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入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南风入静

天和四年,同时也是大楚灭亡的四年,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早已没了往日战时的萧条、冷清。

爽朗的阳光打在一个身穿红衣,脸带着银色的面具的女子上,那股出尘、不染俗世的气质由内散出,而她的眼中却充满着悲凉与迷茫。

“姐姐你可像画中的采莲仙女一样美丽”一个小男孩开心的说到,女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又很快被冷漠取代,“明明看不到我的脸,真是虚伪”说完便离开了。

“小季明日便是你的弱冠之年,可有什么心愿讲给为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说到,还没等地急说话便有一声穿来“拜见王爷,在偏北的小林子里发现亡楚的踪迹。王爷听到,脸上便露出严峻的表情”苟延残踹之辈,你马上带兵五十去树林中,此次务必将他们留下“ ”父王,儿臣想带兵去将那贼子抓来”季南风抱拳说到,“那好吧,不过千万要小心,楚人善骗,明日你的弱冠之礼前务必回来”王爷说到 “请王爷放心,在下定会护小王爷周全。

乌云蔽日,原本阳光满布的林子中反而多了一丝诡异与阴暗,树林中一个红衣女子不断在叶与叶之间疾行,眼中的冷漠让人觉得恐怖,面具之下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林子中慢慢到来的士兵,冰冷的说到:可惜最大的那条鱼没有上钩,但是来了一条小鱼,倒也不错“说完便慢慢的与周围的黑暗相融。

 ”小王爷这周围冷清的让人发慌,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士兵说完,季南风便慢慢地蹲下,拾起一点泥土,心想:雨水刚刚下完,这泥泞的土地应该会留下一丝线索“ 他又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在一个树丛旁发现了一个脚步,”原来是一个小女子,不知道想怎么和我玩玩呢“季南风轻蔑的一笑,便和旁边的士兵说:散开找,对方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瘦弱的女子”“是!” 季南风索性一个人往前走,“你的目标应该是我吧,可也许你才是我的猎物”季南风心想。

 慢慢的季南风鼻中一股香味若隐若现,他没有多做考虑,只是在原地停留了一刻。黑暗中红衣女子轻笑:真是一个可爱又谨慎的小鱼啊,可是当你进入这片林中的时刻这场比赛你就已经输了”季南风眼神慢慢的迷离,脚步也没有了之前的坚定,至于士兵们早也不知方向。忽然他倒了下去,没有发出一丝动静,慢慢的他进入一个梦境.

  梦中他看见一女人,”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身为贵族的他从小便和公主王女一起长大,可是他却找不到如此一个倾城之人,慢慢的他发现女孩的手中还有一个银白色面具,可是那面具上是狰鬼之姿,甚至还沾有一丝鲜血,女人突然跳起舞姿,舞姿凄美,如帝女亡国之舞,可是却又如”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裙时云欲生“般美丽,渐渐的她不在舞蹈,慢慢的倒在的一片血泊之中,如花朵枯灭般死亡。季南风不愿看见女子死去,他想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可正当他伸手时画面在次破灭。

  他慢慢醒来,发现之前的蝉衫麟带换成了麻衣粗布,”相公你醒来了,之前父王说了让你不要去打猎,你可好偏不听,让麋鹿撞伤,昏迷才连日醒来,你真叫我担心死了“说罢,女子倒入他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捶打,季南风脑海里浮现一些记忆,他是楚国驸马,而他的妻子便是大楚公主–姜雅静,同时她也是他看见的手拿狰鬼面具的女子,季南风不愿将她推开,因为他知道当自己看见她时便以陷入一潭走不出的沼泽,他愿意伴她一世,就此沉沦。

 ”雅儿,你都快抱疼我了”说完便用指尖轻轻地刮了刮她的鼻尖,姜静雅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你可好久没唤人家雅儿了”季南风轻抚着她的青发答道”若你欢喜,我便天天这样称你“

  这样相爱相守的日子也终于快到了尽头,因为季南风知道大楚快要灭亡了……

  “报告驸马逆贼已经快要打到皇宫了”季南风被这一声从睡梦中醒来,他看着身旁还在睡的妻子,哪怕他明白今天便是大楚灭亡之日,他还是带着微笑把妻子唤醒,可笑中带的一丝惋惜与离别,“雅儿,吾要去与将士们并肩作战了,而你也怀胎三月,我希望她以后会是一个女孩,因为女孩肯定像你一样美丽一样乖巧” “来人,我命你们誓死护卫公主离开,走的越远…..越好”说完季南风便身加大衣离开了,在开门是,停下脚步,他看向妻子,一滴泪水也狠狠砸落在地,”世间总有人一遇见便无法割舍,遇见之前的时光只是为你而等待,我季南风以前的岁月是真,可今入梦许你一世亦是真,今世相守,我便只允你无忧快乐,若梦醒来,你也亦是我季南风的妻子“ 姜雅静的眼中不是悲伤是迷茫”我明明一直清醒,却还是一不小心的中了自己的计,爱上一个不该爱之人…..

  季南风来到战场,果然那个最神勇,拿着长刀,体态威威的男子便是自己的生父,可他还是咬牙,脸上露出的决然,拿起手中的弓箭,弓如满月,一瞬而发…….

  梦醒了,季南风懵懵懂懂的睁开眼,看到熟悉的环境,原来自己已经回到家中。“小王爷,今日便是你的弱冠之年,同时也是我们手刃大楚公主姜雅静之日,你快快准备盥漱吧”一个奴才说到,季南风猛的一怔,“你说什么!你说姜静雅被你们抓了?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季南风脸上狰容,手紧掐着他的脖子,直到他看见了身旁那银白色的面具….

  他像发了疯一样来到了刑场,看见柱上被绑的女子,身上满是鲜血,可嘴角却在笑,渐渐的她笑出了声“我们谁也没赢,谁也没输,不过如梦一场” 王爷大笑到:”将死之人,你已经输了”可季南风身体如魔怔一般走了过去,拿起刀将绳索斩断,用手轻抚着她的脸,“那梦是真的对吗,你也一样爱上了我”姜雅静露出决然之色“你若觉得它是真它便是真,觉得它假那它便是假,但是我没有爱过你,之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没有!”“那么我懂了,放心我会和当初一样保护你的”季南风说罢,从腰间拿出一金令牌“见此牌如见天子,今亡国姜氏一女,孤家寡人手无缚鸡之力,念她无谋反之心恕无罪,同时阿父这也是孩儿弱冠之愿“ ”我季南风只有罪,梦中我弓对阿父,又放前国公主,姜雅静我不求你爱我,之愿你的余生回忆中有我!“话毕,便挥刀自刎。

  野山之中,桃树之下,一女嬉戏,一女却哀愁,”母亲,阿父什么时候回来“小女孩天真的问道,”你看着风起风落,而你阿父便是那向南之风,永远守着我们的宁静。

人已赞赏
故事

我的互补男朋友

2021-4-5 11:59:56

心情日记故事

祈愿

2021-4-6 21:47:56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木槿

    哇,厉害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