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凡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片未名的黑暗空间中,这是一个看不见尽头的空间通道,一个黑色物体由远而近,更近一点,是一个黑色的小鼎,看起来平平无奇漆黑如墨,散发着一种残破的气息,好像丢在地上都不会有人去捡的垃圾一样,那正是包裹着莫邪冲进空间裂缝中的那个小鼎。不过此时的它,却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快速的移动着。两边飞掠而过的景色好像在一条隧道中一样,隧道的四周布满了如同玻璃裂缝一般的裂痕,那些裂痕中传来恐怖的撕裂感又让人望而生畏,让人隐隐感到心悸不敢靠近。四周散发着莫名而又强大的吸力,仿佛如果有任何物体靠近就会被吸进那些裂缝中一样。如果有大能在此,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些裂缝就是传说中空间穿梭,就算是掌握了空间法则的仙人都没办法做到如此随意的空间穿梭。而四周的那些裂缝就是空间裂缝,相传空间裂缝,仙人之下触之既死,绝无生还的可能。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那黑色的小鼎速度却始终如一,快速的向那团光亮移动着。噗通!那黑色的鼎仿佛掉进了一个水池中一样,乳白色的池水上升腾起的阵阵紫色的气息在空间中流动。那黑色的小鼎上猛然传来了一股吸力,将水池中的乳白色的池水吸入鼎内,就连空间中的紫色的气息也不放过,随着池水和那紫色的气息被吸入那黑色的小鼎内,那黑色的小鼎也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小鼎周身那黑色的物质不断地脱落。漏出鼎身上一些奇怪的纹路,好像阵法,又好似图腾。不过直到将这方空间中所有的池水和紫色的气息全都吸收了之后,那小鼎周身的黑色物质都没有完全掉落,看起来更加的破旧了,更像是一个被遗弃许久的丹鼎经过风吹日晒长年无人问津,显得锈迹斑斑的。

当水池中那乳白色的液体被小鼎吸收完之后,水池的下方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那破旧的小鼎随着水池下方的大洞滑落了下去。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年或许更久那破旧的小鼎随着那池底的大洞不断地掉落,猛然之前方出现了一点亮光,小鼎继续向那团亮光掉落着。

在一条幽深的小路上,四周长满了参天大树。烈日炎炎之下的小路由于树荫的遮挡,只有寥寥的几束光亮照射进来,却更显得这条小路幽深且狭长。蓦然间小路的上方突然空间开始了一种不规则的扭曲,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空而出一样。噗,空间猛然破碎一个破旧的小鼎从天而降,掉落在了那幽深的小路之上。那破旧的小鼎摇摇晃晃的漂浮了起来,缓缓的变大。突然好像一个人吃多了呕吐一样,把一个人从鼎中吐了出来,那人浑身是血,胸口更是有两个血洞。小鼎将那人丢在地上之后,便快速的飞向了那被吐出来的人胸口,当小鼎快要没入那人胸口之时。忽然停了下来,悬浮在那人胸口一寸的地方,仿佛在犹豫这什么,又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不多会小鼎突然一动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从鼎中又吐出了一丝丝紫色的气息,恋恋不舍的射向那躺在地上的人胸口,然后小鼎也化作一团白光消失在了那人胸口之中。 小鼎消失之后,那一丝紫色的气息也没入那人身体,只见那人胸口的大洞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多会伤口就消失不见,皮肤也变得更加的白皙水嫩,看起来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般模样。

小路的尽头,一辆马车和一行数十人缓缓驶来。为首的是一个身高约两米的壮汉,颧骨高高凸起,脚步沉稳一看就是绝非普通人。周围散布在马车四周的守卫模样的人,一个个也气势非凡生的孔武有力。马车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四处张望,好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倒在路边的莫邪。朝着马车内呼喊道:小姐,小姐!前面路边有个人诶!话刚说完,周围的守卫和领头的壮汉立刻摆出了一副战斗的架势,那为首的壮汉快走几步,到了莫邪身边探了探鼻息,又摸了一下莫邪的手腕。回来后对着马车说道:小姐,前面有少年倒在路边,脉搏微弱,应该是受了重伤。马车上的布幔轻轻的被撩起一角,漏出一副精致的面容,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一双美眸之中流露着说不出的温柔。女子朱唇轻起温柔的说道:魏统领,还请将那少年带上吧,这荒郊野岭的如若我们不带上他难保不会被野兽刁了去。话音还未落,坐在马车上的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说道:小姐,把他带上放到哪里去啊?他还在昏迷呢,总不能让守卫们背着他吧。这…那女子略一迟疑,便开口说道:将他放入车厢内吧,如此一来也方便他养伤。小姐不可啊!魏统领和那小姑娘异口同声的说道。魏统领向前一步,双手抱拳微微弯腰对着那车厢内的女子说道:小姐,您乃是我魏家大小姐,千金之躯,这少年来路不明又怎能和您…话虽没说完,不过为难之意显而易见。只见女子秀眉微皱,不过说出来的话却仍是那般温柔:魏统领还请按照我说的去做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我们遇到了哪有放任他流落这荒郊野外的理由呢?魏统领无奈之下叹了口气,只好转身朝莫邪走去。

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噘着嘴好像可以挂一个油瓶一样,对着那女子说道:小姐,车厢就那么大一点,把他放在里面我们两个怎么办啊?他一个大男人对不方便呀。女子温柔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笑着说道:好啦,小梅救人救到底,那少年身受重伤,如若是让守卫们背着他可能会加重他的伤势,我们两个挤一挤就好啦!小梅噘着嘴一脸的不情愿,嘴里却小声的呢喃着什么,片刻功夫那魏统领便一只手提着莫邪走了回来,将莫邪安顿好之后马车又开始了缓缓地行驶了起来。

几日后,莫邪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脸好奇的看着他。莫邪还未有动作,那小姑娘就大喊道:小姐,小姐!他醒了,他醒了诶!这小姑娘身旁那女子放下手中的一本书,看了过来。莫邪缓缓地坐了起来问道:这是哪里?你是谁?我在那?女子还未回话,那小姑娘就说道:你这人好没礼貌啊,要不是我家小姐救了你,你早就被野兽给叼走了呢!小梅,女子对着小姑娘喊了一声又转头看向莫邪,轻声说道:小女子魏依倩,几日前见公子倒在路旁便命人将你救了起来,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路边?莫邪满脑子的疑问,我不是在雪山之巅嘛?不是被击穿了心脏,不是被…怎么会在路边?到底发生了嘛?喂,我家小姐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吗?小梅轻哼一声说道。小梅,不得无礼。女子拉了拉小梅。莫邪一愣神的功夫反映了过来,双手抱拳对着女子说道:多谢魏姑娘出手相救,在下莫邪,姑娘今日救命之恩,改日在下定当涌泉相报!女子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举手之劳而已。经过一番交谈之后莫邪才知道,这早已不是自己所在的修真界,而是一个叫做玄黄大陆的地方,这里的人也有修炼者,不过是类似于一种古武的修炼之法。境界也分为,后天三流,后天二流,后天一流,先天宗师,武王,武皇,武圣和只有在传说中存在的武神。据说武王级别的强者就可以踏空而行,一掌便可开山裂石。根据二人的描述,莫邪心中有了计量。所谓的后天武者也就相当于修真界的练气期,因为修真界也有修为划分,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之后便是渡劫之后飞升仙界的大乘期,也被称之为做仙人之境。

在几人交谈之时,莫邪也曾尝试着运转过功法,却发现体内毫无灵力,也无法吸收一丝的灵气。体内的丹田被一团黑色物质包裹着,看不到丹田内的情况。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或许也就是肉体比较强一点而已,毕竟曾经的莫邪也是站在修真界最顶端的那批人,渡劫期的大能,虽然后来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不知道为什么活了下来,修为尽失,可是肉体的强度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而且莫邪感觉自己的肉体好像比之前更加强大了,并且还发生了一些莫名的变化。可是在他却不曾看到的是,在那层黑色的物质旁边有着一丝丝若隐若现的紫色气息在环绕,随着那紫色气息的环绕,包裹在莫邪丹田智商的那黑色的物质也在一点点的逐渐变少。莫邪也并非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明白因为什么,自己受到了致命的伤害没有死,反而到了这样一个世界,那就不去管那些,活下来就好,经过一次被最爱之人的背叛和一次死亡,莫邪的内心早已变得无比的淡漠了,好像漠视生命的感觉。莫邪自嘲的笑了笑,也许做个凡人,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吧!既然没有了修为,也无法修炼那就真正的做个凡人吧,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闲聊

2020-5-13 11:25:33

心情日记

迷惘的一只圈

2020-5-13 22:07: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