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突然
我叫陈航,我天生不爱说话,所以我把我看到的事,想说的话,写下来。
我就读的是县里一所很普通的高中,但人员复杂,来自这个县城的各个角落。
初春,我们班里转进来一个女生,浓妆淡抹,没穿校服。一幅社会痞子的样子。之后我便没再看她。之后了解到她母亲在生下她后就和别的男人跑了,父亲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她。她在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抽烟纹身等。
她不是个老实的孩子,她经常和我们年级的几个“社会姐”混在一起。听说女厕所里也经常吞云吐雾,
在她所结交的女生中、有个叫盛美丽的人,晚饭后。还没上晚自习她把朱达叫了出去说了些什么回来后,朱达的脸上愁云密布,第二天 我听说隔壁班的一个女生突然转学了。而且之后盛美丽几乎再也没来找过朱达。
大多数同学换上了夏季校服,朱达仍是用她的春季外套裹着她自己的衣服,
立夏的前两天,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热。朱达正坐在位上悠闲地看着小说。班里突然变得躁动,大批的男生开始涌动朱达受不了推搡。放下小说,被推到后面去了。
奇怪的是几乎所有的男生都集中到了后面,突然,朱达感觉胸前多了一只手,那是一个男生的手,她愤恨地打掉,不过换了另一只手又伸了过来。这次她大概看清是谁了,她破口大骂,用着极其肮脏的话语骂着这更为肮脏的行为,全班安静,铃声响起.所有人都回到了座位上。
秋达回到位上,一晚无语。可有一些女生却在窃窃私语,无论是语言,表情还是眼神。尽显露着鄙夷之色,
其实,摸她胸的那个男生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所计划,那天晚饭后,晚自习之前,他把大部分男生叫了过去,就是在说这件事,而因为我平时少言沉默,他也没有在意我。
这个男生,他叫王平。是我们学校有名的花花公子,自高一一年,他就不知骚扰过多少个女生了,但由于他学习成绩好,老师同学们也都对他这些过分的行为予以容忍,并且他们家很有钱,他父亲在中石化当官,他妈是当地教育局的某个主任。
第二天,朱达来的很晚,他的父亲和她一起来的。
过会,王平的母亲也来了。他的母亲化着浓妆,踩着高跟鞋,踏得地板“哒哒”响,他们双双进了办公室。而朱达的父亲倒像个流氓,并且像个实实在在的流氓。进去之后满脸淫笑地和朱达的女班任握了握手说了声“老师好!”,接下来换了幅道貌岸然的脸庞高声说:“我女儿绝不能自白地受欺服负了.今天不让这小子张张长记性不行,非得把他给送局子里去。”然后猥琐地笑了笑“最少两千,嘿嘿!”王平的妈妈用余光看了他一眼说“顶多一千五。”朱达的父亲听了,摘下帽子在办公室里打滚“今天少一分都不行,这可是我亲闺女!”王平和他妈妈以及班主任都笑了,在办公室里数试卷的我没笑,并且我分明清楚地看见朱达的眼里流出了泪水。
出来后。朱达的父亲对男孩的妈妈满脸淫笑地说:“这事一笔勾销,既往不保咎。”
从此之后,朱达变得和我一样沉默无言。
而班里、乃至全校的风声却异常的一致,毫无例无、全都是在骂朱达的,他们背着人说的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而他们却一波高过一波,生怕朱达听不见。
这一次、朱达选择了沉默,
几天之后,一个男生向朱达表白了,朱达也同意,原本刚刚平息下去的事情。在这个男生表白之后,朱达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她在深夜12:00发了一条说说:
“晨光之微,不惧深夜。”
配图是一个少女牵着少男的手在黄昏中散步的场景。
原先沉默的朱达刚刚开始变得有些活泛,脸上反仅有些笑意.仍没有丝毫笼容,星期六第二节晚自习下课,朱达和那个男生在操场散步。我从那路过回宿舍,朱达还和我打了声招呼。
夜里11:30班群里突然蹦出来一条消息是朱达的同桌发的一张照片,照片很模糊,但可以让人看出这是朱达和他男朋友。但朱达的脸上,身上覆满血渍,不像伤者,像历鬼,但很显然。这是PS的一张图,,而且技术很拙劣。
接着就有女生回复”还有口味这么重的男生啊,喜欢暴力的类型,一群女生就在班群里堂而皇之地议论开了.我看着心烦,关闭了手机。
第二天朵达没有来学校,班主任给朱达的家长打了一通电话没打通,也就不再管这件事情了。可是朱达的同桌还没有闭上嘴.仍说着不清不自“肮脏”的词汇。
我的书桌不知道被谁弄得很乱,我收拾的过程中,看见了一幅信:
陈航,我羡慕你什么情发生你都能有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而我就不能。我努力去克制自己,像个狗一样顺从着他们。最后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你不知道这几天我经历了什么。他们用ps的照片恶心我,找我男朋友证陷我,恶心我男朋友,给我发消息骂我。我都忍住了。可为什么?为什么呢?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盛美丽和王平带着人来堵我,他们踢我,扇我,拽我头发。我还是都忍了,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他们羞辱我,甚至临走还要拍几张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对我……或许只有死亡才是我最后的归缩,上帝不喜欢我 给了我各种各样的劫难,我真的是忍受不了了。
两天之后,警方在西大河找到了朱达的浮尸,在信里她说,那是她最爱的地方,能死在自己喜欢的地方,也是不幸的万幸了
事情传开后。我们班变成了千夫所指的班级,所有人都在痛斥.谩骂我们。而班里也弥漫起了一种惶恐的气氛,不过不是自责,不是内疚,而是担心恶鬼报怨。
班主任被记了大过,并且查出她收了王平妈妈三千块钱。
王平妈妈被调查,王平转到了其他的学校(最后依然被警方抓获),以盛美丽为首的几个社会混子被抓获,朱达的父亲因组织卖淫嫖娼被捕……
最后,王平被判处1年零七个月缓期两年执行。他在庭审上作出了如下发言:
我真诚地对我所犯下的罪责表示深深的什悔。我全部承认我对朱达同学带来的伤害,我接受审判长的决议,我坐在旁审席上,可我分明看到他的泪水带着狡猾,没有忏悔的色彩。
我低下头,轻轻辍泣不出声。
生活在光明之中的人往往看不到黑暗,而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却极度渴望光明。
                     高二十班
                             陆国强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故事小说

那年花开花又落(后续)

2021-7-21 17:28:02

故事小说部落投稿

原创·糖

2021-8-5 23:18:31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全心

    真的假的,你都经历了啥?

  2. 海天一线

    现在的校园还是校园吗?这种事情本可以不发生的,为什么会这样?谁的责任呢???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