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的归宿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座不知名的海滨城市的某条小河边上。记得彼时我正在河边晒着太阳,享受着午后柔和的阳光,悠然自在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突然一个骑着单车的女孩儿在不算宽敞的人行道上横冲直撞引起了我的注意。

 

“多么可爱的人儿啊”,我心想,“她看起来多么自由”。

披肩的头发在风中凌乱着,笑得那么天真无邪,比这阳光还要温暖。她穿着一袭浅绿色带有几朵淡红花纹的裙子,裙子的长度刚好遮住她的膝盖。宛如一支柔顺而灵巧的画笔,为我眼前这片初夏的美景渲染更多的生机。

她就这样突如其来地闯进了我的视线当中。

 

之所以那时我在人群中能够注意到她。除了以上的原因之外,更主要的是她像我以前爱的那个叫“简”的女孩儿,虽然已经忘记这是她离开我的第几个年头,但是我得说,我这辈子只爱过那一个女孩儿。但是她不是,从旁人的口中我知道她叫“珍妮”。

 

从那天起,这个“骑着单车的自由女孩儿”便成为了我生命中的全部。可能你会认为我说的过于夸张,毕竟两年的光阴实在是太过短暂,即便在此期间成为了我的全部,也并不值得任何惊叹。但是对于迟暮年纪的我来说,这两年时间是多么的珍贵啊!甚至可能远远超出了我估计的余生。

 

我开始喜欢上这条小河,也开始在暖洋洋的午后散步于河边,没有一天间断。过去即便是一天比一天年迈,身子骨越来越差,我还是喜欢“走南闯北”,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我只想在这里待着,只希望她经过的时候我恰好能看到她,也希望她能注意到我,尽管我没有任何惹人喜欢的地方。

 

庆幸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注意到了我(这一点需要大家原谅,我实在年纪太大,很多往事都日渐模糊,相信只要生活在地球上,都无法逃脱这样的“厄运”,不得不说,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恐怕也对此无能为力),并且从开始对我笑,到偶尔找我闲谈。说是闲谈,其实只是她在热烈的自白着生活中的琐事。我很少能听懂她的意思,我和这个世界脱轨了,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因为我太老了,仿佛呼吸都是件费体力的活儿。不过,她还在,她还年轻,她还陪着我,而且我喜欢她叫我“佐伊”。谈话结束之后,我们会像绅士一样握手道别,偶尔她还会给我一个友情的拥抱,看上去,年纪并不是束缚我们的枷锁。我静静地目送她离开,她笑着冲我招手。我想,这就足够了,哪怕这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五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但是今年并没有。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明媚之后,终于在月末的这一天阴云密布,仿佛天上的“铅块”随时会砸下来。可能今天我见不到“自由女孩儿”了吧,不是迫不得已的话,谁会在即将要大雨倾盆的天气里出门呢。不过,我还是要待在河边,那里使我感觉舒服,如果能够遇见她,我会觉得没有任何遗憾。我的腿就像是这天气一样灌了铅,等我在老地方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屁股坐在潮湿氤氲的草地上。“或许年轻的时候不该趟那么多的水”,我心里抱怨着“那样就不会得人们所说的关节炎”。想着想着,我开始像往常一样“巡视”着人行道。“一定会下雨的”。我想,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对于什么时候变天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对于珍妮会不会来,我始终心里犯着嘀咕。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或者更久,雨滴就像是在竞赛一样,争抢着敲打在所能看到的任何东西上。河面溅起了层层的涟漪,仿佛无数个同心圆彼此交错着。“真美,珍妮在的话就好了,她一定没见过,或许会兴奋地跳起来也说不准。不过,我为什么没有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呢,我太老了,一定是因为太老了。”我盯着湖面,“哎,管它呢,或许我该考虑的是珍妮会不会来?”

我实在是太累了,依靠在树边。“噢!那是珍妮么?她在向我走来。不……好像不是她”。

 

不过我希望是她,多想再听她温柔的呼唤我“佐伊”。或许,我还能摇起尾巴告诉她:“再见到你真好,我的珍妮”

“再见到你真好,简”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又梦见你

2020-5-14 16:52:48

心情日记

上帝给谁的都不会太多

2020-5-14 17:18: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