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爱这个世界啊”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所得皆所期所失皆安

2016年时,我15岁,她15岁;

2020年时,我20岁,她15岁。

01

     现在是2020年5月14号晚上11点,我晕沉沉地坐在桌子前,脑袋里明知着还有繁重的网课任务与作业等着我,心中却没来由地一颤,那件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往事终究还是从潘多拉魔盒中解放出来,我的全身随即被悲哀侵蚀。我问你,你有过那种,明明前几天还看到的活生生的朋友,过几天人却没了的经历吗?

      我有过。A是我的一个女同学,小学和初中一共同班了五年。她的成绩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在中游徘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初三的时候,她的成绩就下滑得很厉害,经常是班里倒数。当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上着课的时候,会突然趴在桌子上大哭,完全不在意旁边人异样的目光,而且这个时候,她的脸色特别苍白,是那种瘆人的白。她也因为这个,时不时地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谈话,当然,大家权当是中考压力太大了,只要度过了中考,一切都会好转。

     只是,并未有人重视异样的产生,抑郁的情绪在暗中酝酿,我们还是终日埋头于书本,奋战中考。大家原本都以为这个倒数的女生,肯定考不上我们这的重点高中了,连老师们也对她抱着几乎放弃的心态,认为她的水平只能考上我们这剩下的几所还不错的高中。戏剧性的是,她高考超常发挥,刚刚到了分数线。

     这听起来原本挺励志的是不是?但是,尽管毕业了,风言风语还是不停歇,我后来听人说,她和我们班的几个男生在同一个考场,然后通过作弊的手段考了高分,但协助她作弊的那几个男生却落榜了。那些男生心里或有不甘,或有不服气云云的感受,所以他们才将作弊这件事抖漏了出来。

     尽管这样,我们前进的脚步还得继续。中考结束了,在夏天沉闷的空气以及冗长的蝉鸣声中,我们踏入了高中的大门。

02

      高一第一学期,以前的初中同学都分在了不同的新的班集体里,见面了也只是微笑着点个头打个招呼,大家好像都变得有些陌生。然后就这样,高一第一学期就在我们的浑浑噩噩中度过了,很快到了期末,也就意味着寒假快到了,中国人心心念念期盼着的节日——春节也快来临了。

      那时是2016年1月多,这个冬天是在我记忆里面最冷的冬天。有多冷?这么说吧,当时广东遭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寒潮,连我的老家都下雪了。但是由于我的学校在城里,倒也没有下雪,不过却下起了雨。是的,冬雨,我至今仍厌恶冬雨,它冰冷又潮湿,冷湿得几近恶毒。无奈我就读的大学处于一个冬雨横行的城市,但这都是后话了,这里暂且不表。说回来,那时很快就要期末考试了,大家都期望着考完试回家过年,毕竟这是第一次高中放长假,每个人都难掩心里的兴奋与激动,可以回到家里和家人好好分享一下自己的高中生活。但是我记得,那是1月12号的晚上,天很冷,外面还飒飒地刮着冷风。

      我一直以来都存在着睡眠问题,难以入眠,我躺在床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胡思乱想。当时的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是深夜11点。这个时候我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外面正刮着风,呼啸的呼呼声还不停地钻入我的耳中,理所当然地,我以为是某个宿舍的门被风吹关掉了,况且这么冷的天,还是深夜,谁愿意离开温暖的被窝,去查看一番呢?我便毫不犹地翻了个身,继续睡了。第二天上午,来到班里的时候,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你听说了吗?昨晚有个人跳楼了诶。”高中生活毕竟索然无味,突然来了个这么劲爆的八卦,让正逢青春期的我们好奇心和八卦心更上达到了顶峰。下课的时候,当时有一个女同学B和我关系很不错,她好像挺了解这件事的,我便问了她,她说跳楼的人是6班的。

      6班的?我有认识6班的人吗?我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刚好,就只有当时的初中同学A。不会那么巧吧?我还自嘲地想了想。大课间的时候,女生B因为认识6班的人,便去6班打听了。回来的时候,她有点神秘地在我耳边说出了那个跳楼者的名字。

      没错,是A的名字。

03

      我很震惊,反问了三次你确定吗?她看着我的眼睛,说是的她很确定。我当时感觉有种虚脱的无力感,怎么说呢,我和A并不是很熟,但毕竟已经认识了五年,高中又恰好在同一所学校,我的心里,还是被一股无限大的悲伤填满。

     在出事的前几天,我碰巧还在校道上遇到过A。怎么说呢?她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副精神状况很糟糕的模样。当时她的脸色,是我熟悉的初中时候的恐怖的那种苍白。我向她打了个招呼,她好像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嘴里好像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无力地向我挥了挥手,便走开了。

     中午的时候,我恰好在路上遇到了以前的初三同学,在我印象里上了高中以来,人还从来没有那么齐过。A的闺蜜也在人群里,她一直哭一直哭,哭得眼睛都肿了,她一边哭还一边说:“她怎么这么傻,都快过年了,有什么事不能和我们大家好好说,一起解决。”她当时哭得真的很厉害,站都站不稳了,要旁边的人扶着,到最后她是哭到几近失声,连话都说不出来。

     还记得我前面说的那个巨响么?没错,就是A当时砸到地上时的声音,而且她是在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的。她被人发现是因为,住在一楼宿舍的学生出去阳台洗漱的时候看到了。

     从深夜11点到第二天早晨6点,我不知道她跳下去的时候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活着的话有没有后悔呢?是不是依然恨着这个世界呢?那么冷的天,寒风呼啸,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没有一颗星星无尽深邃的黑夜,那种无助感谁又可以理解呢?

     后来因为我要忙着考试,也没太过于关注这件事。大概就是听说学校赔了一大笔钱,她自杀的原因我听以前的同学说了,好像是她的日记里面写着,大概是因为她的父母,反对她和一个男生在一起,谈恋爱之类的。

     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推动因素,因为就我感觉而言,她初中的时候心里可能就已经出现了某些问题,再加上她考上了重点高中,可能在学习方面什么的也有很大的压力。但却没有引起身边人们的重视。

      她可能患有抑郁症。我认识A的男朋友,是那种不太学好的类型,在我印象里他仿佛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在2017年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当时的初中同学又聚在了一起,她的男朋友也在场。当时有几个男的围在她的男朋友身边,问他有没有A的qq号,可以登上去搞个恶作剧,吓一吓别人什么的。他们后面的话我有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她的男朋友好像还笑了笑,然后和那些男的开起了玩笑。我生气吗?当然;我觉得悲哀吗?当然。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要我上去抡他们每个人每拳吗?我觉得这种事,从来都不是别人开玩笑的资本,过了再久都不是。

04

      现在是2020年3月7号深夜0点,恍惚间,我点开了A那个再也不会亮起的头像。看着她的qq资料卡,19岁。她本来应该和我一样大了,经历高考,考个大学,以后还会穿上婚纱,嫁给心爱的人。最起码,她本该和家人一起度过那个2016年的春节。

     点开她的qq空间,上一条动态发布时间还是2015年12月31日。她在空间的头像,还是她和闺蜜的合照。留言板里是她闺蜜一条又一条的“好久不见”、“一年又一年”,每年都会留下至少一条。我还以为,时间的洪流,早已把A从我们的记忆殿堂中冲淡,没想到四年过去了,那个当时听闻噩耗,哭得几近昏迷的闺蜜,仍在用这种方式思念着她。

      2016年时,我15岁,她15岁;

      2020年时,我20岁,她15岁。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想对A说一声抱歉,但是时间无法逆转,只能带着你的那份希望,负罪前行。泰戈尔曾在《飞鸟集》中写道:“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世界不爱你的话,你仍然可以尝试着去爱这个世界啊。说起来,我高二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情绪比较压抑低落,当时还发那种很抑郁的长短信给我爸妈,把他们吓坏了。但是我在路上看到乞讨的老人时,仍会把身上所有的零钱都给他们;需要捐款时,仍会力所能及地捐出一部分;周围的人需要帮助时,我从不会拒绝,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云云。书上管这种叫讨好型人格,尽管讨好听起来不像个好词,是就是吧,管他呢,我开心就好。

     终于我长舒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等待着天明。

end

人已赞赏
散文随笔

短句

2020-5-14 23:28:53

散文随笔

😏

2020-5-15 22:31:53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嘻嘻

    看的我眼睛湿润了。写的情真意切的,棒棒的

  2. 心稚

    活着有时候就是一种坚持与勇气

    • 墨以南

      说得很对,感谢支持。

  3. CCCCL

    我什么都没有忘,只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不能想,却也不能忘。 ——史铁生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