的靠在一起,可是这也无法阻挡魏依倩心中的苦涩,如今场上剩下的魏家护卫都已经重伤倒地,虽然魏家的护卫也不弱,可是也挡不住颜家的人多势众,更何况还有颜青文和颜青武两位先天宗师在一旁虎视眈眈,这下真的是在没有逃走的希望了。想到这里魏依倩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突然仿佛像想到了什么,看着小梅一直拿着的玉牌一把拿了过来捏碎了,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人就是这样,就好像在落水的人,看到了岸边的一缕稻草,也一定会死死的抓住。哪怕是明知道可能救不了自己也会死死地抓住不放弃。看着碎裂的玉牌,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由得苦笑一声:父亲,你一直教女儿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说好人一定有好报,这些年来家族不知救了多少人,可是如今又有谁能够救我魏家呢?

此时颜青武已经走到了魏依倩身旁,伸手就抓向魏依倩。忽然颜青武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芒射来,立刻飞速倒退回去。刚站稳身形就看到刚才自己所站的地方有一把木剑,深深的插入了泥土之中,只留着一节剑柄留在外面。不由得冷汗冒了出来,如果刚才晚一点可能就直接被这把木剑一分为二了不由怒喝道:什么人,我北域颜家在此办事,还望朋友给个面子,改日我颜家定当登门拜访。虽然说的是登门拜访可是言下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意思就是说我们可是北域的颜家,你要是敢管我们颜家的事情,等我颜家抽出空来,颜家的高手一定找上你,灭你满门。哗哗~哗~~森林深处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地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魏依倩和小梅吃惊的看着走向众人的少年魏依倩忍不住开口道:莫公子!?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莫邪,莫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都没开眼前的颜青武,笑着对魏依倩和小梅说道:魏姑娘、小梅姑娘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小梅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魏依倩心却提了起来对着莫邪喊道:魏公子,快跑啊他们有两个先天得高手,快去北城的欧阳家……话还没说完,就被颜青武打断了,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出手干扰我颜家办事,你找死!颜青武一看是个少年,心里顿时恼怒起来,刚才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少年给吓到了,不由感觉面上无光。莫邪看了一眼颜青武说道:我虽然是一个无名小卒,可是我的生死可还轮不到你来决定。哼,口出狂言的小子,我这就送你去死,下辈子记住千万别招惹我颜家的人。说着就提起武器冲向莫邪,莫公子小心啊!魏依倩看到这一幕急切的喊道。莫邪轻轻一抬手那把深深没入地下的木剑被抓入了手中,心中轻声说道:或许真的有人能够杀死我,可是那个人绝对不是你,说着众人只见剑光一闪,正向莫邪冲去的颜青武突然停住了身影,双手捂着喉咙,在手指尖有着鲜红的血液不断的渗透出来。怎么…怎么可能,你是武……王?说完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再看莫邪淡淡的看了倒在地上的颜青武,自言自语道这个世界的筑基期的修炼者这么弱嘛?魏依倩呆住了,小梅呆住了,颜如风呆住了,就连倒在地上重伤的魏家护卫和魏虎也呆住了,先天宗师,就这样一招都没挡住就死了?这少年真的是武王?!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亲娘忆

2020-5-15 16:34:30

心情日记散文随笔

游梅岭

2020-5-16 0:33: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