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龙空 :兔子宇

先说明一下,我是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陆陆续续坚持业余写网络小说的人,但由于业余创作,更新也不稳定,基本写过的小说也都扑街了。

但我也依然把写小说,当做业余兴趣爱好坚持着。

不过,2018年后,我跑去做公众号自媒体创作,就没时间写网络小说了。

目前也有一些成就,积累了23万的粉丝,每天文章的阅读量也都在5万以上,算是有了一点影响力。

我的公众号是定位于时事和经济方面的分析。

所以照理说,写阅文这个事情,有点跟我公众号风格不搭。

不过我今天仔细想了想,作为一个曾经网络小说的作者来说,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去帮我们作者说两句。

所以今天我也在我公众号写了这篇万字长文。

还是希望能为我们原创内容创作者,做一些微不足道的贡献。

====以下为正文======

最近我的文章内容一直围绕着疫情、石油、经济等跟国际博弈有关的大事里,不过其实我的创作范围还是很广,只要我感兴趣的事情,我都会写一写。

像去年《流浪地球》《哪吒》这样能让我眼前一亮的电影出来的时候,我都因此写过万字影评。

所以最近聊多了国际大事,今天来换一个口味,聊一聊文化。

虽然相比一些国际大事来说,今天要写的东西,更侧重于行业内的某些现象,影响并不那么大。

但实际上,我们却可以从中见微知著,来从中窥探出当前我们存在的一些资本裹挟舆论、资本裹挟文化、资本裹挟创作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其实跟我们的日常生活也是息息相关的。

本文会继续保持我文章的一贯风格,去通过有逻辑的分析,抽丝剥茧的帮大家见微知著。

今天文章的切入点,首先来自于最近阅文集团的一些新闻。

说起这个阅文集团,可能不了解网络小说行业的人,并不太了解。

不过说到阅文集团旗下的“QQ阅读”和“起点读书”,估计很多不看网络小说的人,也应该都听过。

最近几天,首先是阅文集团大换血,原本的公司CEO换人,随后新推出的“免费模式”,引发巨大争议。

包括阅文集团给网络小说作者新推出的“合同”,内容包括一些“聘任作者”、“委托创作”等让作者完全无法接受的条款。

这都引发了巨大争议。

从中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资本力量越来越强势的今天,实际上资本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里的方方面面。

你比方说,一些社交媒体上买热搜、撤热搜的现象,现在都已经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

不单单是微博,实际上在移动互联网,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但由于“信息茧房”的存在,人们懒得去寻找更多消息,而依赖于平台推荐的信息。

这就使得资本通过操控传递到我们面前的信息,通过精心营造“信息茧房”,从而操控舆论成为了可能。

这一点,在当前欧美国家尤为明显。而在我们这里,也已经有了苗头。

再比如,现在各种各样的流量明星、小鲜肉当道。这背后实际上是大量资本通过包装、炒作,来炮制流量明星。

这使得一些本来没有任何作品,也没什么才华的人,突然莫名其妙就成为了顶级流量明星。

而在这些顶级流量明星的背后,其实大都有资本运作的影子。

包括我们现在很多人常用的抖音,也越来越多充斥着资本运作包装的痕迹。

从我们年轻人的追星文化、再到我们平时获取信息的渠道,再到当前文化创作领域。

其实方方面面都已经到处都存在资本运作的影子。

这个本身其实也很难说有什么问题。

比如说一部小说,想要改变成动漫、影视剧、乃至电影,没有资本的运作支持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的文化产业想要壮大,没有资本运作支持,也很难实现。

但问题在于,资本在运作过程中,如果缺乏互相之间的制约,任由资本逐利的话。

那么整个文化产业链,从内容创作者,到最后消费者,都只会成为资本收割利润的工具而已。

这实际上会使得,只要是有利可图的,资本完全不在意内容的好坏,从而形成劣币驱逐良币。

最终会是我们整个文化产业,成为很空洞的花瓶。

这其实是挺要命的。

特别在当前红蓝之争的大背景下,我们怎么去跟美国做全方面的博弈,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我们如何跟美国在文化层面上去做博弈。

如果我们国内的资本,不尊重内容创作者,不尊重消费者,我们想要在文化产业上去赶超美国,自然是难上加难。

这些就是我今天文章主要想要分析的命题。

那么我会先从阅文集团大换血并推出新合同的事情,来作为一个切入点,帮大家深入的分析。

(1)网络小说的发展历程

我自己以前写过网络小说,也做过游戏,现在全职做这个公众号创作。

基本上,也都是在从事“内容创作”相关的工作。

虽然我现在因为全职做“大白话时事”这个公众号,已经很少有时间去写网络小说了。

不过我对于网络小说这个行业也还算比较了解。

网络小说作为近年来的一个新兴文化产业,其实影响力是越来越大。

大家也应该发现,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和电影是改编自网络小说,而且其中不乏大火之作。

网络小说从十几年前规模不到1亿,饱受人们偏见的小产业,一直发展到今天产值上千亿,读者数量超过3亿的一个新兴文化产业,影响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网络小说过去十几年基本都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没人疼没人爱,还存在大量读者看盗版的问题。

但即使如此,网络小说也依然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其中“起点中文网”的VIP付费模式,功不可没。

因为客观来说,“起点中文网”在2003年划时代的推出了VIP付费模式,真正意义上养活了一大批网络小说作家。

所以,起点中文网也基于此,笼络了当时一大批网络小说作家加入自己的网站。最终不到两年,起点中文网就基本完成了对当时规模并不大的网文市场的垄断。

而后,起点中文网在2004年底也被当时如日中天的“盛大”收购。

这是资本首次介入网络小说产业里,但结局并不太美妙。

由于围绕着版权纠纷问题,起点的创始团队和盛大文学之间爆发了激烈矛盾。最终这件事情,以起点创始团队辞职出走而告终。但这也是另外一个新的开始。

起点创始团队以吴文辉为首,他也是起点成立时的主导者,被誉为网络小说产业的奠基人。

吴文辉在2013年辞去盛大文学的职务后,最终带着起点创始团队,投奔了当时盛大游戏的最大对手,也就是腾讯。

2014年,腾讯宣布成立了“腾讯文学”,而吴文辉就是担任腾讯文学的CEO。

2015年,腾讯文学正式收购了盛大文学,并以此合并成立“阅文集团”,而吴文辉也就成为了“阅文集团”的CEO。

至此,阅文集团整合了原先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的所有资源。把QQ阅读和起点读书,这两个国内网络文学领域的巨无霸给整合在一起,真正意义上让网络文学产业进入到资本运作的发展快车道里。

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故事到这里,吴文辉的经历,也成为了一个很典型的逆袭案例。被老东家赶出去后,结果去了新东家东山再起,没两年还反而把老东家给收购了回去。然而,吴文辉在这里也给自己埋下了一个隐患。那就是,他并不是完全只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对盛大文学的收购。

他是依托于腾讯这个巨无霸,最终才得以实现收购盛大文学,把“起点中文网”给拿了回来。而后,阅文集团在2017年于港股上市后,就彻底沦为了资本市场赚取利润的工具。

由于上市融资,起点创始团队的股权进一步稀释。

而吴文辉等人很明显也不够具备马云等真正商业大佬的手腕,缺乏跟资本较劲,或者说自己反过来主导资本的能力。阅文集团在上市后,股价就一路从最高的110元,持续下跌了两年多。

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最低的时候阅文集团的股价只有22.95元。从110元跌到22.95元,跌得只剩下最高点的1/5。

这很明显是资本市场并不认可当前阅文集团的商业运作模式。

而资本都是逐利的,一个公司上市之后,为股东赚钱就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最基本义务。目前腾讯只有阅文集团的26%股份,为阅文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所以实际上,也可以视为腾讯对当前阅文集团的商业运作模式,并不感到满意。

由此才引发了本次阅文集团围绕着“免费模式”的巨大动荡。

吴文辉因为一直坚持自己从2003年就创立的VIP付费制度,他认为只有VIP付费制度,才能够真正养活一大批中低层作者。

然而,在资本的眼里,VIP付费制度并不是一个好制度。

特别是在“头条系”的免费战略当道情况下,一直饱受“头条系”进攻压力的腾讯,最终还是不得不拿自己旗下的文学产业开刀,也要跟随头条系的步骤,去进行这种免费战略。

而吴文辉可能因为不同意这样的战略切换,最终只能选择黯然退出,辞去阅文集团CEO一职。

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由于本次阅文集团还并非吴文辉一人辞职,还包括其他数名高管,从而引发各方猜测。

这就是这件事情的始末。

(2)免费的馅饼并不好吃

要分析这个免费的馅饼。

首先就要说一下网络文学已经持续17年的VIP付费制度。

其实在当前国内其他文化产业领域,网络文学的VIP付费制度,反而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因为只有网络文学实行了这样一个付费制度。

网络文学的VIP付费制度,简单说就是,读者看书需要订阅花钱。

通常来说,网络小说头20万字是免费的,读者看完头20万字后,如果觉得好看,想继续看,就需要花钱付费订阅。

这个钱也不会太多,通常现在是1000字5分钱左右。

按照通常网文作者一天更新5000字来计算的话,读者追更一位读者的小说,一天只要花2.5毛钱,一年下来91元钱。

这个钱放到现在,也就是出去两人吃一顿饭的钱。

并不算多,但就是这一点点付费阅读的钱,却在过去十几年里,通过聚沙成塔的方式,养活了一大批网络小说作者。

即使这其中99%的作者,每个月能因此拿到的稿费可能也就是2000左右,但也因此让一大批心里怀揣着梦想的人,能够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按照这个VIP付费的模式,读者每看1000字花的5分钱,其中一半归平台,也就是起点所有。

另外一半归作者,也就是一个55分的合作协议。

这个正常来说也是比较公平的,因为作者是需要依赖于起点这个平台去给各种推荐、曝光机会,这样读者才有机会看到这本小说。

而起点通过编辑推荐制度,建立了一套残酷的书籍竞争制度。

比如说每周换一批书上去某个推荐位置PK,谁的推荐效果更好,看的人更多,谁就有机会获得下一个更好的推荐。

反过来说,如果你写的书,上编辑推荐后的效果不好,看得人不多,那么很可能就会被打入冷宫,再也没有推荐的机会。

起点正是通过这套看起来有些残酷,但实际也比较公平的制度,让网文作者形成很强烈的互相竞争机制。

也是这种竞争机制,最终让每一本大火的小说,基本上都是经过充分竞争,杀出重围。

能不能上架,花钱看的人多不多,更多还是取决于作者写的这本书内容本身的好坏。

你写的好看,自然会有人看。

写得不好看,看的人自然就少。

网络文学也是基于这样比较公平的竞争机制,在过去十几年能够一直持续得到发展。

对于起点平台来说,推荐那些更多人喜爱看的书,能够增加自身收入,这本身也是一个良性循环。

不过这实际上也是有一些弊端,比如,完全以读者为面向的竞争机制,很容易让作者的创作,完全迎合读者。

这实际上也是网络文学经常被人诟病的“套路化”“小白化”“快餐化”的原因所在。

作者为了能够让读者掏钱付费,通常会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让读者看得更爽,于是通过研究读者心理,就出现了当前比较成熟的套路爽文模式。

让网络文学一直存在这种过于小白的快餐化问题。

但不管怎么说,网络文学的这套VIP付费制度,至少在过去这十几年里,养活了几十万的作者。

也真正让那些本来一穷二白,没有任何社会资源的人,拥有白手起家的机会。

因为这里至少是一个以“作品内容”本身作为最重要判定标准的行业。

至于快餐化之后,如何精品化的问题,自然也会随着读者水平的提高而提高。

实际上近两年来,网络文学里,还是涌现不少越来越多的精品,不是那么快餐化,也比较有深度的作品,同时还广为人们喜欢。

所以网络文学快餐化的问题,我觉得只是一个先解决物质基础,再解决精神追求的问题。

然而这一切,在当前的免费浪潮里面,却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VIP付费制度,最大一个优点是,平台和作者是一个合作关系,收入55分帐。

读者在这本书上花的钱,有一半可以直接作为作者的稿费。

这个订阅收入是作者最直观的收入,相比虚无缥缈的IP和版权来说,起点绝大部分作者,就是靠每个月两三千的订阅收入过日子。

网络文学很激烈也很残酷。

虽然网络文学的创作门槛很低,但其中绝大部分人是写不到上架收费,因为成绩不达标。

根据我自己粗略估算,网络作者能写到上架拿到稿费的人,也就是10%左右。

也就是其他90%都是只能写到一半,因为没有多少人看,而戛然而止。

但就是这10%能拿到稿费的人里,顶多90%都只能拿2000左右的低保收入。

另外10%则可以稍微多一些,拿到几千元稳定的月收入,有的还能偶尔拿到上万的月收入。然而在这个庞大的低收入作者人群基数下,是顶端塔尖的高收入大神级作者。

比如起点排名前十几名的白金作家,基本都是可以月收入十几万的。

而且这类排名靠前的作家,通常还有大量游戏版权收入、改变连续剧的版权收入等等,算上这些,起点的顶级作家,通常年收入都可以达到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级别。

这种金字塔效应,是建立在充分竞争的结果上,所以大家也都不会说啥,广大扑街在塔底的作者,只能拿那些同样是从塔底爬上去的大神级作者,当做自己的目标去继续坚持自己的梦想。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塔底的这些作者,还能通过VIP付费制度,来勉强养活自己,才能继续坚持写下去。

比方说,只要一名网络作者写的小说有1000名读者愿意付费订阅,按照这个作者每天更新5000字计算,一名读者付费订阅就是花0.25元,作者能拿到0.125元,1000名读者付费订阅,作者就能每天获得125元的稿费,一个月就能有3750元的稿费收入。

有这个收入,这名网络小说作者,就至少能够养活自己,去坚持写下去。

但免费时代则不同。

按照阅文集团准备推出的免费模式,读者看书,其实跟看视频APP一样,都是通过包月会员服务来看的。

比方说读者只要开通包月会员,就可以免费看APP上所有小说。那么这就涉及到,怎么跟作者分这个费用的问题了。

之前VIP付费制度,多少个读者订阅了这本书,作者后台都是能看到的直观数据。

但如果按照免费制度,阅文集团统一收了这个包月会员费,那么如何把这个包月会员费分给作者,就成了一个完全不透明的巨大暗箱。

可以很明确的是,在免费模式里,那些顶级作者的收入可能并不会有太大变化,因为这些顶级作者都是网站的流量支撑来源,所以网站必然舍得把很大一部分收入分给这些顶级作者。

但问题那些中低层作者的收入,就完全得不到保障了。

说白了,网站要给这些中低层作者多少钱收入,则完全看网站的心情,近似于施舍。

而不像VIP付费制度,那么透明直观。

作者自身的权益也就得不到充分保障了。

那么为何视频网站就可以通过这种会员制度来收费?

首先,视频网站通常是直接一次性买断电影、连续剧的版权。

买断之后,自然就不存在还要跟制作方分成的问题。

简而言之,视频网站先通过统一收取的包月费和广告费,然后拿着这些钱去买断影视剧版权,通过这中间的差价去赚取利润。

但网络文学则是跟作者分成的模式,那么自然是不太适用于这种包月模式。

虽然网络文学也有买断制度,但对于大多数作者来说,都怀揣着成神的梦想去坚持的,如果作品被买断,就相当于帮人打工,作者的创作意愿自然就不会那么强。

实际上,此次阅文集团引发的风波里,新推出的合同,也是被广大作者不满的。

那就是阅文集团的新合同里,还写着诸如“聘请”“委托创作”等概念。

这实际上变成了作者受雇于平台,帮平台写小说,而所有版权都归属于平台的意思。

换而言之,在新的免费模式里,作者变成了帮资本打工的工具,而非以往作者跟平台合作的关系。

这是为什么这次阅文集团的新合同和这个免费模式,会引发作者这么反感。

(3)免费是资本收割的工具

其实,为啥阅文集团这次要不惜引发众怒去推免费模式,实际上也是当前资本潮流下,一个无奈之举。

2018年下半年免费阅读APP的兴起,打破了网络文学市场实行了15年的付费游戏规则。

掌阅的七猫、趣头条的米读 、具有盛大背景的连尚文学,以及今日头条的番茄小说等,以“免费+广告”的模式吸引大量用户聚集,也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儿。

这其中米读,最为风光。

米读在上线半年后日活跃用户便突破500万,排名迅速攀升至网文行业第三位, 2019年10月米读获CMC领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截至2019年年底,米读累计读者近2亿,日活用户近千万,日人均使用时长为2小时。这毫无疑问,给阅文集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所以腾讯这一次为何对阅文集团进行大换血,来给推行免费模式铺路,实际上也是为了应对头条系的凶猛进攻。

然而,我个人是认为,腾讯在这里错失了一个可以跟头条系差异化竞争的机会。

反而陷入了跟头条系同质化竞争的困境里。

本来阅文集团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其通过VIP收费模式,聚拢了国内最大一批原创作者群。

如果阅文集团强行推免费模式,而失了作者人心的话,把这个庞大原创作者群打散,那反而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在没了庞大原创作者群支持的情况下,腾讯去跟头条系竞争“免费模式”,无疑是拿自己不擅长的,去跟对手最擅长的地方竞争。

微视为啥一直竞争不过抖音,其实原因也差不多在于此。

庞大的原创作者群,才是阅文集团的最宝贵财富。

阅文集团能不知道吗?

也是知道的,然而这背后还就涉及到利益问题。

其实不管头条系也好、其他目前各类内容创作平台,都是平台拿大头,内容创作者拿小头的模式。

通常原创内容创作者只能拿到20%左右的收入,渠道通常会拿走80%。而且这个过程中,渠道实际还会暗扣不少收入,给多少完全是渠道说的算。内容创作者在这些渠道资本面前,都是属于绝对弱势的。

这才使得,阅文集团一直坚持的跟作者55分账模式,是鹤立鸡群的。

这种跟作者利益均摊的合作模式,让那些对利润饥肠辘辘的资本,感到无比不解。

他们不理解,渠道掌握在自己手里,为何还要分给作者那么多钱。

以QQ阅读为例,阅文集团经常在QQ阅读上搞促销,包括包月会员服务,可以免费去看书。

而实际上,如果你在QQ阅读上通过包月免费看书,起点的作者通常是没办法从中拿到稿费收益的。

资本掌握渠道,然后通过渠道去收割内容创作者,才是这些资本最习惯的收割模式。

所以,免费模式实际上就是这些资本进行收割的最佳工具。

因为这样一来,内容创作者,就只是给资本打工的工具,资本可以收罗到这么多内容后,以诸如“IP”包装的名义,去进行资本运作,从中获取高额利润,而整个过程就再也跟作者没啥关系,这些钱就全都被资本拿走了。

这其实也是当前电影、连续剧等需要高度工业化领域的常用资本运作模式。

比如剧组的人都是拿工资的,投资方去投资,所获得的收益投资方也基本拿走大头。

但网络文学创作,则又跟影视剧不一样。

像电影、连续剧,都是需要商业化、团队化运作,不可能由个人独立完成。

特别是电影在现代,已经变成了电影工业,有着一套成熟的产业链,创作门槛很高。

然而网络小说则不一样,只要一台电脑,个人创作者就可以独立去写一篇小说。

整个过程中,网络小说作家是可以完全不依赖于资本投资,去独立创作。

正因为如此,网络文学才有进行VIP付费制度的基础。

因为网络小说,完全就是网络小说作者自己个人思想的结晶,平台只是帮忙推荐而已,作者有权利去分走这一半收益,并且拥有保留自己著作权和署名权的权利。

这是网络小说作为创作门槛最低的文化内容形势,所具备的最大特点。

实际上,在国外,比如日本和好莱坞的一些成熟产业链里,小说也一直是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创作源头。

因为小说创作门槛低,所以从事创作的人多,就会形成庞大的故事剧情库。

这些故事剧情库,就会给各类改编带来了庞大素材。

像日本的动漫产业,改编小说的比比皆是,这其中如何保障小说作者的收益,尊重内容源创作者,日本都有很成熟的做法。

我们在建立自己文化产业的时候,如何在资本和作者的利益之间取得平衡,就是当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很明显在这次事情里,资本是没有充分去考虑作者的利益,甚至可以说只想着如何收割作者和读者,以此来谋取更多的利润。

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因为得不到足以养活自己的收入,而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

这并非我们国内文化产业的福音。所以读者看似从免费中获益,失去的却是未来看到更多好作品的可能。

(4)资本怪物的影响

其实资本这头怪物的影响,又何止在网络文学。

甚至可以说,网络文学通过VIP付费制度,一直是过去这十几年来,我国文化产业的最后一片净土,不受资本荼毒的净土。这才使得,我们的网络文学可以拥有数十万名作者,来创作庞大的作品素材库。

虽然这其中大部分是小白化和套路化很严重的快餐文,品质也是良莠不齐。但在这名庞大的基数下,总会诞生出数量相对也很客观的精品作品。所以可以这么说,网络文学是我国过去这些年,文化产业不多的亮点。

甚至我国最近几年,还通过网络文学,在不断对外输出我们自己的文化。

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过去这些年,越来越多老外在看中国网络小说。

像上面这个新闻,是2017年有一名老外为了追更中国网络小说,甚至把毒瘾都给戒了。

虽然这其中主要也是因为中国网络小说的爽文性质,很容易让人看上瘾。

但在爽文背后,由我们国人创作的小说,不可避免会带有我们自己的文化特点,不管是武侠、仙侠、东方玄幻也好,或多或少都会带有点我们的文化元素在里面。

这些其实也都是在对外进行文化输出。

当然了,相比美国通过好莱坞进行对外文化输出,日本通过动漫对外进行文化输出来说。

我们通过网络小说对外文化输出,还弱了一些,影响力也没那么大。

但这的确也是我们过去这些年,在对外文化输出方面,为数不多的亮点。

而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正是建立在,网络小说庞大的创作人群里。

而之所以网络下搜获可以维持这么庞大的创作人群,这是建立在VIP付费制度,让渠道把更多的收益还给作者。

但现在,在资本的力量控制下,这些渠道要把这些收益从作者身上重新剥削走。

这势必会造成整个网络作者群体的收入下降,而由于顶部作者收入下降不多,资本对作者群体的收割,必然来自本来收入就不高的中低层作者里。

因此可以这么说,像头条系这样主推的免费阅读模式,必然会导致我们整个网络文学创作群体的萎缩。

这实际上是一种涸泽而渔的行为。

但资本就是这种习惯于涸泽而渔的短视群体,只要有眼前的利润在,他们就敢于铤而走险。

因此,实际上当前越发流行的这种免费阅读模式,实际上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到时候作者话语权更弱,渠道权利更强。

等于渠道只需要养一批近似于枪手的作者就行了。

只是这样一来,缺乏充分竞争,又缺乏为“自身作品”奋斗动力的作者,能写出多好的作品?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疑问了。

而且没有庞大的创作人群支撑,网络小说想要如同百花齐放一样去在成百上千的作品中诞生那么少数精品的概率,就更低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实际上这件事情是资本扼杀创作的一个典型案例。

其实我一直觉得头条系,最近几年在国内挂起的旋风,基本一直在干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

首先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赖以成名的“算法推荐机制”“信息流机制”,实际上在加剧我们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茧房”效应。

在信息茧房里,我们所能看到的、听到的信息,都是平台精心计算之后,推送给我们的,美名曰“投其所好”。

但这种投其所好,实际上只会加剧我们更容易“偏信则暗”,而没办法“兼听则明”。

这实际上很不利于我们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

包括在微博上,人们习惯了“短平快”的信息推送方式,必然导致我们在“洗脑刷屏式”的短平快信息轰炸之下,习惯性的丧失进一步思考的能力。

因为你在微博上看到的,通常都是在重复某一类观点,而且是重复一遍遍的加深这种观点对我们的影响,从而改变我们的认知习惯。

这其实就更便利于资本通过营造“信息茧房”,来进而操控舆论,甚至控制我们思想的可能。

相比较之下,国内目前也就只有知乎会有相对还比较多的这种思考氛围。

因为知乎上的回答通常都会比较长,作者写这些回答的时候,本身就是带着思考和辩证的去回答,读者在读长篇分析的时候,自己也会自然而然的代入去思考。

所以,在知乎上不管是不是对某个观点赞同,至少还会保障了读者的后续思考能力。

而不像微博上,充斥着各类千篇一律的洗脑式短平快言论。

恰好,微博也是被资本渗透最深的一个舆论社区。

成为各方角逐舆论的一个焦点。

我自己因为从事公众号创作了,其实我在各个平台都有建立号。

比如微博、知乎、今日头条,我都有建“星相大白”为名的账号,去同步转发我的文章。

不过其实我自己综合体验下来,不得不说微信公众号是这些“内容平台”的一股清流。

你比如说以今日头条为例吧,在今日头条上,一篇10万+阅读的文章,作者可能收入只有几十元而已。

而在微信公众号上,一篇10万+阅读的文章,至少能给作者创造几千元的收入。

在所有内容创作平台里,微信公众号是最能给作者创造收入的地方。

这主要在于,微信公众号上读者打赏给作者的收入,微信是没有从中收半点,原封不动的全部给了作者。

而诸如今日头条上的文章收益,基本都会被渠道扣掉一大半,再分一些给作者。

这个主要因为,今日头条等平台,都是通过算法推荐去给推送文章,他们认为,你们这些内容创作者能有收入,都依赖于我帮你们推荐,所以他们认为扣掉这些渠道的钱是理所应当的。

而微信公众号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自我的封闭性,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并不依赖于平台推荐,所以微信并没有从中分走太多收益,这其实确实是比较良心的,在当前国内自媒体行业里,算是一股清流。

这其实也跟微信的自身产品定位有关,在腾讯里,微信一直是自成体系的小王国,其他部门想要染指微信,很难。

所以在微信上想要增删一些功能,都是要慎之又慎,不会轻易往微信里塞入一大堆东西。

不过从近几年微信的一些变化,比如加入了“看一看”功能来对抗今日头条的算法推荐,加入了视频号来对抗抖音。

这其中不清楚是微信自己想加入这些功能,还是基于整个腾讯战略的考量加入这些功能。

但我只希望,微信公众号这个目前国内相对还没受到资本侵袭的净土,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其实包括微信最近正在内测的“付费文章”功能,也是比较吸引人的。

这个付费图文的意思是说,文章开头几百字是免费的,后面想要继续阅读,需要付费才能观看。

这其实是跟“免费阅读”模式完全相反,但最近几年同样也有流行趋势的“知识付费”模式。

包括知识星球、得到都是这类知识付费模式的成功案例。

微信这个付费图文模式,走的也是知识付费模式。

其实到时候,像网络小说作者,完全都可以在微信公众号上去连载自己的小说,自己开付费图文模式。

这样一来,读者看文章花了多少钱,作者就能收入多少钱,没了中间商赚差价,更加美滋滋。

当然了,微信公众号本身的封闭性特点,注定不会给你一些渠道推荐的机会。

那么想要运营公众号,其实最困难的就是初期积累粉丝的阶段,一开始没有多少粉丝的情况下,你写的东西别人是很难看得到,并传播开的。

这也是做公众号的人,都要跑去其他平台引流的原因。

但凡是有取舍,如果你不想依赖于渠道,帮资本打工,那么你就只能承受类似于独立创业的风险,这都是自己需要取舍的问题。

我们不希望资本占尽我们便宜,但同样我们也不可能占尽好处。

但至少来说,这也是一个路子。

像我就打算以后要连载我自己写的小说,我也只在微信公众号上去连载。

至少这样一来,我能够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不受任何资本钳制。

我个人还是比较希望,我们国内的文化创业,内容创作者能有更多的话语权。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资本把文化产业搞得乌烟瘴气的,像那些网红直播,基本都是被资本包装出来,然后各种炒作。

甚至出现大量的网红包装企业,用流水线生产的方式去炮制网红。

包括那些顶级小鲜肉和流量明星,大都也是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通过流量炒作,来莫名其妙增加曝光度,从而利用近乎“造神”的方式,来圈一大波缺乏独立思考粉丝的偶像崇拜现象,形成所谓的“饭圈文化”。

这其实背后都不乏资本运作的影子。

像这类偶像造神运动,容易让各类粉丝群体,陷入更极端的“信息茧房”里,从而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此类案例比比皆是。

而这些通过资本造神运动催生出来的顶级流量明星,自带大量流量的情况下,再去进军娱乐圈、演艺圈,马上又得到了资本的“里应外合”。

这个其实跟股市里的内外炒作有点相似。

什么意思呢?

比方说,某个资本去包装某个流量明星,把这个流量明星炒火了之后,这个资本再去投资其他某部电影,然后这个电影再去高薪聘请这个流量明星,这个钱就这样在资本内部完成了一次循环。

而在这个循环的过程中,资本赚取了高额利润,收割了大量粉丝经济。

中伤的却是我们的民族文化产业。

比如前两年,甚至出现一些小鲜肉达到1.5亿元的天价片酬,单单一个小鲜肉的片酬就占了剧组经费的80%。

这种奇葩现象之所以存在,背后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一个资本内外运作的逻辑。

这种现象,必然对整个文化产业影响极其不利。

因为一个剧组,一大半的经费都给了某个演员的情况下,其他不管服装、道具、特效、剧情等经费就少得可能,由此制作出来的影视剧能好才怪。

这也是国家为什么要在今年出台演员“限薪令”的缘故。

不要让资本裹挟我们的文化和创作(万字长文)

就是为了遏制这类资本在文化产业的炒作之风。

所以实际上,过去这些年,资本在我们的文化产业里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

这本身也是文化产业想要进一步壮大快速发展,缺不了资本的支持。

但同样,如果一味放任资本去收割利润,必然就会导致以上这些炒作乱象的出现。

这都并不利于,我们的文化产业,那些真正用心去做好作品人的发展。

不过好在我们还是有《流浪地球》,还有《哪吒》这样一批坚持做好作品大于一切的创作者存在。

并且他们用心坚持制作好几年的作品,最后票房大卖,逆袭了那些通过流量明星小鲜肉包装起来的作品。

这都说明,其实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我们喜欢的还是作品本身,而这类通过资本炒作起来的花瓶,最终大都只会泯于众人。

所以面对这些资本乱象,我们能做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用脚投票”。

我们只有把钱花在那些好作品上,才能让这些逐利的资本,将钱投资在应该投资的对象。

只有无利可获,这些资本就会偃旗息鼓。

所以我还是比较希望,在资本和文化产业发展的过程里,二者能够取得一个平衡。

建立一个完善的体系,来保障我们的内容创作者能够获得其应有的收益,也是我们民族文化产业未来能够做大做强的关键。

只有这样,才能更多优秀的文化创作者可以静下心来从事创作,涌现出更多好作品,而不至于在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面前,最终选择随波逐流和放弃,而被资本裹挟。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情日记

无奈

2020-6-29 23:25:40

杂谈评说

徐公子胜治:文学网站与作者

2020-5-15 17:54: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