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

(续上)

“你这小子,准是有女朋友了,天天写情书”室友小六伸过头看十五写的信。

“没有,都说了是我叔”十五遮住信纸,推开了小六。

“和叔天天写信啊,我们的互联网这么发达,打个电话,视个频”

“你一俗人,不懂”

“好好,就你高雅”小六拍了拍十五的肩膀,略带酸意地说。

十五为收了信纸,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再写。不过说来也奇怪,十五和榴莲大叔通了近一年的信,大叔从来没提过手机网络的联系方式,没说自己的,也没问十五的。或许对于大叔那一代,写信的方式远比手机通信更让人安心,十五有时想。

大叔:

您帮我的太多了,我还钱不是因为您现在有钱或者是没有钱,而是我自己给自己下的命令,也是曾经我对您的承诺。复读那会,我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您帮我,我没有一点不自在。现在我有时间有能力去挣钱了,虽然不多,但能养活自己,我就必须要还您。我急着还钱并不是想和您断了联系,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您曾经帮助的人不是一个没用的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坚持把剩下的钱慢慢还给您。您如果还坚持不给我汇款账号,我还是会以现金入信的方式还给你。报一个喜讯,我在学校的“互联网+”比赛中拿奖了,是一等奖。我最近兼职的这个公司也非常重视我,说让我长期在里面工作。大叔,我现在生活很顺利,学习也很顺利,一切都很好。 

                                                                                                                                                                               四次青年

    十五装好了信,突然有些失望,对自己失望。十五找的兼职不过是在学校旁边的一家拉面馆做帮工,负责送外卖。至于学校的“互联网+”比赛,自己熬了几个通宵,不过是拿了个三等奖。但是十五并不想把这些真实的告诉大叔,他想让大叔知道他的一切都是好的,让大叔不为自己曾经帮助的人感到失望。他更想保住大叔对他的“相信”,相信他是优秀的,相信他可以成功,这是他在父母那里得不到的。

大雪接连地下了一个星期,这是晓道街近十年来积雪最深的一年,街上上每天都有清雪的工人和推车。苏舟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信桶筒的信件,果不其然,都潮湿了。苏舟拿出所有的信件,用吹风机一封封的吹干,苏舟爱信如爱书一样,虽然这些信没有一封是属于她的。小学时同桌写给她的贺卡,苏舟自今仍保存着,任何一张写有文字的纸张,都有人的思想在,如果是一封信,一张贺卡,那便是感情,苏舟始终这样认为。

受雪天的影响,小书店显得有些冷清,很少有人愿意踩着齐腿肘的深雪出门。这样的天气窝在被窝里看些影剧是比做什么都更加惬意的事情。苏舟这些天也没出过小书店,苏舟会提早关上店门爬到二楼,煮一碗泡面,拿一本小说,窝在自己房间的懒人椅上吃泡面、看小说。有时苏舟也会追一些热播的连续剧,或者在手指暖和的时候拿出铅笔,画画静物,苏舟没有正规地学过画,她掌握的这些基础的构图都是灿灿教的,好在苏舟用心也喜欢,一直没丢掉这些。

终于有了太阳,苏舟打开窗,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简单地洗漱,简单地吃了早点,苏舟打开了小书店的门。

“宋老师”看到两位老师进店,苏舟赶忙站起来打招呼。

“小苏”宋老师精神很好,笑着回应苏舟。老师继续他们之前的读书方式,宋老师今天读的是《四世同堂》中的一个片段,趁着不忙,苏舟认真地窃听着,“虽然如此,阳光一射到城楼上,一切的东西仿佛都有了精神。驴扬起脖子鸣唤,骆驼脖子上的白霜发出了光,连那路上的带着冰的石子都亮了些。一切还都破旧衰老,可是一切都被阳光照得有了力量,有了显明的轮廓,色彩,作用,与生命。北平象无论怎么衰老多病,可也不会死去似的。孙七把瑞宣领到一个豆浆摊子前面。瑞宣的口中发苦,实在不想吃什么,可是也没拒绝那碗滚热的豆浆。抱着碗,他手上感到暖和;热气升上来……

“苏舟姐”西瓜的一声招呼,把苏舟从宋老师的文字中带出来。

“要去哪啊?”苏舟看西瓜和其他几个人站在书店外,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今天有个志愿活动,刚好路过这里,来给你打声招呼,我先走了,回来的时候再来找你”西瓜挥挥手,和同伴一起走了。

“路上滑,你们小心点”苏舟朝西瓜嘱咐着。看着西瓜她们走远,苏舟坐下来,静静地听老师们读书。这时是已经轮到了宋叔读“月亮上来了。星渐渐的稀少,天上空阔起来。和微风匀到一起的光,象冰凉的刀刃儿似的,把宽静的大街切成两半,一半儿黑,一半儿亮。那黑的一半,使人感到阴森,亮的一半使人感到凄凉。李四爷,很想继续听着大夫的话,可是身上觉得分外的疲倦。他打了个很长的哈欠,凉风儿与凉的月光好象一齐进入他的口中……”

“老师慢走”苏舟送走两位老师,准备去森林咖啡坐坐。

“苏老板来了”林满热情地招呼道。

“来啦”

“喝点什么”

“招牌就好”

“好,稍等”

林满端来咖啡时,还顺带了一碟红柚果肉。咖啡店的布置很简单很慵适,让人一走进来,就有一种想要慢慢喝咖啡的感觉。店面不大,林满请了三个服务生,两个女孩一个男孩,年纪都不大,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晚上西瓜活动结束时真的拐进了小书店,没看书,也没点奶茶,和苏舟聊了会天就走了。西瓜晚饭时没去食堂,叫了份外卖,边吃边看手边的信。

柚柚:

收到你的的来信,我和无忧爸爸都很开心,你的那些信,我们经常读。上次你来信说你年底不想回家过年,我和无忧爸爸都是不赞成的,哪有一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你父亲说的那些话一定是气话,你别当真,人生气的时候,说出的话都是无心的。一定得回去过年,你家里不是还有奶奶等着吗,别跟大人生气,听无忧妈妈的话孩子。

…………

快年底了,阿姨也没什么送你的,这个书签就送你当新年礼物了,这是无忧妈妈去云南的时候自己做的,你无忧爸爸是求而不得的。记得别生你爸爸的气,知道吗孩子,要跟家里人联络。等你的回信。 

                                                                                                                                                                              无忧妈妈

西瓜看完信,眼泪就忍不住地掉。上个月西瓜赶回去给奶奶过生日时和父亲发生了矛盾,起因很简单,父亲让西瓜给亲戚打招呼,西瓜不在意,也没招呼一桌的亲戚。结果父亲说她,越来越不懂事,对家人都很冷漠。西瓜自然不开心,说他不在意自己,没尽到父亲的责任,眼里只有弟弟妹妹。“这还是我的家吗?我有家吗?……”西瓜质问着父亲,“不是你的家,以后就别回来了”父亲一气之下对西瓜扔下这句话。西瓜忍着眼泪陪奶奶吹完了蜡烛,吃了饭,等亲戚们离开了,西瓜拿起包就走了。其实西瓜并不想和父亲吵,一直以来,在亲戚眼里,西瓜都是懂事的孩子,就算知道父亲再婚乃至有个弟弟出生,她都不争不吵。可西瓜这次就是忍不住,忍不住自己的话。心里的委屈,难过积压久了,积攒的多了,就忍不住了。西瓜那些所谓的懂事,并不是生来就有的,她那没有陪伴的童年是她隐隐的痛,谁也无法理解她的悲伤,她在只是藏着。

林满列了一张书单给苏舟,说是要给咖啡厅添些格调。苏舟照着书单开始在书架旁翻找,搜寻了大半天,终于算是找齐了。

“这有20本,《基督山伯爵》和《简爱》这两本现在没有”苏舟将装着书的箱子推倒林满身边。

“好,差不多”林满随意地翻了几本。

“谢谢了,苏老板”林满结了账,抱起箱子准备出门。

“等一下,等一下” 苏舟看着店外正飞舞的雪花,叫住了林满,然后在储物柜里拿出保鲜膜,给林满抱着的纸箱上裹了两层。

“这样应该不会被弄湿了”苏舟戳了戳保鲜膜,自语道。

“细心啊,谢谢了”林满欣赏地看了看苏舟夸赞道。

黑羽绒服,白围巾,在雪地里走着倒像是一只企鹅,苏舟看着林满走路的姿势,不经想起了企鹅,禁不住笑了起来。

元旦过后,各地突然爆发了恶性流感,苏舟为了预防,贴心的在牛奶里加了生姜,也提供免费的姜水。晓道街还算平静,还未受到流感的影响。苏舟的心情不错,因为小北和灿灿答应年下来晓道街陪苏舟几天,熏染一下书香。

据春节还有十天的时候,小北和灿灿到访了小书店。流感似乎变严重了,网络上经常爆出一些严重的消息。苏舟本想关店休息一天,和她们一起出去放松一下,也因为流感而取消了这个计划。消息真是瞬息万变,流感的惊慌才开启,NW病毒又开始席卷。NW病毒似乎更加严重,各大网络平台均在报道,传染人数一直上升。全国各地开始防控,苏舟本想留小北和灿灿多两天,可是看着随时会爆发在身旁的病毒,苏舟便让她们赶紧驾车回家了。封城的消息苏舟提前一天便收到了,可是她仍滞留在了小书店,因为没请到回程的车票。

苏舟打开信箱,取出来年下最后的信件。“嗯?”苏舟被手上的一封信惊住了,信封上写着三个大字“苏舟 收”。苏州心里一咯噔,赶忙跑回店内找那封给悬崖边蜗牛的信。看到信还静静躺在信箱里,苏舟有一种难言的失望。

拆开粘的严严实实的封口,苏舟看到了一封写在A5大小的笔记纸上的信。

人已赞赏
小说剧本

魔君降临

2020-5-12 12:34:02

小说剧本

邪王狂妻

2020-5-15 8:30:21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叱咤红人

    太有意思了,真不错!

  2. 叱咤红人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3. 叱咤红人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